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81章 我道歉不是因為這個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1章 我道歉不是因為這個原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席瑾城……」

「回答我1席瑾城不耐地打斷了她的話,冷冷地看著她說道。

他不想聽什麼解釋,只要答案就好。

「不是的,我……」

「那很好,收起你那多餘的眼淚,走吧1他想相信她的,可是心裡卻沒能為她這否定的答案而愉悅。

她的淚水是為那個男人而流的,為著她過去的愛情而流的,讓他無法選擇忽視心中的憤怒和五味雜陳的酸楚……

酸……

這種感覺,是叫吃醋?

「對不起。」胡亂的抹去臉上的淚痕,她喃喃著道歉。

她道歉,是因為沒說一聲就出來,不為別的!

「沒必要道歉,你能勾引到這麼多男人,說明你的能力強,幹嘛要跟我道歉?」席瑾城淡淡地掃了她一眼,眸底閃過一道寒光,唇角牽動一抹嘲諷的笑容。

「我道歉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舒苒愣了一下,皺起眉,冷冷地說完,越過他率先離開。

不管她再怎麼裝著若無其事,她的心都在滴血,想哭卻哭不出來的無力,她的心,要怎麼才敢讓他懂得?

她的眼裡閃過受了傷的痕,驟變的臉色掩飾了所有的情緒,是因為他的話,傷到她了嗎?

席瑾城若有所思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心沒來由的因為她離開前那一瞬間的失落而揪了下。

能怪他嗎?

剛才,他就這麼坐著,看她為別的男人而傷心的流淚,哭得連有人在場都不知道。

這樣的畫面,能讓他怎麼想?

就算他們真的曾相愛過,或是深愛過,那又怎麼樣?

她現在是他的,就不容許她再去想別的男人!

就是不許!

車子在道路上飛馳著,車窗外的路燈像一道道光束在來不及看清的情況下,拉成了長長的鏈子,看上去,像極了一條鑲滿了七彩寶石的金鏈子……

「停車1從上車開始,她根本就沒有什麼心情去觀賞風景。

舒苒一手緊按著胃部,一手捂著嘴,蒼白的臉上,額頭汩著顆顆汗珠。

「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中的席瑾城,終於也注意到舒苒此時的異常,忙將車子靠向路邊,踩下剎車,「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嘔……嘔……」沒等車子停穩,她便飛快的衝到馬路邊,蹲在那裡痛苦的大吐特吐。

「暈車了?」這個畫面讓他想起了以前在沁園的那一幕,她也像現在這樣,車子都還沒停穩的就衝下車,扶著樹桿吐得天昏地暗。

「沒事,吐完就沒事了1直吐得舒服點了,她才撫著胸口,抬頭虛弱的看著他笑了下。

他從醫院裡出來后,就板著一張臉,將車子開得快飛起來了!

這是她這一生,繼上一次坐計程車去沁園時暈車后的第二次,而且都與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嗯。」他蹲下身子,輕輕的用手帕擦拭著她的唇上的污漬,眼裡閃過一絲不舍的心疼。

估計是他車子開得太快了,都沒顧忌到她的感受,也忘記了她會暈車……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舒苒受寵若驚地避開他的手,從他手裡搶過手帕胡亂的擦了下,不敢去看他的眼神。

「真的沒事?」看著她兔子般驚恐又防備的樣子,席瑾城無奈地嘆了口氣,滑過一絲難過,站起身退後了一步。

「我沒事,走吧。」他突如其來的溫柔體貼的動作,細膩得引人誤會的眼神,讓她沒有半點免疫力的蕩漾了一下。

「我給你買瓶水。」他扶著她坐進車裡,她蒼白的臉色並沒有好轉的跡象,幸好不再冒冷汗。

「不用……」她的拒絕被他關在了門外,別無選擇的看著他穿過馬路,朝旁邊的便利店走去。

他的背影在月色下拉得好細好長,卻充滿了冷漠與孤傲的氣息,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排除出他的世界,他的世界里,唯有他的統治,他的存在。

明明高高在上的受著萬人的敬仰、瞻矚的王者,在他不可忽視的強烈的統治氣勢下,她總能看到隱隱約約的孤寂,無法解釋的落寞。

還有那一道隱藏的傷口……

其實她並不了解他,從來不知道他心裡所想的是什麼,更不敢去開口問他,她知道她沒有那個資格。

也許,他並不屑她的關心,也不會接受她的好意。

對他來說,她只要做好一個情婦的本份,不要做對不起他的事情,不要做他不喜歡的事情,不要讓他討厭……

對,這樣就夠了!

「在想什麼?」礦泉水的瓶子在她眼前晃了幾圈也沒見她回神,她的視線一下盯著馬路對面的方向,那裡空無一人的,她在看什麼?

「你回來了。」她牽強地笑了笑,接過他手中的礦泉水,並不急於打開。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這臉色,讓人放心不下她。

雖然他不懂得照顧人,但也不至於連對方生沒生病都不知道。

「沒關係,不用的。」搖了搖頭,她打開蓋子,喝了口水補充了下體力。

剛才一定把胃裡所有的東西都吐完了,現在覺得肚子有點餓了。

「確定?」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的伸手探了下她的額頭,沒發現異常,這才暗自鬆了口氣。

「嗯。」舒苒確定的點頭,「等下車子可以稍微慢點嗎?」她不好意思地問著。

她會吐,不排除他把車子開得太快,讓她暈車了吧!

「嗯。」席瑾城看著她,確定她真的沒什麼事後,應了聲,關上車門,回到了駕駛室。

「席瑾城……」她小聲的喚了聲。

「嗯?」啟動了車子,平緩的將車子駛入馬路。

這次,他放慢了速度,小心的保持著平均的速度。

「我餓了,可以去吃點東西嗎?」要是他拒絕的話,會很丟臉吧?舒苒弱弱地想。

他側頭看了她一眼,挑了下眉,竟然還有心情去吃東西?

不傷心,不難過了?剛才不還在哭得肝腸寸斷?

他不說話,舒苒也沒好意思再說什麼,感覺車廂里的氣氛一下子尷尬了起來。

「想吃什麼?」他突然開口,彷彿敲破了湖面凝結的冰面,一下子有了可以呼吸的氧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