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89 不就一場契約婚姻嗎?我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189 不就一場契約婚姻嗎?我們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顧祁森此時就站在十米之外,看著他們俊男min相擁,畫面要多唯美有多唯美,要多刺目有多刺目,以至於他什麼都顧不上思考,直接衝上前對著東方就揮拳過去。

只是,東方豈能那麼容易被他打中?

他稍稍一躲就避開顧祁森的攻擊。

顧祁森見狀,正想再次揮拳,某個小身影卻迅速竄到東方面前,擋住他。

「讓開1

未料到沈輕輕竟會護著東方,顧祁森原本就陰沉的俊臉益發鐵青,宛若翻滾著的雷雲那般,可怕極了。

「不讓」

沈輕輕揚起下巴,一張精緻的小臉儘是不認同,「你能不能不要這麼野蠻?」

「我野蠻?」

顧祁森簡直要被她給氣笑了。

而沈輕輕則是挺直背脊,語調不自覺拔高几分:「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不是野蠻是什麼?」

「你」

顧祁森語噎,不自覺攥緊鐵拳。

試問哪個男人親眼目睹自己老婆跟別人摟摟抱抱,還能無動於衷?

這死丫頭,他都還沒找她算離家出走的賬,她倒好,理直氣壯質問起自己來了?

真當他是透明人嗎?

看不到他們之間的親密接觸?

跟顧浩雲青梅竹馬也就算了,這半路殺出來的東方,她居然也能任由他抱著

顧祁森越想越火大,索性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扯就將她給扯到懷裡。

沈輕輕「氨一聲,反應過來時,肩膀已被他緊緊扣祝

「放開我」

「閉嘴1

「我」

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若是掙扎,必定會惹怒明顯已經非常不高興的男人,於是,她只好識時務噤聲,乖乖地任由他把自己鎖在懷裡。

因為有了佑辰這個前車之鑒,生怕他們打起來,她咽了咽口水,正準備對顧祁森說「咱們走吧,不用理他」,然而,話還沒說出口,便聽他厲聲警告東方,「我不管你東方家勢力有多龐大,下次再敢出現在我老婆面前,休怪我不客氣1

撂下這句狠話,他看都不看東方一眼,直接將沈輕輕打橫抱起,頭也不回離開了。

東方並沒有追上去,而是雙手插袋站在原地,唯恐天下不亂似的沖著沈輕輕喊:「輕輕寶貝,那就這麼說定了,下個月義大利見1

他說完,明顯察覺到顧祁森高大的身影稍稍一僵,不禁眯起了深邃的眸。

東方那句「義大利見」,讓沈輕輕倏地風中凌亂。

她怔了許久,還沒想通他是怎麼知道自己要去義大利這事的,那個原本抱著她的男人就突然將她放到地上。

雙腳著地,沈輕輕這才緩過神,後知後覺發現他們來到他那輛紅色帕加尼車旁。

她嬌唇蠕動著,想跟他說些什麼,小身子卻被他抵在車門上,不等她出聲,男人已雙手捧住她的頭,性gn的薄唇壓下,深吻。

他的吻來勢洶洶,一點都不溫柔,像是帶著懲罰,狠狠地又啃又咬,惹得沈輕輕難受地揮舞著兩隻纖細的小手。

想推他,推不開,想踢他,無奈人家太強悍,她壓根不是對手,最後只能嗚咽著仍由他將一切的怒氣發泄在她身上。

兩行清淚委屈地流了下來,或許是嘴裡鹹鹹的味道漸漸澆滅顧祁森心底的怒火,他終於大發善心鬆開她。

「啪」一聲響起,男人俊美的臉頰,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

「我」

沈輕輕盯著自己那隻還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完全不敢相信她剛剛真的動手打了他。

心,突然好疼好疼

顧祁森顯然也是被打懵了。

明明就是她不對,無緣無故離家出走,又跟別的男人卿卿我我,他不過是將她帶走,不過是盛怒之下吻了她,至於打他嗎

莫非,這女人變心了?

想起她與東方的義大利之約,某個念頭就那麼自然而然竄出來,理智瞬間被擊垮,剩下的,只有越燒越旺的嫉妒

因此,他開始口不擇言:「去留學是假,恐怕跟東方雙宿雙飛才是真的吧?說,這是不是你們早就商量好的?」

「你你在胡說些什麼?」

沈輕輕瞪大眼,對於他的指控一頭霧水。

顧祁森冷笑一聲,大手捏著她精巧的下頜,咬牙切齒道:「原本我很支持你去留學,可現在,改變主意了。你想跟東方走,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可能1

話落,他聽都不聽她解釋,猛地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動作粗魯將她塞進去。

沈輕輕當然不可能乖乖就範,當下就趁機溜出去。

顧祁森怎會讓她如願?

她的頭才探出車門,他的大手便按住她的腦袋,繼續把她推向車裡。

「顧祁森,你沒資格困住我1

若在昨天之前,他不許她去留學,她想,她絕對會欣喜若狂,不過,經過一天一夜認真的思考,她已經改變主意了

女人,一定要自立自強,只有強大了,才會自信,只有自信了,才會活出真我、活得幸福!

她不想再像以前那樣卑微、那樣平凡,只能靠仰望著他過日子,她也是人吶,她也有資格追求理想與幸福的權利,不是嗎?

「我沒資格,還誰有資格?」

顧祁森勾唇,露出一抹惡魔般的微笑那笑,刺骨冰冷,讓沈輕輕下意識打了個寒顫。

這時候,她也不知打哪來的勇氣,乾脆心一橫,語帶嘲弄對他說:「不就一場契約婚姻嗎?我們離婚好了1

「你說什麼?」

顧祁森俊臉白了青,青了又白,瞬時間變得極為難看。

「我說,我、們、離、婚1

沈輕輕硬著頭皮重複一遍,卻是不敢抬眸看他的臉。

離婚吧,離婚,只要他點頭,他們就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他,應該會答應的吧?

反正他們也只是假結婚,反正他又不愛她

可為何,一想到他們從此天涯是路人了,心,就那麼疼那麼疼,疼得無法呼吸了呢?

顧祁森並不知道沈輕輕的心思,聽著她字正腔圓地吐出這幾個錐心的字,他整個人就像被抽掉了靈魂一樣,愣愣地堵在車門邊,好久好久都沒能說出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