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86 三嫂三嫂,把我三哥接回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186 三嫂三嫂,把我三哥接回家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顧祁森很晚才從公司離開,他並沒有回家,而是驅車去了會所。

每當有煩心事時,他便習慣去那兒找自家幾個兄弟喝喝酒、練練拳腳,不過這一次,專屬的包廂里除了崔拓、蔣京修、宮天祺三人之外,竟然還有一個典雅高貴的女人,蔣昀兒。

蔣昀兒原本在與崔拓他們說說笑笑,餘光瞥到顧祁森推門進來,晶亮的星眸迅速眯起,掠過一縷盈盈笑意。

她隨即起身,風姿綽約迎上去,聲音散發著小女人特有的溫柔與嬌媚:「森哥,你來啦。」

「嗯,好久不見1

顧祁森朝她頷首,英俊非凡的臉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緒,對待蔣昀兒的態度,就彷彿只是點頭之交那麼疏離。

蔣昀兒似乎也不介意他的冷漠,畢竟熟知顧祁森的人都知道,這麼多年來,他的溫柔只給過顧冉冉一個人,至於那個傳聞中的林希雅,反正大家也都只是道聽途說,沒誰真正見過,所以可以忽略不計

想到這,她臉上笑意未減,語氣突然多了幾分嬌嗔的味道:「是啊,你每天那麼忙,連我都到顧氏入職了,也未能見上你一面呢。」

「工作還習慣嗎?」

顧祁森岔開她的話題,隨口問道。

雖說他私底下與蔣昀兒極少有交流,但對方再怎麼說也是蔣京修的堂妹,是冉冉的閨蜜,他斷不可能不搭理她。

見顧祁森問起自己的工作,蔣昀兒笑得十分燦爛:「挺好的,顧氏不愧是最好的企業,森哥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做的。」

「嗯,加油1

顧祁森微微一笑,接著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蔣昀兒眼尖發現他隔壁還有一個空位置,於是也跟著走過去。

不想讓人認為她是刻意接近顧祁森,她老早就找好了借口,因此,一落座后,便從包包里拿出自帶的平板電腦,虛心地跟他討教關於&p;p;p;p;b品牌在大中華地區接下來的落地hudng。

顧祁森本來就是個工作狂,更是個惜才的老闆,兩人很快便旁若無人聊起了公事。

「大哥二哥,他們倆太無聊了,咱們到吧台喝酒去。」

宮天祺可受不了休閑時光還談工作,當場便拽著崔拓和蔣京修走了。

不一會,沙發的區域就只剩下顧祁森與蔣韻兒兩個人。

顧祁森一臉專註,幫她在平板電腦上圈圈點點,蔣昀兒則時不時點點頭,眼神卻偷偷瞥向他那張傾城的容顏,眸子里儘是毫不掩飾的痴迷,只可惜,顧祁森壓根沒有發現。

「總體來說不錯,看來你這個創意總監倒是上手很快。」

顧祁森將平板還給她,頗為讚許地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在他看來,蔣昀兒完全就是一名表現突出的員工,甚至乎,連性別也被他忽略了。「呵呵,謝謝老闆誇獎1

難得有機會與他如此接近,又刷了不錯的存在感,蔣昀兒心底簡直樂翻天,頓時笑得眉眼彎彎。

顧祁森淡淡說了聲「不客氣」,見兄弟們都跑前邊吧台喝酒了,他擰擰眉,正準備起身去找他們,這時,面前多了一隻漂亮的手,手裡,握著一杯鮮紅的美酒。

顧祁森微微愣了一下,就聽蔣昀兒巧笑盈兮道:「森哥,我能不能敬你一杯呢?就當是謝謝你今晚的指教。」

「不客氣的1

顧祁森一邊說一邊接過她遞來的酒杯,優雅地與她碰了碰杯后,一飲而荊

其實,他們的行為舉止並不親密,但落在宮天祺眼裡,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黑眸倏地一眯,劃過一抹訝異。

這昀兒究竟啥時候喜歡上他家三哥的?

為何他之前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發現?

不對不對,那兩人平時很少接觸,他沒發現也是正常。

可三哥已經結婚,韻兒居然還喜歡他,貌似有點不合適吧?

想到這兒,宮天祺擰起了眉頭。

興許是對沈輕輕太有好感了,以至於他莫名其妙成為森輕的p粉,所以,哪怕蔣昀兒與自己從小一塊長大,在他心底始終認為,天底下只有沈輕輕跟他三哥最般配

他摸摸精緻的下巴,心中忍不住八卦起來:哎呀,結婚這麼久了,面對著沈輕輕那樣嬌滴滴的美人兒,三哥到底了沒?

不行,他等想個辦法增進一下他們的感情,只有感情升溫了,啪啪啪什麼的才會接踵而來,

若不然再這麼下去,他宮小爺的身家可就輸光光咯

宮天祺靈活的腦袋瓜轉了轉,瞬時靈光一閃,咦,有了!

他打了個響指,笑眯眯拿起shuj離開吧台,找了個最曖昧的角度,將顧祁森與蔣昀兒「親密」的模樣一一拍下,再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

看著屏幕中惹人遐想的畫面,宮天祺得意地笑了幾聲,隨後打開shuj里的美圖runjin,編輯、調光,把特效處理滿意了,才在通訊錄里找到沈輕輕的shuj號碼,發彩信出去,順便附上一句話:「三嫂三嫂,快來會所把我三哥接回家跪榴槤1

信息剛發送成功,就見顧祁森已大步流星朝這走來,宮天祺心虛,趕忙將shuj揣回兜里,假裝若無其事招呼他,「三哥,快過來,就等你啦1

「嗯,來了1

顧祁森沉聲應道,自始自終,可憐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就這麼被他家不靠譜的弟弟給賣了,而且還賣得如此冤枉

宮天祺發簡訊給沈輕輕時,沈輕輕恰好在浴室里泡澡。

大約半個鐘過後,她裹著浴巾,一邊擦頭髮一邊從洗手間出來。

走到沿坐下,她習慣性拿起放在頭櫃充電的shuj瞄一瞄。

「三嫂三嫂,快來會所把我三哥接回家跪榴槤1

看到宮天祺發來這條信息,沈輕輕眨了眨迷茫的眸子,反應過來時不禁撲哧一笑,哈,這顧祁森是做了啥壞事得跪榴槤了?真逗!

原以為是宮天祺在與自己開玩笑,誰知,當她點開tpin,看到朦朧燈光下那對相視而笑的男女時,嘴角邊的笑容霎時僵住,許久許久都沒緩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