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75章 撥開烏雲見天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5章 撥開烏雲見天日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席瑾城看著她的後腦勺半晌,她的話里並沒有絲毫的埋怨,倒是對生活的坦然樂觀。

嘴角勾起,好一句生活造就人!

這麼一個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女人,倒是被生活塑造得非常完美!

他把下巴枕在了她的肩膀上,看著她嫻熟的殺魚,兩個人的臉緊貼在一起。

男人氣息重重包圍住她,他身上剛洗完澡后的淋浴露香味蓋過了煙草味,變成最曖昧時刻的熟悉感。

舒苒皺了皺眉,想躲開,他卻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雙手摟住了她的腰。

「別動,殺你的魚。」席瑾城制止住她扭動的腰,將臉往她的臉上蹭了蹭:「小心手裡的刀,別划傷手了。」他的聲音溫柔低沉,像是情侶間最親昵的情話。

「席……席瑾城,你這樣我不能專心1舒苒握緊了刀把,腦海里無法抑制的又想到了那一次在廚房裡瘋狂的畫面。

「為什麼?」席瑾城偏了下頭,溫熱的氣息灌滿她的耳蝸,舒苒縮起了脖子。

「席瑾城,別玩了,你去客廳里看會兒電視,我等下叫你。」舒苒乾脆放下刀子,轉身舉著兩隻滿是魚腥味的手,威脅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席瑾城忙鬆開了手,捏著鼻子,遠離她。

「你把魚殺了,剩下的我來。」席瑾城指了指砧板上去了一邊的魚鱗還依然在那裡亂蹦亂跳的魚,滿臉的嫌惡。

「不用你了,我來吧!別浪費食材了1舒苒笑睇了他一眼,便又轉身繼續殺魚。

席瑾城不滿地挑眉,她這是在輕視他嗎?

「女人,今天我要不露一手,不得被你從門縫裡看扁了?」席瑾城說著,挽起袖子,走過來擠開了舒苒。

舒苒看著手中的刀被他一把奪過,他竟然連手套都沒套,就直接徒手上陣了?

他的潔癖呢?

舒苒抿著唇暗自偷笑,原來,潔癖真的只是一種心理玻

在男人的面子面前,什麼病都不是病了!

「先把兩邊的魚鱗刮乾淨,不是這樣……得逆著刮1舒苒在一邊指揮著,看到不對的,便握著他的手,教他正確的姿勢。

她的手小小的,覆在他大大的手背上,手指與手指契合的緊緊相覆……

席瑾城的喉結又是一陣滾動,硬生生的吞下一口唾沫,壓抑著心中涌動的異樣的情愫。

「手腕使勁啊1舒苒見他沒動,不禁拍了下他的手腕,完全沒注意到他的異常反應。

「舒苒。」席瑾城輕輕的喚了聲,有些沙啞。

「不行了吧?讓開讓開,還是我來吧!這條魚估計上輩子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才會這輩子投胎為被你殺的魚,這都不叫殺魚,叫虐……唔……」

舒苒的叨叨絮絮的話還沒說完,唇上便被他突然覆下的唇堵上。

微涼的溫度,柔軟的觸感,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四片只是緊緊相貼,卻沒有後續動作的唇上。

這有點不像席瑾城的作風,他的吻,向來都是霸道的,帶著掠奪的氣勢。

「舒苒,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任何人的替身。也沒有人能像你這樣,你很特別,你替代不了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得了你。」席瑾城稍稍的離開了她的唇,微垂的長睫毛擋去了一半的藍眸,他俯視著她,專註而嚴肅。

舒苒仰著頭,嘴唇上彷彿還停留著他涼涼的體溫。

她的大腦有片刻的空白,直到一個字一個字的消化完他所說的話后,他已經早已在那裡生澀而又認真的殺魚了。

看著他的側臉,看著他幾次險險的差點讓刀刃從手指上劃過,看著眼前的景象漸漸變得模糊……

他是在告訴她,他沒有把她當成席曉欣的替身,是嗎?

「哭什麼?」席瑾城想問她刮完鱗后怎麼做,沒想到轉個頭,這女人的眼淚已滂沱。

「對不起,其實,我已經知道你和她的事情,那天確實是我不對,我不該說那麼過分的話。她確實比我好,至少在對你上,我是真的比不上她,我為我那天所說的不負責任的話道歉。」舒苒吸了吸鼻子,一臉真摯的向他道歉。

「那就讓事情過去吧!以後,誰也別提了,嗯?」席瑾城不想再提那件事,看著手上的魚鱗魚血,他嘆了口氣,直接用袖子往她臉上胡亂的擦了一下:「別哭了,我不喜歡看到女人掉眼淚。」

舒苒乖巧的點頭,拉住他的袖子,在臉上仔細的擦了一遍。

席瑾城錯愕的看著她再自然不過的動作,她還真是不客氣啊!

「反正你的衣服都是我洗的。」舒苒如此回他。

席瑾城嘴角抽搐了幾下,咬了咬牙,忍了!

她說的也沒錯,反正他的衣服都是她洗的,她不嫌洗衣服麻煩,他還能嫌換衣服麻煩嗎?

「魚鱗颳得還挺乾淨嘛1舒苒抹了下鼻子,伸頭看了眼砧板上的魚,讚賞了他一句。

「接下來呢?」席瑾城用刀子拍了下還在垂死掙扎的魚,驕傲得抬了抬下巴。

「左手用力按住魚,別讓它滑了,右手用刀……唉呀,橫著拿,是剖魚肚,不是讓你砍!刀放平1舒苒一步步的教著他,看著他笨手笨腳的樣子,幾次都因用力過猛而讓魚滑進水槽,她想笑又不敢笑。

「女人,多少條魚的性命送在你手裡?」席瑾城覺得這殺魚的活,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幹的!

「沒有一萬也有幾千吧!不多1舒苒連吹帶抬的說道,又拍了下他的手:「別太用力,等下把魚膽弄破了,魚肉都會苦的1

「……」席瑾城撇了撇唇,又按著她說的,放輕了力道。

之前看她殺魚的時候,感覺毫不費力,刀子「唰唰」揮幾下,就搞定了。

怎麼自己做起來,比解剖人體還難?

「這魚命真苦1舒苒搖頭嘆了口氣,好歹也算完成任務了!

「……」席瑾城睨了她一眼,突然發現,這女人還是跟他冷戰中比較好,至少說話不這麼損人!

不過,這樣的氛圍,倒是真的舒服。

有種撥開烏雲見天日的舒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