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82章 他走了嗎?(月票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2章 他走了嗎?(月票加更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科幻小說

「吃麻辣燙吧?」沒想到他會這麼爽快的就答應,她想也沒想的脫口而出。話才出口,馬上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得寸進尺了,不由得吐了吐舌低下了頭。

「麻辣燙?」席瑾城驚訝的挑了下眉,一臉不敢相信的看向舒苒。

沒聽錯吧?

一聽這名字就讓他頭頂冒煙了,天知道他有多討厭吃辣的!

「呃……不行的話就算了吧,沒事的。」看他像是見鬼了的表情,舒苒失望地低下頭,悶悶地說道。

以前上班時,半夜下班后,偶爾的會帶碗麻辣燙回去,然後跟沐然兩個人吃得滿頭大汗,卻也不亦樂乎。

自從和他在一起后,出入的都是高級誠,他對食物很挑剔,很講究。而且喜歡吃的東西很有限,永遠就那麼幾樣,有時,會真的很懷念那些廉價的,卻很美味的路邊攤。

但是,她知道,他是絕對不可能會接受的。

「怎麼走?」不知道為什麼,他卻不忍心看到她孩子般失落的低著頭悶悶不樂。

他忘記自己有沒有告訴過她,她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迷人,很純真。他喜歡看她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兩邊的梨渦,特別甜美,卻又性感,很撩人,撩得人心裡痒痒的!

「呃?」他的意思是,同意了?

是真的要和她一起去吃麻辣燙嗎?舒苒欣喜若狂地看著他,眸子里閃著星辰般耀眼的光芒。

「傻瓜1席瑾城失笑地伸手摸了下她的頭,跟她在一起,真的可以忘記一切,放下所有的煩惱。

算了,就算明天起來全身都長滿了紅疹,也值了!

「席瑾城……」她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腦子裡一片混亂,有種想要撲過去躲在他懷裡大哭一場的想法異常的清晰和強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什麼。

但是她知道絕對不可以這麼做,他討厭別人在他面前流眼淚,不管什麼原因都不可以!

他偶爾間對她縱容的寵溺,用著她對他的感動來帶著她走進她為自己挖的陷阱里,越走越深。

他這個罪魁禍首,卻不負責的沒有任何醒悟。

他不允許她愛上他,甚至連一丁點的喜歡都不可以……

「嗯?」他的唇角殘留著笑意,連藍眸都出其不意的溫柔,看了她一眼,等著她的下文。

「沒事。」他自己一定不知道此時的席瑾城有多麼的溫柔,有多麼迷人吧!舒苒痴迷地看著他,這樣的席瑾城,她怎麼捨得那麼快讓他恢復以往的冷若冰霜?

……

「席瑾城,你要吃什麼?」舒苒拿著一個盤子開始往裡面拿菜,好久不見這些,突然感覺每一樣都好好吃的樣子,每一樣都想吃。

「隨便,跟你一樣就可以了。」從下車走到這裡開始,他的眉頭就沒舒展過,此時,更是嫌惡地看著那些一串串的食物直搖頭。

這些東西,真能吃嗎?

他很懷疑!

「好的1她笑著,這些富家子弟,估計是從來沒有來過這種路邊攤,更不會吃這些看似很不衛生的東西吧!

席瑾城抬頭打量著頂上髒兮兮的篷頂,這是搭在一條小巷裡的,用著幾根竹子支撐在兩邊的牆頭,竹子上搭著一張紅白藍相間的遮陽布。

雖然四周都圍起來,但是風一吹,遮陽布搭成的棚便「咯吱咯吱」的響,彷彿隨時會倒塌下來。

角落的推車上,架著一口超大的鍋,鍋里沸騰著一層厚厚的紅油,鍋沿上掛了十幾個網兜。沒有油煙機,冒出的熱氣直衝上面的篷頂,一部分隨縫隙里鑽入的風四處亂竄,呼吸里全是刺鼻的麻辣味。

席瑾城的眉頭都快打結了,光是聞著這味道,看著這環境,他已經感覺自己全身都是病了!

圍著那口鍋坐著的二十幾個人,看他們吃得滿頭大汗,一邊省鼻涕,一邊擦汗……

這畫面真的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吃下去不會拉肚子嗎?不會食物中毒嗎?

席瑾城搖了搖頭,轉頭看向後面的舒苒,她正在往塑料框里放了一把香菜。她手中的那個塑料框上面,同樣可以看到長期處在油煙下的油污……

「妹子,好久都沒來了1那邊,老闆已經跟舒苒熟稔的打起招呼,聊著天。

「嗯,是好久沒來了!老闆的生意越來越好了,都沒位置了呢1舒苒微笑著點頭,這個老闆是地道的四川人,做著地道的四川麻辣燙,味道更是地道,所以,他的生意總要比其他兩家都好。

「呵呵……都是老顧客了,託大家的照顧呢1老闆爽朗的笑著,用著川普說道。

「這也是因為老闆做的好吃,價格又實惠,人也好啊1舒苒把手裡的兩個塑料框遞給老闆,回頭卻沒看到席瑾城。

咦,席瑾城呢?

四處的尋找著他的身影,原先站在那裡的席瑾城早已不知去向。

「你是在找你男朋友嗎?剛才看到你男朋友走出去了。妹子,你長得這麼漂亮,連男朋友都那麼帥,真的是郎才女貌啊!絕配哦1老闆指了指棚外,稱讚不已地朝她豎直大拇指,而且,那男的一看上去就是那種有錢人!

「呃,他不是……」算了,幹嘛要多此一舉的跟他解釋呢?能解釋的清嗎?舒苒笑了笑,沒再說什麼,轉身追著老闆指的方向而去。

他走了嗎?

怎麼都不說一聲?

看來,他一定是很反感這裡吧!

這裡,跟他高貴的身份真的很不協調,像他這樣的人,本來就應該出現在沁園這樣高級的誠,有著專門的廚師為他做菜。

他怎麼會跟她坐在這種路邊攤吃這種廉價又不衛生的東西呢?

她與他不是同一個世界的,又如何相等呢?

嘆了口氣,她的想法太天真了,也奢求了,怎麼會想要讓他融入到她的世界里來呢?中間所隔的鴻溝,又怎麼邁得過去呢?

靠在牆角的屋檐下,看著外面還在淅淅瀝瀝下著的小雨,突然失去了想吃東西的胃口。

早知道,剛才就不該提吃什麼麻辣燙了,她應該跟著他去沁園,或是直接回家煮碗面也好啊!

舒苒握著手機,不知道該不該給他打個電話,問問他去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