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40 認識15周年的青梅竹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140 認識15周年的青梅竹馬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可是」

沈輕輕還想再說些什麼,這時,舞台那邊突然響起一陣熱烈的歡呼聲。

她循聲望去,只見金屬感強烈的方形舞台上,此時站著一個超級帥氣的男人,而那人,自小跟她一起長大,她無比熟悉。

他不是很討厭唱歌的嗎?

站上去幹嘛?

沈輕輕眨了眨靈動的眸子,猛地轉過頭,將眸光探向林優。

林優接收到她的疑問,卻沒有幫她解惑,而是聳聳肩笑道:「我也不知道喔。咱們繼續往下看,dn不就揭曉了嗎?」

「那好吧。」

沈輕輕只能咬著唇,重新望向舞台。

「女士們先生們,今天對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因為今天是我與除了我媽媽之外最在乎的女孩,認識15zhunin的紀念日。」

男人真摯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遍整個酒吧的上空,霎時引得大家七嘴八舌討論起來。

15zhunin哇!

有個認識15zhunin的小青梅,那是什麼樣的概念?

吼,甭管什麼概念,反正無論如何,那樣的感情都羨煞旁人咯

「我九歲的時候,認識七歲的她,我們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但,由於我做了一件對不起她的事,她不理我了,我不知道該如何求得她的原諒,所以只好站在這兒,為她唱首歌,希望她能夠看在我這個五音不全的音樂白痴不怕丟人現眼的份上,原諒我1

顧浩雲的話音剛落,帶來一室的靜謐,大家像是約好了一般,彼此保持著默契安靜三秒鐘,然後,又響起震耳欲聾的掌聲。

伴隨著掌聲的,還有旋律優美的鋼琴曲,當然,彈鋼琴的人,正是顧浩雲。

他專心彈著前奏,就在大家期待他那所謂的五音不全有何等殺傷力時,他浩瀚如海的黑眸卻是格外專註地望著某個地方,然後對麥克風說:「我預料到會有這一天,所以偷偷背著她,苦練了一年鋼琴輕輕,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騙你的,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跟你說無論我有什麼樣的身份背景,我永遠都是那個陪你一起長大的蘇佑辰」

講到這,顧浩雲一陣哽咽,突然有些說不下去,於是,他索性將目光移回鋼琴譜上,修長的手指,繼續敲著黑白鍵。

不一會兒,動聽的歌聲優雅響起

「nprr,nsnsn,rn」

他用標準的英文,唱著一首歌廣為流傳的經典情歌此情可待。

那是沈輕輕最愛的英文歌,有事沒事她都會哼一哼,因此,這個時候,她也不由自主跟著唱了,只是唱著唱著,眼眶就有淚水氤氳,漸漸漫了出來。

記得有一次,佑辰突然慫恿她去當歌手,說她長那麼漂亮歌又唱得好,一出道絕對能成為紅遍大江南北的天後,但她志不在此,所以沒在意。後來,她對他說,自己雖然熱愛唱歌,但比起唱歌,她更愛的是廣告

或許從那時候起,他就記心裡了吧,才會力排眾議將她弄進了

佑辰,是如此地用心良苦,而她,卻不分青紅皂白怪罪他

沈輕輕越想越覺得對不起蘇佑辰,眼淚在這一刻也忍不住啪嗒啪嗒掉下來。

在一旁的林優注意到她情緒的轉變,急忙拿紙巾遞給她,「感動得哭了吧?其實我挺羨慕你們的。這年頭,有個知心的青梅竹馬不容易哇,好幸福的呢。」

「嗯,我明白。」

沈輕輕重重點頭,接過紙巾擦擦淚,抽抽噎噎說,「我會好好珍惜的,優姐。」

「那你原諒他了嗎?」

雖說明知道dn,但林優還是問了。

「嗯,原諒了1

沈輕輕繼續點頭,擦了擦哭得通紅的鼻子,像是想通那般,繼續開口,「就像他說的,不管他是顧浩雲,還是蘇佑辰,那不都是他自己么?我認識的是他本人,又不是他的名字和身份。」

「呵」

林優輕笑一聲,抬手拍拍她的肩膀,眼神中儘是濃濃的讚許,「輕輕啊,你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哪個男人娶了你,肯定是燒了幾輩子的好香,也不知」

她正想說「也不知佑辰有沒這個福氣」,就被沈輕輕脆亮的聲音打斷,「佑辰,我原諒你了,快點下來1

「喲吼吼」

「哇」

「好感動喲」

原本大家還沉浸在優美的旋律中,突然,故事的女主出現,人美聲甜,跟舞台上那位帥哥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如何不讓人激動呢?

見大家齊刷刷往自己望過來,沈輕輕這才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尷尬得直接用手把臉捂住,趕忙窩回自己的座位去。

林優見狀,不自覺莞爾。

而顧浩雲呢?

聽沈輕輕說原諒自己,他稍稍愣住,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不好意思,剛剛打擾大家了,謝謝大家支持1

拋下這句話,他琴也不彈了,歌也不上了,急急忙忙起身走下舞台。

畢竟是音樂酒吧,很快就有別的表演銜接,所以顧浩雲的匆匆離開,並未對觀眾造成什麼影響。

「你們聊,我去趟洗手間。」

不想當電燈泡,林優飛速拎包閃人。

她剛走,顧浩雲就來了。

坐在沈輕輕對面,他內心依舊有些忐忑:「輕輕,你真不生我氣了?」

「看在你表現不錯的份上,這次就算了吧。」

沈輕輕喝著白開水,大方原諒他。

知道她這話出於真心,顧浩雲緊蹙的眉頭終於舒展開,又恢復以往在她面前那爽朗的模樣。

fw生給顧浩雲送來一杯雞尾酒,他淺抿一口后,幽幽喚她一句:「輕輕」

「嗯?」

「你跟顧氏集團,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