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第1221章 一枚炸彈在皇城炸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21章 一枚炸彈在皇城炸開

小說:命里缺你:總裁的第25根肋骨| 作者:陌。| 類別:

「想什麼呢?誰給你灌輸這麼奇怪的思想?沒你能有女兒嗎?女兒是女兒,你是你,怎麼混為一談?」

席瑾城啞然失笑,對她這樣荒唐的想法也算是無語了。

「雖然有可能只是安慰的假話,不過聽著確實舒心多了1舒苒一口面一口湯,吃得暢爽。

「天地良心。」席瑾城捂著胸口,受到了重創。

舒苒「呵呵」了兩聲,舀起一口湯,送到他嘴邊:「來,看你這麼乖的份上,賞你一口湯1

「……」席瑾城瞪著她,沒張嘴。

「不要?那算了,拉倒……」

她剛要收回自己喝,就被他抓住手,勺子里的湯被他喝了。

她斜眼睨著他,一臉嫌棄的彷彿在說:「矯情什麼呢?」

席瑾城挑眉,在她毫無防備之下,伸手勾過她的脖子,大掌扣住她的後腦勺,唇吻住了她的。

「唔……」舒苒剛想提醒他手裡還端著碗,萬一打翻了會撒在床上。

話還沒說,嘴裡已被他的舌尖渡進了湯,他剛才喝下的湯如數的都灌給了她。

舒苒沒有選擇的餘地,被迫的咽下,他才放了她。

「好喝么?」席瑾城眉眼含笑的看著她,她的雙頰染了一層胭脂,粉粉的泛著紅暈,一雙桃花眼含羞帶怒的,越發的『迷』人而勾魂。

「席瑾城,你惡不噁心?」舒苒用力擦著嘴,氣呼呼的撅著嘴。

「噁心嗎?」席瑾城撫著下巴作沉思狀,似乎是真的在思考她問的問題。

「廢話!能不噁心嗎?」舒苒「哼」了聲,大口大口的喝著湯,洗嘴巴。

席瑾城看著她那嫌惡的樣子,不由地嘴角直抽搐,眯了眯眼睛,泛起一絲危險的氣息。

舒苒低著頭喝湯都能感應到那兩道寒光森森的朝她身上『射』過來。

機靈靈的打了個哆嗦,抬頭看過去,眨了眨眼,無辜的看著他。

「你嫌我臟?」他哼哼了聲,半眯著雙眼,透著威脅。

「哪有?怎麼可能?」舒苒忙打著哈哈,『露』出討好的笑容。

席瑾城傲嬌的抿唇,起身一邊脫衣服,一邊往浴室走去。

舒苒對著他的背影吐舌頭,扮鬼臉,席瑾城突然回過頭,她嚇了一跳,忙低頭假裝鎮定的喝湯,吃面。

席瑾城指了指她,卻才能都沒說的繼續去浴室。

舒苒鬆了口氣,捧著碗,連最後一點湯也喝得精光。

「太美味了1舒苒「嘖嘖」了兩聲,對他的廚藝讚不絕口。

………………………………

第二天,全皇城被傳開了一個新聞:天慕集團總裁席瑾城的太太,曾經是流金歲月的台柱。

這個新聞就像是一枚炸彈在皇城炸開,驚起了巨大的反響。

席瑾城將劉燦送來的報紙攤到舒苒面前,雙手交握的看著舒苒的反應。

舒苒看著加粗加黑加大的頭條標題,只是微不可察的皺了下眉,反應淡淡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沒有什麼問題想問我嗎?」席瑾城對於她這樣冷淡的反應,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外。

舒苒聳了聳肩,搖頭:「你這麼做,肯定有你的理由。」

而且,也一定會是站在她的立場上,左思右想后才決定這麼做的。

對於一個根本不會傷害她的人,她又何須防備他這麼做的目的?

「這是陳青山手裡唯一的把柄,他這段時間故意假放這些信息到報社,因為他知道報社沒有我的允許,不敢把這些消息放出去的。

他的目的只是想要以此來要挾我,威脅我。

今天這條新聞出來,確實是經過我允許的,是我允許他們播報出來的。

不過,這件事情,絕不會是負面的影響,你願意相信我嗎?」

席瑾城主動的開始為這段新聞而解釋,昨晚想要告訴她的事情,一直擱到今天。

「相信1舒苒毫不猶豫的點頭,笑了下,並不在乎地說道:「不相信你,我還要相信誰嗎?只不過,這樣傳開,真的對你沒有什麼影響嗎?

你就不怕以後成為皇城的一個笑柄嗎?」

「笑柄?別人羨慕我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會笑話我?」席瑾城嗤笑了聲,胸有成竹的搖頭。

「不告訴我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嗎?還是打算也像今天這樣,給我驚喜?」

舒苒心想,這樣公開了也好,怎麼都好過現在這樣惴惴不安的深怕自己的過去被人發現。

被席瑾城以他的方式公開,肯定不會出任何差錯,最後顯而易見會是對她最有利的。

「怎麼會,就是想要好好的告訴你,不被人打擾,才又帶你回這裡。」席瑾城搖頭,她的坦然和平靜,讓他鬆了口氣。

懸著的一顆心,也終於落回了原地。

………………………………

「先生,這個人,我擋不住,他……」

陳青山正在看報紙,在看到來勢洶洶的林遠翔時,不由地怔了下。

很快目光在對上林遠翔手裡握著的一卷報紙時,恍然大悟的對管家擺了擺手,讓他出去。

管家點了點頭,看了眼林遠翔后,這才退出了客廳。

「你什麼意思?這就是你報謂的合作方式?」林遠翔自然也看到了陳青山放到客廳里的報紙,將手裡帶來的報紙用力砸在陳青山面前,怒聲責問。

「林先生這麼生氣是為什麼?」陳青山自己一顆心都還沒為席瑾城突然來這麼一招平靜下來,他還沒來得及分析席瑾城的用意,就被林遠翔給打上門了。

「你為什麼要公開這樣的新聞?舒苒以前的職業也是你用來威脅席瑾城的?陳書記,難道,你也就只有這麼點本事?」

林遠翔指著報紙上的字,冷笑著,眼中毫不掩飾對他的鄙視之情。

陳青山的臉『色』一僵,眉頭皺了起來,目光微怒的看著林遠翔:「林先生,我知道你和舒苒以前的關係,也知道你對她的感情。

我怎麼做,有我自己的用處,還不需要什麼事都跟你彙報吧?

再說,你可別忘記了,你現在仰仗的人是我!要不要讓你林業活下去,說句難聽的,你還得看我的臉『色』1

閱讀,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