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96章 這話,還算數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6章 這話,還算數嗎?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他的心被震驚住了,他只知道她可能是愛上席瑾城了,卻不知道她竟然已經愛得這麼深了……

這樣絕對得義無反顧的愛情,她想過自己嗎?

她的心裡,除了席瑾城外,還有她自己的位置嗎?

他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她,此時就算說什麼安慰的話,估計也是多餘的。

默默的遞過去一條手帕,卻被她笑著搖頭拒絕了。

「我想,我應該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1她裝作若無其事地朝他吐了吐舌頭,俏皮地自我調笑。

「在我面前,其實不需要這麼偽裝自己。我們有過相似的經歷,只不過就是你的現在,我的過去。我的結局已經無法扭轉,而你的,把握在你自己手裡。所以,你可以不用這麼防備我,嗯?」忍不住的被她可愛的樣子給惹得輕笑出聲。

她一定不知道,她越是這樣,越令人覺得心疼。

「難道你想看我哭鼻子嗎?還是希望我把鼻涕眼淚都抹在你衣服上?」把心裡的秘密這樣肆無忌憚的說也來,原來是這麼暢快的事情!

這樣真好,能短暫的讓她忘記痛苦,可以輕鬆的和他開著玩笑。

突然很慶幸能有這麼一個可以訴說心聲的人,雖然她和他不是很熟的人,卻莫名的可以談心,可以毫無忌憚地把心裡話都告訴他……

「你會嗎?」如果可以,他倒是寧願她那麼做!

這種彷彿認識很久的感覺,讓他也莫名的欣慰。

在沒有一個人能懂她的時候,至少他可以感覺到她內心的傷痛,可以聽她傾訴,供她發泄。

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從第一眼看到她起,就對她有些莫名的好感,很想去寵愛她,呵護她,給她依靠……

「如果我會,你就肯嗎?」那得是多好的朋友,才可以那麼做?連英子這樣的死黨,她都沒辦法把這些事情跟她說。更何況,他是席瑾城的朋友,若是她因為席瑾城哭,她能找他哭嗎?

「當你想哭的時候,這裡,永遠會為你而敞開1他拍了拍胸脯,認真得讓她無法去質疑他話里的真實。

他是認真的,很真誠的願意當她的避風港,只要她需要,他隨時都可以在她身邊,默默的守護她。

這與愛情無關,只是因為她身上,有他想要看到的那一個影子。

她愣住了,久久的說不出話來,只是獃獃的看著他半晌。從他的眼裡,她看不到半點玩笑的意味,他是認真的!心裡滿滿的感動讓她有種想哭的衝動,他是真心的在關心她,才見過幾次面的人……

「謝謝你!也許……當我堅持不下去的時候……」

「我還真不希望有那麼一天。」他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如果她會在他懷裡哭是因為她再也堅持不下去了,那她的心,一定已經傷得千瘡百孔了。

若是這樣,他的安慰又能頂什麼用呢?

若是如她所說,那麼,他祈禱那一天永遠不要出現!

「呵呵……」她沒有再說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一天遲早會來的!她跟席瑾城,只因為那一紙的協議才會在一起,當他宣布協議失效的那一刻起,她沉淪的心,也將會在那一刻毀滅。

「他……不會讓你失望的!只是可能得需要比別人更多點時間給他,讓他慢慢的走出來,舒苒,他是個一旦愛了,便會用生命回報你的人。雖然前面的路可能會難走了些,但未來,絕對值得你去期待!加油1施郁言拍了拍她的肩膀,給予她鼓勵。

「舒苒。」席瑾城的出現,讓舒苒輕啟的雙唇緊緊閉上,黑眸中閃過一道驚慌。

「你找我?」舒苒忙朝他走過去,不著痕的拉開了與施郁言的距離。

席瑾城看著施郁言,施郁言對他笑了下。

「小瑤在找你,你去她那裡。」席瑾城對著舒苒說道,語氣里透著霜寒。

舒苒聽出他生氣了,只因為她跟施郁言單獨相處嗎?

咬了咬唇,回頭看著施郁言,無聲的拜託他不要再給她挖坑了。

上次在墓園,就是因為施郁言故意激怒他,給她挖坑,才讓他不悅的。

舒苒離開后,兩個男人沉默以對了許久。

「支開她,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施郁言轉向外面,月色撩人,儘管皇城的春天沒那麼暖和,但花兒還是開了,粉嫩粉嫩的一片,都是祖琳瑤喜歡的桃花。

「離她遠點,別讓悲劇重演。」席瑾城單刀直入,連拐彎抹角都懶得。

「為什麼?你愛上她了?」施郁言輕笑出聲,帶著一抹嘲諷。

「這麼關心我跟她的感情?」席瑾城緊抿著唇,他特別討厭施郁言過問他的感情問題,就好像曾經施郁言過問他和曉欣的一樣!

「關心!你還記得那天晚上在農家院里說過的話吧?如果哪天我看上她了,你就拱手相讓,這話,還算數嗎?」施郁言毫不掩飾自己對舒苒的興趣,大有一副你若敢說算數,我就敢搶人的架勢。

席瑾城眯起雙眸,用著審視的眸光,寒意森森的看著他。

半晌,兩個人誰也不肯後退一步的對視著,帶著一種挑釁與宣戰的意味。

「你是認真的?」席瑾城握緊了拳頭,緊緊貼在腿側,怕自己會控制不住的揮到施郁言臉上去。

「認真的!我說過,如果你不想愛她,那就撤手。她是個好女孩,既然你不懂得珍惜,那就讓我來珍惜她1施郁言點頭,變得一臉嚴肅與鄭重。

「哪怕她是我的女人?你也不介意?」席瑾城嗤笑了聲,這是什麼緣分?只要是他看中的女孩子,都得跟施郁言搶?

「誰沒有過去?」施郁言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喝了一大口紅酒。

「你倒真是大方1席瑾城暗諷。

「我只是比你更懂得怎麼讓自己不後悔而已。席瑾城,你信不信,如果哪天你真的失去了她,一定會後悔?」施郁言看著大廳里,正陪著祖琳遙跳舞的舒苒,後者的目光,也一直沒有離開過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