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91 就只差沒把心給她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91 就只差沒把心給她了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不是沒求過顧雷顧電,可那兩人超級死心眼,沒有顧祁森的命令,無論她好說歹說,他們都把門守得死死的,根本就沒給她出去的機會

哎!

沈輕輕窩在沙發里嘆了嘆氣,看樣子,這出國留學的機會得泡湯了!

嗚嗚嗚,趕明兒她要是得到自由,一定要去廟裡算算,自己與顧祁森是不是天生犯沖,若不然怎麼一遇到他,就那麼多倒霉事發生?

嗚嗚嗚,可即使這樣,她還是犯賤地喜歡著他吶

尋思了好半天,都沒想到離開的辦法,眼見時間一分一秒迅速划走,沈輕輕是真的再也坐不住了。

於是,她只好起身,推開門走出陽台。

其實不到萬不得已,她是不想走「跳樓」這一步的,可現在看來,已經由不得她,不是么?

深呼一口氣,給自己壯了壯膽,她又重新回到房間里。

迅速扯下窗帘,用剪刀剪成一條一條,接著像擰麻花那般擰緊,綁在陽台的欄杆上。

做好一切的準備工作,她這才用布條纏住自己的腰,然後轉過身,越過欄杆攀著大理石的牆壁慢慢往下挪。

隨著離地面越來越近,她也越來越激動,原以為萬無一失了,誰知,到二樓的時候,她卻清晰聽到布料斷裂的聲音。

「氨

顧氏集團,高管會議室。

顧祁森坐在主席位上,手中把玩著鋼筆,心不在焉聽著各部門主管的月度彙報,腦海中裝滿的,卻全是沈輕輕三個字。

沈輕輕、沈輕輕,惱人的沈輕輕

死丫頭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究竟想通了沒有?

結婚這兩個多月來,他一直慣著她、寵著她,就只差沒把心給她了,難道這樣還不知足,還想跟東方跑了?

離婚?

哼,孰可忍孰不可忍!

越想,顧祁森越覺得氣憤難平,不經意間,竟將手中的鋼筆往橢圓形的桌子用力一扔,「砰」一聲打斷了會議議程,當然也讓正在作彙報的某個高管臉刷地一下全白了。

「總總裁,是不是我哪裡講得不好?」

對方戰戰兢兢問,眼底有著掩飾不住的惶恐。

顧祁森緩過神,意識到自己為了沈輕輕居然開會都走神了,不禁暗暗低咒一聲,表面卻是不動聲色朝那位被嚇壞的主管點點頭,「沒事,你繼續1

「是1

對方聞言,終於鬆一口氣,不過表現得更加賣力了。

會議繼續進行,大約過了十分鐘,顧祁森放在桌面的shuj突然震了震,提示有dinhu進來。

他一看是顧雷的號碼,深眸一眯,旋即作了個暫停會議的手勢,按下接聽鍵。

在場的主管們見狀,生怕打擾他,一個個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他們非常有默契地豎起耳朵,八卦地想知道究竟是哪方神聖打來dinhu,居然讓他們家**ss破天荒在開會的時候接了?

當然,這還不夠跌破他們的眼鏡,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在聽完dinhu后,竟倏地站起身,連話都顧不上說,急匆匆出門了。

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這會到底還開不開了?

顧氏醫院。

「啊,醫生,輕點,輕點1

顧祁森火急燎原趕到顧氏醫院,還未進病房,就聽裡邊傳來女孩苦兮兮的慘叫聲,他下意識擰擰眉,推開門。

入眼的,是一名四十來歲的女醫生,正在給躺在上的沈輕輕打石膏。

「既然知道疼,跳樓的時候怎麼就不惦著點?」

「哎呀,這不是沒想到嘛。」

沈輕輕扁扁嘴,有些小委屈。

若這個世界有早知道,那也不會有那麼多不如意的事情發生了

嗚嗚,寶寶心裡苦,寶寶不說!

「這次算你運氣好,下面是草地,要不然,可就不是只崴到腳那麼簡單了。」

醫生看著她,搖搖頭。

沈輕輕摸摸腦袋,繼續問:「可是醫生,我崴到腳也挺嚴重的呀,瞧,還得打石膏呢,弱弱滴問一句,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正常呀?」

「兩周吧,這兩周左腳記得不能碰水。」

「啊?還要那麼久啊?」

沈輕輕聞言,鬱悶死了。

「嗯1

醫生一邊說一邊輕輕拍拍她的腳,「好了,你注意休息,有什麼事按鈴。」

「謝謝醫生。」

沈輕輕朝她微微一笑,餘光瞥到門口進來的男人,嘴角邊漾起的笑容倏地僵祝

醫生注意到她的表情變化,也跟著回頭,就見顧祁森雙手插袋闊步走來。

她稍稍愣一下,隨後才恭敬地打招呼:「顧總1

「嗯1

顧祁森輕輕頷首,視線卻是落在沈輕輕打著石膏的左腳上,眉頭不自覺皺起,「她情況怎樣?」

醫生趕忙彙報:「回顧總,沈xioji雖然沒骨折,但韌帶和肌腱都傷到了,所以給她打了石膏,大約兩周后就好了。」

「好的,謝謝。」

顧祁森微微一笑,在醫生想說「不客氣」之前,又繼續補充,「對了,這段時間請更用心照顧她。她是我太太1

「啊?」

未料到這長相討喜的女孩兒居然是他們顧總的太太,醫生十分驚訝,但很快,她便接受這個事實,臉上又堆滿了笑,「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少夫人的!那顧總,如果沒其他吩咐,我先退下了?」

「好,慢走。」

顧祁森點了點頭,示意她離開。

不一會兒,偌大的病房就只剩他們兩人。

「哼,你來做什麼?」

一見他,沈輕輕就來氣,乾脆鼓起腮幫子,轉過頭不搭理他。

顧祁森深眸微微眯起,劃過一抹複雜的情愫。

他沒有出聲,而是走到頭,在沿坐下。

因他的靠近,沈輕輕不淡定地咬了咬唇,突然,一隻大手扣住她的下頜。

「你」

正想罵他,小臉就被他扳過來,與他四目相對。

觸及男人那雙像夜空一樣深邃、神秘的眼眸,沈輕輕心跳驟時漏了半拍,她睜著骨碌碌的杏眸,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像是要看到他心裡去。

兩人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無聲傳遞著對彼此的感情,像是誰都捨不得開口去打破這一份難得的和諧。

也不知過了多久,顧祁森才摸摸她的臉,沉聲訓斥:「長翅膀了?跳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