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85 以後的每一年你都不準缺席
小說:| 作者:| 類別:

185 以後的每一年你都不準缺席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當女孩用蘊著水光的眸子直勾勾盯著他,問出這一句約莫是鼓足勇氣才說出口的話時,顧祁森足足愣了幾秒鐘。

有沒有喜歡過誰?

怎麼可能沒有?

更甚至,現在還依然喜歡著

可此時此刻,觸及她那水盈盈的目光,顧祁森卻沒有辦法點頭,也不忍去傷她的心

最後,也不知出於什麼心理,他竟說了一聲「沒有」,將自己的感情否認。

「真的沒有嗎?」

沈輕輕不死心,又問一句。

顧祁森硬著頭皮回答:「嗯1

他說完,潛意識裡想逃避,於是,抬手摸摸她的頭,直接岔開話題,「好了,很晚了,早點休息吧。」

話落,轉身,雙手悠閑地插在褲兜里,大步流星走向自己的房間。

沈輕輕站在原地,呆愣地望著他挺拔的背影,澄澈的杏眸,悄悄泛上几絲黯然。

他說沒有,沒有喜歡過誰,這是不是代表,四年前的自己,在他心裡僅僅是他生命中一個轉身即忘的過客?

其實dn早在當初就已經公布了,只是她太天真,才會一直沉浸在自己為自己編織的情里,不肯走出來

沈輕輕,別傻,你的人生除了顧祁森之外,還有許多許多重要的人,外婆、堂姐、袁老師一家,他們一個個都對你寄予厚望,你應該振作起來,好好為那些在乎你的人努力努力再努力

眼眶的濕意漸漸氤氳,眼見就要化作淚水掉落下來,她用力眨了眨有些酸疼的眼睛,深吸一口氣,留學吧,就這麼定了!

這壹夜,沈輕輕華麗麗失眠了,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過來。

顧祁森已不在家裡,不過,他體貼地給她點了外賣,還留了字條,囑咐她好好吃飯。

看著便簽紙上他龍飛鳳舞的鋼筆字,沈輕輕抿了抿唇,思緒不自覺飄回四年前

那時,兩人死裡逃生,她為救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他,主動去引開那些shshu,顧祁森當然說什麼都不同意,無奈卻阻止不了她,最後,只能跟她約定,若這次能順利撿回一條命,6月1日兒童節在遊樂場門口見。

許是性慾n吧,她與他都躲過了那一劫,可那一天,她在遊樂場翹首以盼,卻等來他的手下捎給自己一張支票和一封他的親筆信。

她記得很清楚,那個人是這麼對自己說的,「沈xioji,我們顧少是天之驕子,以你的身份地位,怎麼可能配得上他?你還是乖乖收下這張支票,好好給你外婆交手術費吧,千萬別來糾纏我家主子了。還有,這是他寫給你的信,你好自為之1

那人說完頭也不回離開,只留下目瞪口呆、深受打擊的她。

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也不敢相信那個拼著命保護自己的男人,會如此言而無信,所以,沈輕輕當即就顫抖著雙手拆開密封的信函,裡邊簡簡單單,只寫了一行字:「從此天涯是路人1署名,顧祁森!

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原來這位如同天神一般俊美的男人,他叫顧祁森,是近幾天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顧氏集團新任總裁顧祁森!

她與他的距離,豈止隔了一個天涯

小手,緊緊攥著那張沉甸甸的支票,沈輕輕差一點點,差一點點就想把它撕了,可終究,屈服於外婆的生命,她唯有將自尊賭上,收下了它

信,早已被她銷毀,可那蒼勁有力的筆跡,卻深深鐫刻在她腦海中,如果說沈輕輕原本還對那封信的真偽有所懷疑的話,這一刻,她徹底選擇了相信!

心不在焉填飽肚子,將家裡收拾乾淨后,沈輕輕拿起shuj,給外婆打了個dinhu。

跟外婆說好去養老院,她拎著包包,很快就出門了。

抵達養老院時,恰好顧長謙也在那兒。

見他陪著外婆坐在花園裡聊天,兩人有說有笑的,看起來十分和諧。

沈輕輕安靜地站在不遠處,突然不想前去打擾他們,只不過她還是忍不住,拍了張照。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聽到外婆念叨著自己的名字,沈輕輕這才扯出一抹甜甜的笑,邁開長腿迎上去。

「外婆,爺爺」

禮貌地跟他們打完招呼,沈輕輕乖巧地扶著自家外婆,隨後一臉歉意對顧長謙說「對不起爺爺,昨天的事,真的很抱歉。」

「都過去了,提來幹嘛?」

顧長謙擺擺手,接著摸了摸灰白的鬍子,由衷說道,「不過,你給爺爺煲的養生湯,滿滿的心意,爺爺收到了,謝謝你了,丫頭。」

以他的身份地位,哪怕再貴重的禮物,其實也就那麼一回事,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丫頭竟會那麼有心,特地給他煲了湯,毫無懸念,這絕對是他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了。

思及此,顧長謙心底對沈輕輕的喜愛,有更上一層。

被爺爺這麼一誇獎,沈輕輕摸摸頭,謙虛笑了笑:「我是隨便煲的,也不知合不合您口味呢。」

「哈哈,當然合口味了,只要是你做的,我老頭子都喜歡1

「爺爺」

「好啦乖丫頭,不過,以後的每一年你都不準缺席,不然,爺爺可真要生氣了喔。」

「嗯,好的爺爺1

知道爺爺這是在委婉地支持自己與顧祁森的婚姻長長久久,沈輕輕心頭一熱,不想拂了他老人家的好意,她只能重重點了點頭。

對比起沈輕輕沉重的心情,顧祁森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呆在公司一整天,他幾乎無時無刻不被沈輕輕要去留學這事困擾著。

心裡一千萬個不希望她去,然而,他亦明白,做人不能太自私,她有她的理想和追求,他又憑什麼阻止?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煩躁地抽著煙,深邃的杏眸微眯,瀲愁緒無邊。

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秦瑄推門匆匆進來,他這才將煙掐滅扔進煙灰缸,重新坐回大班椅。「bss,少夫人要去深造的那所大學資料查到了,那是義大利數一數二的名校,能入讀非常難得,不過」

秦瑄講到這,突然頓了一下,才繼續說,「東方是最大的股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