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72章 帝王心還嚴重潔癖的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2章 帝王心還嚴重潔癖的死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為什麼要到菜場來買菜?去超市裡不是一樣嗎?」

真是臟死了,這腳都沒地方踩了!

到處都是被人踩爛的菜葉、塑料袋或是什麼已被泥水裹得看不清的東西。

席瑾城嫌惡地看著濕漉漉的地面,每抬一隻腳,都要找好久的落腳點,才一副要了他的命般咬牙踩下。

「你不是要吃活的魚,活的蝦嗎?這裡的新鮮呀!超市裡的哪有這裡的好?而且這裡的價格也比超市裡的要便宜得多。」舒苒回頭朝他笑著解釋道,這個高貴得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男人,一看就知道不適宜進菜市場的人。

是他自己提出來要跟她一起來買菜的,又沒說要去哪裡買菜,他愛來不來!

最好一次為鑒,以後都別再提跟她一起出來了!

舒苒在心裡得意洋洋的對著他扮了個大鬼臉。

「新鮮?沁園裡直送的菜不是更新鮮嗎?以後乾脆都讓他們直接送家裡好了,你也不用再到這種到處是垃圾的骯髒地方來了9有,便宜?你很缺錢嗎?錢不夠用?」他小心翼翼的走,結果旁邊經過一個人,一腳踩在一條袋子上,袋子裡面有空氣,被踩破時,上面的泥水濺到了席瑾城的褲子上。

席瑾城一張臉臭得跟茅坑裡的石頭般,一雙手攥成拳頭才忍住沒發泄怒氣。

「沒有,錢很夠用,根本用不完,只是喜歡而已。」她搖頭,他給的錢,她全都攢著,等到離開的時候,可以全部都還給他,這樣的話,她的心裡也許會好過些吧!

「那你還貪什麼便宜?這裡又臭又臟又吵,那些大嬸是沒見過男人嗎,幹嘛老盯著我看啊9有剛才那個阿婆,竟然伸手摸我!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1席瑾城感覺自己就像走在地雷區一樣,步步維艱,而前面那個女人,竟然「嚓吱嚓吱」看不見地上的髒水般走得歡快!

「席先生,讓你不要跟著來的,不是嗎?」真是受夠了,明明說過讓他不要來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堅持什麼,非要跟她一起來買菜。

現在又在這裡抱怨個沒完沒了,舒苒受不了地翻了個白眼。

「難道這裡都沒有保潔的工人嗎?工商局是怎麼辦事的,這麼髒的地方都允許食品交易嗎?衛生許可證……」

「席瑾城1舒苒忍無可忍地停下腳步,轉甥。

「ok!我不說話1他做了個投降的動作,乖乖的閉上嘴巴,用著無辜的眼神看著她。

「你……」舒苒無語的看著他,最近的他到底怎麼了?

自從那次的事情后,怎麼像變了個人似的,隨性的讓人懷疑他真的是席瑾城!

無奈地嘆了口氣,她實在摸不透他的性格,看不透他的想法,從來都只有他將她看透徹,而不是她。

而這樣的席瑾城讓她難以招架。

在人前,他會依然保持著他一貫的冷漠與嚴肅,只要和她兩個人相處時,會和她說笑話。

雖然他的笑話真的很冷,而且都是一些非常非常有年代感的、大街小巷、婦幼老少都知道的那種梗!

還會幫著她做家務活,雖然每次幫她洗碗都會摔壞幾個碗,掃地時得手套加口罩還得戴上帽子,等他裝備齊全的時候,她都差不多做完了!

還會特意陪著她做功課,雖然牛皮吹破了,其實他半點不懂cpa,之前還吹牛說羅晉會的,他也會9讓她不懂的地方就問他,結果倒好,她看著他,他看著題目,最後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甚至連她洗衣服他也會插手……

就算他真的知道錯了,想向她道歉,也不可能這樣變個人一樣的吧?

「怎麼了?」席瑾城見她突然站著不走,盯著他看得讓他毛骨悚然,不禁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呃?哦,沒什麼啦,呵呵,買魚買魚1她勉強地扯出一抹笑容,轉身快步的往水產區走去,與他拉開了好長一段距離。

「舒苒……」席瑾城想追,卻抬起腿怎麼也踩不下去。

媽的,回去后得找工商局的人反映一下,至少也得有個環衛工人清掃一下吧?這樣的衛生也能賣食品嗎?

舒苒用網兜從水裡撈起一條活蹦亂跳的鯽魚,想起忘記問他要買什麼魚了。

正想著看看他到哪裡了,結果一轉身,手上的網兜帶著綠油油的青笞水淋淋的從後面的人身上擦過。

舒苒「呀」了聲,看著席瑾城頓時黑下來的臉,想死的心都有了。

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

他一直都在這裡嫌棄太臟太臭,結果好了,她直接把又臭又濕還髒的東西揩他衣服上去了!白色的羊羔毛上,粗粗的一條綠色,帶掛著水珠,冒著魚腥味……

「舒苒1席瑾城咬牙切齒的喊著她的名字,一副想要手撕了她的狠勁,讓舒苒手抖的把魚連帶著網兜扔回了水桶里。

「我說過讓你不要來的嘛1舒苒的聲音幾乎是貼著喉嚨說出來的,在這嘈雜的菜市場里,若不細聽,就可能都不會發現她說過話。

席瑾城額頭的青筋「突突」的跳了跳,猛的抬起手。

看到她反射性地縮了下脖子,一臉怯怯的看著他時,他「哼」了聲,把身上弄髒的外套脫了下來,披頭蓋臉的扔在了她頭上。

一邊拉下衣服,一邊暗暗的嘆氣:原來他是要脫衣服,不是要打她!

命好苦!

為什麼要跟這麼一個脾氣差,帝王心還嚴重潔癖的死男人出來買菜?

「唉喲,這酗子長得可真俊!姑娘,這麼俊的酗子,可要拴緊了!現在這社會呀,太亂了1賣魚的大嬸送走一位顧客后,朝舒苒她們這邊走了過來,隨手就往席瑾城的背上一拍,率直的跟舒苒開起了玩笑。

舒苒看著席瑾城的背一挺,她的目光隨著他的視線落在大嬸那一雙長年殺魚洗魚而泛白的手上,而讓她想哭的是,那雙手上,還殘留著好幾片魚鱗和……血!

媽呀!能不要再這麼玩了嗎?

她好後悔幹嘛帶她來菜市場啊!

他說得沒錯,幹嘛不去超市?為什麼不去超市?

為什麼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