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95章 舒苒,你愛上城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5章 舒苒,你愛上城了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到祖家時,英子看到他們倆,開心得像只燕子飛過來,一把熊抱住舒苒。

「親愛的,你今天好美哦1英子拉著舒苒轉了個圈,誇張的讚歎道。

「祖小姐客氣了,最美的人是你。」舒苒笑著回道,只是一個洗塵宴,竟然會有這麼多人來參加。

果然上流社會的人,動不動就是宴會、酒席。

「舒苒,城,你們來了?」祖勤遙和施郁言他們也走了過來,幾個人熱絡的打了招呼。

席瑾城很快便被祖老太爺他們叫走了,剩下她和一個不愛湊熱鬧的施郁言兩個人。

「去那邊吧,安靜點。」施郁言指了指不遠處的地方,對舒苒說道。

「好。」舒苒也不喜歡這種讓她覺得格格不入的地方,求之不得的跟著施郁言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沒想到,你竟然是小瑤的同學。」施郁言從侍者那裡拿了杯香檳遞給她,背靠著柵欄,這裡可以看到整個大廳。

「嗯,大學的時候,一起過了兩年,後來她出國了。」舒苒笑著點頭,有些人的緣分很奇妙,不用太多時間,便是一輩子,有些人相處了一輩子,都不一定是朋友。

「一直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出國,曾經高中畢業后就想讓她出國,一直不肯。大二那年,突然就自己提出要出國。」施郁言輕晃著杯里的紅酒,跟她閑聊著。

舒苒看了他一眼,便又別過臉,目光緊隨著大廳中間那個高出人一個頭的男人。

英子為什麼出國並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就連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如果不是後來在英子借她的那本忘記歸還的書里看到那封信的話,也許到現在,她也不明白英子的心思。

只是在她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其實就算她知道得早,也並不能改變什麼。

畢竟,就算她知道英子喜歡林遠翔,她也不會退出,而把林遠翔讓給英子。

施郁言也沒有再聊英子出國的事情了,淺啜了一口紅酒,抿了下唇。

「對了,我欠你一件事情!說吧,要讓我做什麼?」施郁言突然想起在墓園時跟她打賭的事,那天晚上,席瑾城還是去了酒吧,還是喝醉了。

只不過,並沒有像往年那樣喝得爛醉為止,也沒有通宵的喝,下半夜的時候,便回去了。

這賭,他還是算輸了!

他以為,席瑾城能為舒苒改變了維持十年的習慣,提前下山,那應該也會改變去酒吧買醉的習慣。

舒苒偏著頭想了想,最後聳了下肩膀,搖頭:「沒有。」

跟席瑾城在一起后,她似乎就沒有什麼需要去自己努力和奮鬥才能得到的東西了。

「那行,那就先欠著吧!以後你什麼時候需要我幫忙,就來找我吧1施郁言也不著急,從口袋裡拿出名片盒,抽了一張給她:「上面有我的電話。」

「好的!那我就先謝謝了1舒苒笑著收下,跟施郁言相處多了,熟悉后,發現這個男人真的不如想像中那麼冷漠和難以相處。

不知道為什麼,他帶給她一種很安詳的,可以依靠和信任的感覺。在他面前,她可以撤下所有的防備,不用去偽裝自己,下意識的認定了他不會傷害她。

「願賭服輸1施郁言也學她的樣子,聳了下肩膀,無所謂的說道。

舒苒露齒而笑,將名片放進了包里。

放好名片,再抬頭時,卻找不著大廳里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舒苒皺了下眉,一遍遍的巡視過去,連角落都沒放過,就是不見席瑾城。

奇怪,剛剛還在跟那些長輩一起的,怎麼才低個頭的功夫,就不見人了?

「怎麼了?在找城嗎?」施郁言瞭然地笑問。

「嗯。」舒苒沒否認的點頭,又張望了一圈。

「舒苒,你愛上城了。」施郁言一針見血地道出了她內心裡掙扎了許久才承認的感情。

愛上席瑾城,會比愛上其他人要辛苦得多,他的心被鎖上太久了。若是讓他完全的釋放自己去接納一個人,估計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件。

「很明顯嗎?」舒苒收回了尋覓的視線,落在了施郁言臉上,一臉驚訝。

她還以為自己藏得很好,沒想到,才見過幾次面的人,就那麼輕易的看出了她的心聲。

「有沒有想過,愛上他,有可能會得不到回報?」有可能,會傷得很深,會萬劫不復……

像她這樣安不忘危的性格,一定也想到過將來可能會面對的困境。

「我沒想過要得到什麼回報,在承認愛上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那是一條什麼樣的路,可是我能怎麼辦?我也嘗試過控制自己的感情,但是沒用,上癮了,戒不掉了1舒苒放棄了尋找席瑾城,轉過身,仰頭看著滿天的繁星,自嘲地苦笑。

愛上他,彷彿是命中注定的,她的心在看見他的那一刻起,便不再屬於她,不再聽她的指令,不再受控於她……

就算知道那就是火坑,就是懸崖,她也再難懸崖勒馬,再無後退之路了。

愛上他,就算是萬劫不復的地獄,她也只能義無反顧的往下跳……

看來,她也曾掙扎過,也曾猶豫過,只是卻輸給了愛。

施郁言看著她,忍不住的伸手**她的頭。

除非席瑾城的心真的死了,否則,怎麼能忍心讓這個痴情的傻丫頭傷心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讓他完完全全的走出心裡的那道陰影,而去接受她,這個旅程,是這丫頭可以承受得了嗎?她的愛,可以堅持到那個時候嗎?

「我也知道我很傻,他就像高高在上的帝王,而我只是一介平民,卻在痴心妄想著能讓他看見我。說只要我愛著他就好,就算他不用愛上我也沒關係,那是假的,可是那又怎麼樣呢?我愛他,卻不能告訴他,因為那是犯規的,讓他知道的話,以後就算想見他一面,都是一種奢望……」

閉了閉眼,硬是將悄悄爬上眼眶的淚水逼了回去,即使她可以放縱自己在施郁言面前坦承,也絕不允許自己連最後一道防線都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