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74章 生活造就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4章 生活造就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唉,下雨了1舒苒看著外面傾盆的大雨,頓時懵了。

皇城的三月,出太陽便是春天,下一場雨,馬上回到寒冬。

剛才在菜市場里沒發覺,現在站這過道上,風一吹,露在衣服外的皮膚上,驚起一層雞皮疙瘩。

「把外套穿上。」席瑾城看了眼她臂彎里他那件髒了一道的外套,對她說道。

「你自己穿吧!你比我穿得少,我裡面還有一件打底衫1舒苒忙踮著腳尖把外套披到他肩膀上,早知道剛才出來的時候,就不跟他慪那一口氣,穿件外套出來多好?

「別,穿上。」席瑾城單手將衣服扯下,掛在了她的肩膀上。

「還是你穿吧!你感冒了至少我還能照顧你,要是我感冒了,還得麻煩李醫生,他老人家得多討厭我?」舒苒一想到李醫生可能會說的話,便不由地笑了起來。

醫生這個職業真的挺讓人尷尬的,沒事誰也不想見他,見他的時候,準是有事的時候!倒是應驗了一句話:見到你的時候,准沒好事!

席瑾城瞥了她一眼,她會不會說話呢?

就不能揀點好聽的話說?

到底是她關心人的方式特別呢?還是她根本就沒想關心他?

「席瑾城,真的沒關係,我挺能挨凍的,以前……」

席瑾城沒再跟她在口頭上辯論什麼,只是放下手中七七八八的袋子,直接拿著外套將她從頭包住,拉住拉鏈,連同她手裡的那把蔥都被他包進了衣服里。

他把兩隻袖子往她脖子那裡一系,,只剩張臉露出來。

「席瑾城,你幹嘛?這樣我的手都不能動了1這外套是修身的,這樣裹著她,雖然不是特別緊,但也是真的不能抬手了都。

「不需要你動手。」席瑾城說完,重新提起被他放在地上的菜:「跑到停車場,用你的兩條腿就可以了。」

他牽起她一隻手,帶著她往雨中跑去。

舒苒側頭看著他,雨下得很大,眨眼間,粟色的頭髮已經被淋濕。

雨水從發尾往下滴,滴落在他的鼻子上,順著鼻尖滴下。

他的眼睛微眯著,長長的睫毛上也掛了一串細小的水珠,薄唇輕抿,堅毅的下巴掛上了一注水流……

「看路1席瑾城扯了她一下,舒苒跌進他懷裡,躲開了一個用來鎖自行車的橫杠。

舒苒感覺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湖裡,再次被投入了一枚小石頭,濺起好大的水花,漾開了一圈圈的漣漪。

這一刻覺得,不管他做了什麼,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哪怕那天她真的被他掐死,哪怕她依然被他當成席曉欣的替身,那又如何?

就算他只是透過她看著另一個女人,可是他卻是真真實實對她好的,即使在他心裡,他好的人是別的女人……

可這肉身終究是她的啊!

被他這樣捧在手心裡護著,用他的溫暖來驅逐她的寒冷,用他的懷抱來為她遮風擋雨。不管怎麼說,她都是這具身體的主人,她所享受到的呵護,都是她的靈魂在承受,而不是別的女人!

席瑾城被淋濕得全身上下沒一處是乾的,從後備箱拿了把傘打在她上方,把裹在她頭上的外套拿上,摸了下她身上的衣服。雖然上面的衣服保護得挺好,沒濕,可下面的褲子還是濕了。

「你先上車,我給你拿條我的褲子,先換上,別凍著了。」席瑾城說著,推著看著他失神的舒苒上車,關上了車門。

直到「砰」一聲,舒苒才猛的驚醒,驚覺自己怎麼上車的都不知道。

「換上,這玻璃貼了膜,外面看不到裡面。」席瑾城將一條他的西裝褲丟給她,又關上了車門。

舒苒拿著褲子看了下,又往車窗外看了看,裡面往外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席瑾城拿著他的衣服上車時,發現她還在提著褲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想被李醫生討厭?」席瑾城從後視鏡里看了她一眼后,便開始脫身上的濕衣服。

舒苒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是她剛才說的,不由笑了起來。

看著他像在自己家更衣室一樣放心大膽的換衣服,她也沒有了顧慮,躲到他椅子的後面,快速的換上了他的褲子。

腰太大,褲子太長,她用手提著褲腰,把衣服都塞了進去。

席瑾城很快也換好了,拿著又濕又髒的衣服裝進一條袋子里,拋到後面給舒苒:「等下找個垃圾筒扔了。」

舒苒看著手裡的一袋衣服,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洗洗不就乾淨了嗎?」

席瑾城啟動車子,沒反駁她的話。

「為什麼你的車子里,都長備著衣服?」舒苒有些好奇地問,幾乎每輛車子里,都好像不斷衣服。

「經常不回家住,習慣備著衣服。」席瑾城開了暖氣,用毛巾擦著濕發。

舒苒覺得他說的一定不是他自己,明明每天都跟她睡在一起的人,他竟然說他不經常回家住?

……

席瑾城看著舒苒圍著圍裙,一手拿刀,一手把魚按在砧板上,像一個女漢子般果斷。

「你會殺魚?」席瑾城看著那條還在拚命拍尾巴想要逃生的魚,友情提問。

「你會?」舒苒側頭看著他,反問。

「殺人可以。」席瑾城勾唇一笑,似真似假道。

「……」舒苒白了他一眼,用手肘撞了下他的小腹:「你靠得太近了,麻煩讓讓,免得等會血濺到你的衣服1

也不知道是誰,剛一回家,菜往廚房的水槽一放,就跟逃命似的往樓上飛奔。

全身從頭到腳的洗了一遍后,剛在車上換的衣服又被他扔在了一邊。

「我以為你們女孩子都不喜歡這種血淋淋的事。」席瑾城「嘖嘖」搖頭,真的往後退開了兩步。

「生活造就人。」舒苒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開始動作利索的颳起魚鱗。

為了給她媽媽補充營養,她那些年前前後後加起來,怎麼也得殺了有幾百條魚!

有些事不是不喜歡就可以不做的,既然她沒能力創造生活,那就只能順應生活,不能還能怎麼樣?

不是大小姐的命,幹嘛要養一副大小姐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