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398章 一時情不自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8章 一時情不自禁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同人競技

席瑾城看著斜對面站著的男人,突然勾唇一笑,按著舒苒的後腦勺,讓她的臉埋進了他的懷裡。

揩了下唇上的水澤與沾染上的唇膏,笑意猶深:「林先生不覺得,這種時候,迴避一下比較有禮貌?」

感覺到聽到他的話時,懷裡的人有掙扎的痕時,他環在她腰上的手掐了她一下,馬上安靜了下來。

舒苒閉了閉眼,剛才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失去理智的在這裡跟他做這麼丟人的事,還被人撞個正著!

「我以為,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再親熱,會比較禮貌。」林遠翔的視線從席瑾城懷裡的那個後腦勺往上移到席瑾城的臉上時,輕輕一笑,淡然自若地反諷回去。

只是垂在身側,緊握的拳頭,手背上凸起的青筋泄露了他此刻內心的真實情緒。

舒苒猛的一驚,席瑾城所說的「林先生」,竟然是林遠翔!?

「林先生說的有道理,一時情不自禁,讓林先生見笑了。」席瑾城也不惱,反而順應了他的話,點頭贊同道。

林遠翔的拳頭又緊了緊,一時情不自禁?他這是在炫耀呢?

舒苒用力推了下席瑾城,他這是要幹嘛呢?這話要是傳出去,她以後都不用出去見人了!

席瑾城總算沒有再強摟著她,鬆開了手,舒苒因用力過猛,往退了好幾步,險些摔倒。

林遠翔眼明手快的扶了她一把,舒苒忙站直,避開了他的手些許后,有些尷尬地向他道謝:「謝謝。」

「不客氣。」林遠翔看著她,她唇上的唇膏不復存在,卻紅得像瑰麗的珠寶,閃著耐人尋思的光澤。眸色猛的下沉,瞳孔緊縮了一圈,抿著唇:「打擾了,你們繼續1說完,越過她,大步的朝外走去。

舒苒沒回頭,只是攥了下拳頭。

也罷,上次她說的那麼絕情而果斷,現在又讓他親眼目睹了她和席瑾城親熱的畫面。以後,他應該可以徹底死心了,不用再這麼念念不忘的折磨他自己了。

「怎麼?被他看到,心裡難受了?看到他難受,心疼了?」席瑾城倚靠在牆上,點了根煙,眸色深深,令人不寒而慄。

「我去洗手間了。」舒苒瞟了他一眼,他總有辦法扭曲她心裡的想法,總有辦法誤解她的心思,總有辦法惹她憤怒卻不能向他撒氣。

席瑾城沒阻攔,只是站在那裡,一口接一口的抽著根,若有所思。

這女人命犯桃花,前有想要與他爭一高低的施郁言,後有她心心念念深愛的前男友,他是要斬斷她的情緣,將她綁在身邊,一輩子不允許她離開?還是放她一條生路,讓她去追逐屬於她自己的幸福?

……

舒苒和席瑾城沒待到宴會結束,便早早的提前回了家。

車上,兩人一路相對無語的沉默。

回到家,舒苒便一頭扎進了書房,開始細讀羅晉交給她的那份文件。

cea是一家歷史悠久,規模龐大,在行業內具有影響力的大企業。

cea為求與時俱進,壯大強大公司內部與對外發展。在原有公司基礎上優化組合,改組重建,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將公司重新註冊,總公司下設,施工項目管理部、監理項目管理部。

總公司經過了幾年的發展,擴大了技術隊伍,加強了技術骨幹,是一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有限公司。

一二年時,新的ceo上任,大刀闊斧的改革為企業發展注入了新鮮的活力,企業在行業內的卓然成就也獲得了眾多榮譽。

舒苒看著cea所榮獲的一項項榮譽獎項,心裡不無震撼。

倒不是因為那些名譽,而是想起席瑾城所說過的話:他要拿下這家公司!

這樣一家從表面上看起來,滴水不漏,無懈可擊而又強大的公司,他竟然想吞了?到底該說他是自信爆棚,還是該說他自負?

繼續看著羅晉對cea歷年來的分析報告,更是讓她覺得疑惑不解。

不管從盈利上來說,還是發展趨勢、以及團隊管理等等來說,cea都可以算是比較成功……不,是絕對成功的一家公司!

從賬務方面看,根本看不到任何紕漏,無跡可尋。

難道還是因為她道行太淺,看不到本質上的問題?

這比考cpa,難上好多啊!

席瑾城站在書房門口,便看到她蹙著眉頭,一手支著下巴,全神貫注的看著文件。

「我出去一下,晚點回來。」席瑾城沒進去,只是輕輕叩了下門,對她說道。

舒苒抬頭看了他一眼,顯然已經洗過澡,頭髮蓬鬆,衣服也換成了休閑的款。

藏藍色的編織麻花寬鬆毛衣,一條黑色的小腳褲,很顯年輕,很顯腿長。

默默的點頭,剛從宴會回來,又要出去……

他可真忙!

席瑾城抿了抿唇,瞟了眼那個文件,略加思索后,才緩緩開口:「那個不急,先準備考試的事。」

「我知道了。」舒苒隨著他的視線,看了眼面前的文件,淡然地應了聲。

「早點睡。」席瑾城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舒苒看著落了空的門口,被打擾的不只是看書的注意力,還有心。

早點睡?

他那一句「晚點回來」,會有多晚?連她睡了,他都還回不來?

他要去哪?他的朋友不都應該在祖家嗎?難道是他們也跟著提前結束了?

答案是無解。

……

李醫生開門,看著席瑾城,沒好氣的「哼」了聲,連招呼都不打就轉身回了屋。

席瑾城無奈地關了門,跟在他身後進屋。

「瑾城來了?快進來坐1李醫生的妻子看到席瑾城時,熱絡的跟他打著招呼。

「李嬸,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來打擾。」席瑾城將手裡的一提水果放到茶几上,笑容淺淺的道歉。

「說哪裡的話呢?哪裡來的打擾不打擾的?什麼時候來都行,不打擾1李嬸笑著搖頭,示意他坐沙發上。

李醫生從內屋拿出了醫療箱,斜睨了席瑾城一眼,冷嘲熱諷:「不是說不來嗎?這麼點過敏算什麼呀?跟小命差一大截呢1

席瑾城挑了下眉,抿著唇笑而不語。

李嬸用力拍了下丈夫的背,不悅地斥了聲:「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