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97章 那是我勾引你了,心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7章 那是我勾引你了,心動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他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他也希望能給她爭取點什麼。

席瑾城沒回答,他嘗試過後悔的滋味,那是一輩子都無法挽回的痛苦。

「放心,我不會失去她的。」席瑾城說完,轉過身朝大廳中間走去。

「所以,你是要反悔了?」施郁言在他身後笑了。

「對,反悔了!所以,離她遠點1席瑾城頭也沒回,走進舞池,將舒苒從祖琳瑤手裡搶走,摟進了自己懷裡。

「瑾城哥哥,你怎麼這樣?」祖琳瑤不悅地撅嘴。

「這是我帶來的女伴,陪我跳舞,難道不應該?」席瑾城語氣不佳的反問了句。

祖琳瑤頓時回不上話,好像是沒什麼不應該的!

舒苒憂心忡忡的看著席瑾城,他看起來不像是來跳舞的,倒像是來算賬的!

下意識的看向和施郁言一起聊天的地方,想從他那裡得到點內幕,可惜施郁言已經不在那裡了。

祖琳瑤就這麼被席瑾城踢出了局,敢怒而不敢言的離開。

「跟我跳舞,眼睛看哪裡?」席瑾城不悅地低斥,大掌在她腰上用力捏了把。

「我沒看哪裡啊1舒苒往旁邊躲,雖然不痛,可癢!

「你喜歡跟施郁言在一起聊天?」席瑾城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那方位不就是她剛才和施郁言一起聊天的地方?

舒苒看著他,沒立刻說出心裡話。

「舒苒。」席瑾城的眼神陰沉了下來,她還想要試探他?

「他是個可以談心的朋友。」舒苒不得不回答,不想說違心話,這是她對施郁言的最直接,也是最真實的評價。

席瑾城偏過臉,目光從前方掃過,再落回她臉上時,不屑地嗤笑了聲:「可以談心的朋友?」

一個有心護她,一個可以談心,兩個人何時起,如此合拍?

「席瑾城,我不知道他跟你有過什麼樣的過去,愉快的或是不愉快的。但是,在我的感覺里,他是個好人,可以交朋友的那種。但是,也就僅限於此了。」舒苒說不來討好他的話,不能因為他不喜歡施郁言,她就跟施郁言保持距離,像病毒般隔離他。

「他要是想追你呢?」席瑾城不知道自己是否滿意於她的答案,但喜歡聽到她說的「僅限於此」這四個字。

「想追我的人多了去了!你以為我是誰想追就能追的?」舒苒撇了撇唇,小聲的喃喃自語。

席瑾城見她雙唇蠕動了一下,卻沒聽到她說了什麼,不禁眉頭微蹙:「你說什麼?」

「他不會。」舒苒搖頭,她雖然不了解施郁言,但她知道,施郁言對她,絕不是那種感情。

一個人的眼睛,不會騙人。

「是嗎?」席瑾城挑眉,她未免也太肯定了吧?如果她聽到剛才他和施郁言的談話內容,她還會這麼想嗎?

「對1舒苒用力點頭,施郁言不會喜歡她的。

「離他遠點。」席瑾城懶得再跟她浪費口水下去,反正,他就是不喜歡看到施郁言和舒苒站在一起。

太扎眼了!

「席瑾城,你無權阻礙我交朋友吧?」舒苒不悅了。

「你交一世界的朋友我也不管你,就他不行1席瑾城霸道地輕哼,他固執有他的道理。

「你……」舒苒無語了,甩掉了他的手,轉身走出舞池,往外走去。

席瑾城單手抄在口袋,跟著她出去。

「我去洗手間,你跟著我幹嘛?」舒苒轉身看著他,皺眉。

「好巧,我也正要去洗手間,一起。」席瑾城勾唇一笑,痞氣十足。

舒苒找不到拒絕的理由,畢竟,她不能阻止他去洗手間吧?

撇了撇唇,繼續朝著洗手間方向走去。

這裡是家裡,洗手間沒有男女之分,男女共用一間。

看到門把上掛著「請稍等」的字,舒苒便靠在一旁的牆上,等著裡面的人出來。

席瑾城瞟了眼洗手間的門,在舒苒面前停下,轉過身,與她面對面而站。

就隔著一步兩步的距離,近得令人遐想。

舒苒看了他一眼,往旁邊挪開了一些。

席瑾城卻一手擋在她頭側的牆上,微彎著腰,將她半圈在了懷裡。

「你幹嘛?」秀眉緊蹙,防備的看著他:「這裡是別人家,裡面的人隨時會出來1舒苒指著洗手間的門,提醒他。

「那又怎樣?」席瑾城頭一偏,將臉更貼向她,邪邪的笑著反問。

「席瑾城,正經點1舒苒抬手抵住他的胸膛,沒推動他,手肘使不上力的呈六十度角,一個特別無奈又無力的角。

「我哪裡不正經了?我什麼?吻你了?碰你了?還是在這裡把你怎麼了?」席瑾城的鼻尖從她的鼻尖上輕輕擦過,說話時的熱氣伴隨著煙草和紅酒的味道,如數的在她的呼吸里暈染而開。

舒苒唇自己喝了一杯世界上最高度的酒,從鼻子開始醉,醉到四肢,連每一根抵在他胸前的手指都曲起,頭皮都在跟著酥麻。

她醉了。

沉醉在他製造的曖昧里。

纖長的睫毛輕顫了幾下,白皙的雙頰悄悄的爬上酒醉的紅暈,紅唇微啟,隱約能見雪白的貝齒。

「舒苒,你在勾引我1席瑾城抬手,輕輕捏著她的下巴,微微抬起。

藍眸微眯,閃過一道狡黠的光芒。

「我沒……」舒苒微怔,如散落在夜空的星辰般晶亮閃爍的黑眸里,映入了一張過分放大的臉龐時,她的話被他吞噬口中。

「那是我勾引你了,心動了嗎?」席瑾城貼著她的唇,說話間,雙唇若即若離,略顯沙啞的噪音,帶著蠱惑人心的邪魅。

舒苒恍然間覺得自己似乎點頭了,又似乎沒有。

心動了嗎?

對,心動了!就算他什麼都沒做,她也為他心動!

整顆心,都沉淪在那兩片柔軟的觸碰中……

席瑾城的吻溫柔繾綣,扣著她下巴的手緩緩滑落到她的腰上,將她帶入了懷中。

耳邊是洗手間的門開了,又合上的聲音,她知道該推開他,雙手卻使不上力……

讓人看到這麼活色生香的畫面,該是多麼丟人的事情?

可是為什麼那個人,似乎並沒有避諱的離開,反而在盯著他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