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14 小心把那麼好的媳婦兒給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114 小心把那麼好的媳婦兒給作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顧浩雲狀作認真考慮一下,才說:「也許1

「靠,什麼叫也許?」

林優直接給他翻一個白眼。

顧浩雲捏了捏眉心,然後,勾唇淺淺一笑:「順其自然1

未料到他竟會這麼回答,林優簡直是恨鐵不成鋼,「顧浩雲,你要再這麼順其自然下去,小心把那麼好的媳婦兒給作沒了1

「安啦,優優表姐,我的事你就別操心了。走吧,中午請你吃飯。」

顧浩雲搭著她的肩膀,故作輕鬆笑道。

林優今年26歲,不僅是他高薪從國外挖角到的專業人才,更是他母親堂姐的女兒,與他關係自當不一般。

「哎,算了,要不是你媽著急,我才不管你呢。」

「你倒是提醒我了,不許在我媽面前亂說我和輕輕的事,明白嗎?」

「切,我才沒那麼閑呢。」

林優撇撇嘴,還是無法認同顧浩雲對待感情如此優柔寡斷的態度。

其實,她哪會明白,顧浩雲糾結的小心思?

正是因為在乎,所以,他才舉棋不定,正是因為清楚知道沈輕輕對自己沒有男女之情,所以,他才不敢輕易表白,畢竟如果捅破那一層紙,興許他連在她身邊默默守護的機會都沒有了

由於明天就要去比賽的緣故,沈輕輕今晚華麗麗失眠了。

翻來覆去睡不著,她索性起想去廚房找水喝,卻意外發現書房的門是虛掩的,燈還亮著。

瞄了一眼旁邊的歐式落地鍾,凌晨兩點,顧祁森怎麼還不睡?

又加班了吧?

想起這段時間他為找自己耽誤那麼多工作,沈輕輕心一軟,乾脆給他煮了一杯安神茶。

端著茶杯輕步走到書房門口,她正想抬手敲門,誰知,耳尖聽到男人在講dinhu,她下意識屏住呼吸。

「延誤了四個多小時?現在才準備上機?好,那你小心點明天下午?應該有時間好,去接你」

他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在這個寂靜的夜裡,益發地溫柔。

沈輕輕抿了抿唇,明亮的眼神因這通dinhu瞬時黯淡許多。

她獃獃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終究沒有去敲響書房的門,而是轉身,悄然離開。

翌日,顧祁森醒來時,沈輕輕已不在家裡。

飯桌上擺滿各類可口的早餐,全是她精心烹制的。

食物旁邊還貼著一張便簽紙,寫上「謝謝你」幾個字。

「小丫頭,算你還有點良心。」

顧祁森將字條收好,性gn的薄唇微勾,揚起一抹愉悅的弧度。

他心滿意足吃著她為自己準備的早餐,卻一點都沒有意識到,這正是沈輕輕想與他徹底劃清界線的開始

轉了兩趟地鐵,沈輕輕抵達此次比賽的場館,s市大禮堂。

時間尚早,她在附近的公園溜達一圈散散心,誰知,竟會冤家路窄遇到了白天天。

原本不想理會對方,然,白天天偏偏喜歡找存在感,又是踩著高跟鞋上前,趾高氣揚對她說:「沈輕輕,還記得我們打過的賭嗎?當不了冠軍,你就給我滾出1

沈輕輕冷笑一聲,涼涼開口回應:「你還是想好該怎麼當著眾人的面,承認你和雷總監盜用我&p;p;p;p;p;p;p;b方案的卑鄙行徑吧。」

盜用方案這事一直是白天天的恥辱,聽沈輕輕這麼一諷刺,她下意識捏緊手心,咬咬牙瞪她:「哼,這是不可能的!你還真以為你能得冠軍啊?」

「那可說不定喔1

沈輕輕依舊笑得眉眼彎彎,「這年頭,凡事皆有可能的1

「呵呵」

白天天也跟著冷笑,「敢情你是胸有成竹了?該不會提前睡了總評委吧?」

她以為沈輕輕會生氣,但對方的反應卻出乎她意料之外

「總評委?嗯聽說這次的總評委是顧氏集團總裁顧祁森耶,s市哪個女孩不想睡顧男神?如果睡了他能給我個冠軍,我倒是很樂意啊,不過我沒有門路,要不你給我搭個線唄?」

一聽到顧祁森的名字,白天天不淡定了,猛地拽住沈輕輕的手腕,語氣急切:「你你是說這次總評委是顧男神?」

「喂,放手1

沈輕輕皺皺眉,用力甩開她,「沒看昨天下午主辦方給參賽者發的簡訊嗎?」

其實,她看到那條簡訊也嚇一跳,特地找顧祁森確認了,結果那男人居然厚顏無恥提出要求,說如果她答應給他煮一個月午餐,他就把冠軍給她

切,討厭的男人,她才不要潛規則呢,而且,女朋友都要回來了,還讓她煮午餐?沒門!

想起那通dinhu,沈輕輕心尖至今隱隱泛著疼。

白天天拿出shuj確認,發現她的確漏掉了如此重要的簡訊。

未料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神會來當總評委,小心臟瞬時撲通撲通直跳起來。

上一次她表現得那麼精彩,男神應該有印象吧?

若今天她能進前三名,指不定還有機會進顧氏集團

遙不可及的顧氏,遙不可及的男神啊,那可比、比她之前喜歡的顧浩雲厲害多了

見白天天盯著shuj發獃,也不知在想些什麼,沈輕輕暗暗嘆氣,乾脆越過她,直接往前走。

只不過,走出兩米之外,就聽白天天氣急敗壞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沈輕輕,你給我站住1

不理,她繼續朝前走,誰知,對方竟直接開罵:「你以為顧男神會看得上你嗎?做夢吧,你就算脫光光站在他面前,他連看你都覺得礙眼」

「」

沈輕輕氣得肺都炸了,雙手緊緊攥拳,任由那修長的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去。

生怕自己會忍不住回頭狠狠甩白天天一巴掌,她深吸一口氣,不由得邁開長腿,加快了腳步。

儘管拚命地安慰自己,不要去在意白天天所說的那些話,可到底,心裡的痛處還是被她精準戳中了。

疼,心無止境地漫著疼

是啊,顧祁森是看不上她,無論她怎麼做,他都不會給她任何一絲機會,因為,他有心愛的女人,而那個女人,今天要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