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91章 無止境的包容與寵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1章 無止境的包容與寵溺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舒苒一愣,隨即笑得有些靦腆地撓了撓額頭:「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但你可以先說說看是什麼事,我看我能不能幫上。」

「行!上車1羅晉大手一揮,樂滋滋的上了車。

舒苒忙跟著上車,剛坐穩,只見他已遞過來一個文件夾。

「吶,這份是cea的公司介紹,以及這幾年我對他們公司的投資項目、資產風險等一系列的分析報告。你拿回去看一下。」羅晉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后,看著她接過,又補充道:「這份資料除了他們的公司介紹外,其他的都屬於機密文件,記住,千萬不能泄露出去哦1

舒苒的背猛的挺了下,下意識的將文件抱在了胸前,微含下頷,驀然提高了警惕。

「記住了1舒苒用力點頭。

羅晉被她像「地道戰」里的間諜般十面埋伏的樣子給逗得止不住笑,拍著方向盤,差點沒笑岔氣。

「笑什麼呀?」舒苒被他笑得渾身上下都不對勁,眨了眨眼,有些疑惑不解。

「你這樣子,豈不是在昭告天下人,你身上有很重要的東西嗎?」羅晉指了指被她抱著的文件,無奈地笑著搖頭。

「呃……」舒苒這才意識到,連她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竟然這般緊張。

舔了舔嘴唇,俏臉漾起了紅暈:「第一次接觸這種機密文件,難免會緊張嘛!不過你放心吧!這文件我不會泄露給其他人的1她鄭重地承諾。

「好1羅晉笑著點頭,啟動了車子。

「羅老師,你還沒告訴我,我要做什麼呀?」舒苒提醒道,他就把這個交給她,讓她拿回去看一下,然後就什麼都沒說了,難道所謂的幫他忙,就是幫他看一下他自己做的分析報告?

「看報告呀1羅晉朝文件抬了抬下巴,笑道。

「就看報告?」舒苒偏著頭,怕自己聽錯了。

「對,看報告,然後明天告訴我,你對這家公司有什麼樣的看法。」羅晉點頭,將車子開出了停車常

「哦,好的1舒苒不再多問了,感覺有種像是上學時,老師給學生布置作業一樣。

這應該是羅晉想要鍛煉她的觀察能力以及分析與總結的能力吧?

在老師眼裡,每個學生都有他的一個長處,但是得去發掘,可能他現在就是想知道她的長處在哪裡吧!

舒苒如此想著,不禁更抱緊了文件。

「這麼開心?」羅晉笑了,她看起來像是得到了什麼寶貝一樣。

「開心1舒苒笑著回道:「但是壓力也大1她摸了下耳朵,有些不好意思承認。

「我沒給你什麼壓力吧?」羅晉看了她一眼,他只讓她看一下報告,然後發表一下看法而已,這不算什麼壓力吧?

「認識你,能得到你的授教,認識席先生,能得到他的引薦入天慕,我的起點比任何人都高。就因為這樣,我怕最後我能力不足,會給你們丟臉。」舒苒低頭看著這個文件夾,羅晉說這個是機密文件,現在卻這麼給予她信任的交給了她,這份信任,怎麼也不能辜負了。

「哈哈,沒事,我臉大,不怕丟!別怕給我丟臉,我倒是覺得,失敗其實沒什麼丟臉的。人生許許多多的成功,都是踩著一次次的失敗而上的,就算是神仙,也會有失手的時候,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凡人?

別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儘力而為就行了!只要自己問心無愧,便行了,別管丟不丟臉!丟臉那是給別人看的,不是給自己看的,幹嘛要那麼在意別人的眼光?做什麼事都要在乎別人怎麼看,忽略了自己最真實的內心,我覺得那不是睿智的,那是愚蠢的做法1羅晉微笑著給她灌輸心靈雞湯。

舒苒對他再次刮目相看,這個比她還小的大男孩,看的倒是透徹。

「適當的壓力是增進自己成長的動力,羅老師放心,我會調整好心態的。」舒苒點頭,這是她長年處於壓力之下鍛鍊出來的承受能力。

「嗯,席總不止一次跟我說你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說你的理解能力特彆強,反應速度快,是個可造之才。他有心培養你,你應該抓緊這個機會,好好充實自己,提升自己能力,其他的就別想那麼多了1羅晉又給她爆了個不小的內幕,至少對舒苒來說,真的很重要。

「席先生真的這麼評價我的?」舒苒說不出的愉悅,他真的經常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這樣誇她?可是他當著她的面可沒少說她笨的!

「當然啊!席總是個特別惜才的人,你只要沉澱下來,跟著他好好學,將來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穫1羅晉很認真的點頭,而且席瑾城還警告他:這是我女人,她很聰明。如果你連她都教不出成績,你也別在這圈子裡混了,丟臉!

不過,這句話太丟他的臉了,還是不說了!

舒苒轉過頭看向車窗外,抿著唇笑得一臉嬌羞的緋紅。

他們到席瑾城所說的紅綠燈路口時,遠遠的便看到席瑾城那輛藍色的蝙蝠就停靠在路邊,打著障礙燈在等他們了。

「舒苒,席總對你很好。」羅晉一邊將車子往旁邊停靠,一邊深有感慨地對舒苒說道:「他很少會這麼顧慮一個人的感受,他不是一個體貼的人,不過看得出來,他就很照顧你的感受。」

舒苒看著前面的車子,雖然看不清車內的席瑾城,但羅晉的話,對她不是沒有影響的。

她也感覺到了席瑾城對她的不同,以前是劉燦不停在告訴她,席瑾城對她是不同的。如今,不用任何人告訴她,她都感覺得到。

自從那一次他掐了她之後,這種改變就更明顯了。若是說席瑾城以前就對她好,會寵她,那至少建立在她要聽他的話,要絕對服從他,不能忤逆他的基礎上。

然而,現在就算她無理取鬧的抻著脖子在那裡得像頭牛,他頂多就戳著她的額頭告訴她:別鬧。

就這麼兩個字,可是聽在她耳朵里,卻是能讓她感覺到無止境的包容與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