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80 今晚想不想去看電影,嗯?
小說:| 作者:| 類別:

180 今晚想不想去看電影,嗯?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不去了1

顧祁森沉思一下,幽聲回答。

他的dn在沈輕輕的預料之中,然而,她並不死心,忍不住繼續勸他,「爺爺他會傷心的1

「他?」

提起爺爺所做之事,顧祁森心中仍是惱怒,「他是鐵石心腸,誰都傷不了1

「可是」

「沒什麼可是1

「好吧,反正那是你爺爺,隨便你1

見自己始終說不通他,沈輕輕不禁有些賭氣扁扁嘴,「他年紀那麼大,你別到時候後悔就行1

可顧祁森卻不將她的話當一回事,涼涼開口回應:「這你儘管放心,那老頭活多20年沒問題。」

「爺爺是真心疼你的,顧祁森。」

沈輕輕覺得自己真是夠了,哪怕到這一刻,她還是沒辦法放棄,依然想說服他。

興許是看出這小丫頭執拗的性格,顧祁森搖搖頭,接著抬手摸摸她的小臉,這才告訴她:「今晚的壽宴,來給他祝壽的人很多,老爺子是沒空理我們的,所以,有去沒去差別不大,中午那餐對他而言才最重要。」

「啊?」

未料到竟是這樣,沈輕輕瞬間鬱悶了,「哎,我們好罪過1

顧祁森聞言,好看的嘴角輕輕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怎麼會罪過?你不是還好心救了人,嗯?」

「對喔1

沈輕輕晦暗的眸子倏地一亮,因他這句話,心底的鬱悶頃刻間消散不少。

如果不是他們提前離開顧家大宅,興許宋淺影就遇不上好心人,這樣的話,極有可能一屍兩命,所以,也算冥冥中自有天意吧。

爺爺如果知道他們在他生日這天救了兩條命,肯定也會很高興的

顧祁森將她的表情看在眼底,眸光不自覺變得溫柔:「今晚想不想去看dinyng,嗯?」

「啊?」

沈輕輕以為自己幻聽,訝異瞪大眼,「你要陪我去看dinyng?」

興許是太過激動,她連說話的聲音都是顫著的。

顧祁森抿唇微微一笑:「等宋淺影平安生下孩子,咱們就去玩1

「真的?」

沈輕輕仍是不敢相信,卷翹的睫毛連續眨了好幾下,那呆萌的小模樣,可愛得讓男人心頭微微一動,忍不住雙手捧著她的小臉用力揉了揉,笑意在眼角眉梢間漾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在焦急不安的等待中,宋淺影終於生下一個非常漂亮的男孩兒,取名叫小小霍。

臨近黃昏,霍家的人也從市風塵僕僕趕來了。

親眼目睹他們一家人久別重逢、喜極而泣的場景,沈輕輕不自覺紅了眼眶,以至於在與顧祁森離開醫院的路上,她依舊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紅色的帕加尼靈活遊走在長長的車流中,夕陽的餘暉灑落在大馬路上,莫名給沈輕輕一種落寞的感覺。

她右手托著腮幫子看車窗外風景,安靜的側顏,美得宛如一幅價值連城的畫。

等紅綠燈的時候,顧祁森的視線恰好瞥過來,見她一語不發,像是有什麼心事似的,他眸光閃了閃,索性直接問:「在想什麼?」

「啊?」

思緒被打斷,沈輕輕嚇一跳,轉過頭一臉迷茫問他:「你剛剛說什麼?」

「你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顧祁森再次好奇問。

他不是一個八卦之人,但莫名地,對於她的事情,他總會情不自禁想要了解更多,就比如那本日記

腦海中迅速浮現日記本上那一句句情深意切的表白,這一刻,顧祁森突然發現,她所寫的每一個字,他竟記得清清楚楚。

一百多頁的剪報、zhopin,的心情,只除了某幾頁空白,不知是忘了寫上去,還是,對他無話可說

「其實也沒想什麼,就是在感慨人生無常罷了1

沈輕輕咬了咬唇,輕聲嘆了口氣。

顧祁森擰擰眉,「嗯?你才多大年紀,就有如此深刻的體會?」

「年紀小不代表經歷少啊1

沈輕輕一本正經回答。

回想起她這22年的人生,呵,簡直可以用三個字來形容,那就是

不、太、平!

是的,自出生以來,她就沒過過一天平順的日子,可這一些,她,沒辦法在顧祁森面前傾訴出來。

于是之后哪怕顧祁森順著她的話問下去,她亦是敷衍幾句,便岔開話題了。

半個小時后,顧祁森將車子開回公寓。

剛進電梯,沈輕輕就問他,語氣有著掩飾不住的失落:「為什麼回來?不是要去看dinyng嗎?」

「洗澡再去1

顧祁森淡淡開口。

他是個有潔癖的人,中午跟顧浩雲打架弄得髒兮兮,怎麼可能不洗澡就跟沈輕輕約會?這絕對不是他的作風!

聽完他的解釋,沈輕輕撲哧一笑:「真拿你沒辦法,你這麼有潔癖的人,要是生活在戰爭時代,可怎麼辦呢?」

顧祁森斜睨她一眼,「此一時彼一時,我當國際刑警那會,也試過兩天沒洗澡。」

「那你肯定很難受吧?」

沈輕輕接著問。

顧祁森眸底微微一黯:「還好,任務更重要1

講到這,他不經意想起某些往事,俊臉陡然冷了幾分。

沈輕輕敏感捕捉到他神色的變化,心尖稍稍一顫,索性噤聲,不再開口。

出了電梯進屋,顧祁森回房洗澡,沈輕輕突然想起顧浩雲的傷,於是拿起shuj,給他撥過去。

dinhu響了許久都沒有人接,正當她想放棄時,卻接通了。

「喂,輕輕?」

「阿阿姨」

接dinhu的不是顧浩雲,而是蘇。

不知為何,沈輕輕太陽穴突突跳了跳,隱隱掠過一抹不好的預感。

手抖了抖,她抓緊shuj,咽了咽口水,艱難問出聲:「阿姨,佑辰呢?傷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