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92 我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192 我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真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面對顧祁森的質問,沈輕輕並沒有回答,而是用力扯下他的手,然後別過臉,不理他。

顧祁森氣結,又再次伸手將她的臉給扳回來,語氣頓時冷了幾分:「說話1

「你你混蛋1

沈輕輕原本就覺得委屈,如今被他這麼一吼,眼淚更是禁不住,撲簌撲簌掉下來。

不想被他取笑,不想讓他看到自己懦弱的樣子,她費盡全力揮掉他的手,接著迅速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頭。

「嗚嗚嗚」

興許是太過心酸,這一刻,哪怕她極力忍住不哭,可最後還是敗給那個脆弱的自己,躲在被窩裡低聲啜泣起來。

聽著女孩嗚咽的聲音,顧祁森瞬時間心亂如麻。

他知道,自己沒救了!

每一次,似乎只要她一哭,他所有的憤怒就會莫名其妙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唯有濃濃的心疼

這真不是什麼好現象!

沈輕輕,我究竟該拿你怎麼辦?

男人搖搖頭,嘆嘆氣。

怕她蒙壞了,他只好輕輕扯了扯她的被子,低沉的嗓音不自覺變得溫柔:「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有什麼話咱們好好說,嗯?」

伴隨著他話音的落下,沈輕輕那張梨花帶淚的小臉亦是出現在他視線中。

因為哭泣,女孩澄澈的杏眸此時被霧氣氤氳,如同夜空中朦朧的星星,很美,卻浸滿了悲傷。

顧祁森心頭微微一動,腦海中突然想起幾句歌詞:最愛你哭泣時候的眼睛,輕輕地流露心中的秘密,捨不得讓你碎了心,讓我吻去唇邊的淚滴

這麼想,當然,他也情不自禁這麼做了。

未料到這男人一言不合就吻她,沈輕輕當下懵了。

她眨了眨暈染著水汽的羽睫,目瞪口呆看著他輕輕吻上她的眉,她的眼,她的臉龐,最後落在她嬌艷欲滴的櫻唇上。

四唇相貼,她的心跳得飛快,別過臉想躲、想逃,可他的唇卻如影隨形,無論她躲到哪,他都能精準地攫住她的,然後,繼續深吻。

終究是自己深深愛著的人吶,他之於她就像是**葯,每次沾染,哪還有理智可言?

漸漸地、漸漸地,沈輕輕便放棄了抵抗,更甚至,主動回應他

情根深種的兩人吻得難捨難分,病房裡的溫度急劇上升,到處流動著濃濃的愛戀氣息。

也不知吻了多久,直到顧祁森放在褲袋裡的shuj響起,打斷一室旖旎,男人才依依不捨鬆開她。

厲眸微眯,盯著她那張被自己吻腫了的小嘴,男人喉結滾了滾,忍不住再次低頭親了親,這才啞聲說:「等我接個dinhu1

話落,他旋即起身,走向陽台。

男人一離開,沈輕輕總算徹底回過神。

想起自己剛剛的主動,她小手倏地掄起拳,懊惱地砸了砸柔軟的墊,羞得直接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顧祁森這通dinhu打個有些久,回來時,沈輕輕已不在上。

去哪了?

他擰擰眉,下意識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果真,走到門口就見她剛好推門出來。

「腳都傷成這樣了還敢亂走?」

他一邊說,一邊搶過她手中的拐杖,輕而易舉就將她打橫抱起,送回上。

「那我總要上洗手間吧?」

沈輕輕沒好氣反駁。

男人眸光沉了沉,隨後一本正經說:「以後我抱你去。」

沈輕輕撇撇嘴:「切,你又不可能時時刻刻在這兒。」

「從現在起,我會在這照顧你,直到出院為止1

「什麼?」

沈輕輕本來以為顧祁森只是開開玩笑,誰知,下一秒秦瑄就出現,特地給他帶來換洗衣物,接著匆匆走了。

看著男人慢條斯理將衣服一件一件掛到衣櫃里,沈輕輕不由得再次問他:「你確定要住在這?」

天,她真的難以想象,他堂堂一個集團總裁當陪護好么?

可為什麼,心裡頭卻覺得甜甜的,彷彿被幸福包圍了呢?

沈輕輕吶沈輕輕,你好容易滿足!

她暗暗唾棄自己。

顧祁森將衣服整理好,緩步走過來。

他在沿邊找了個位置坐下,揶蓼傷的是腳,怎麼腦子也不好使了?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切,你的腦子才不好使呢。」

沈輕輕不甘示弱回應。

顧祁森被她生機勃勃的小模樣逗笑,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眼角眉梢間的柔意未減:「晚餐想吃什麼?我讓人送來?」

「隨便吧。」

她懨懨回答,其實沒什麼胃口。

「好1

顧祁森沒再問她,拿起shuj打dinhu到顧氏旗下的飯店,讓他們準備些清淡的飯菜送過來。

見男人掛掉dinhu,沈輕輕這才後知後覺想起出國一事,整個人瞬時不好了。

shuj不在身邊,又不記得袁老師的dinhu號碼,她撓了撓頭,只能對顧祁森說:「那個你能幫忙打個dinhu給段陽暉段總嗎?」

「找他問你袁老師的shuj號碼?」

顧祁森一眼就看穿她的意圖,深眸眯起,瀲几絲複雜。

「嗯啊1

沈輕輕點點頭,並不打算隱瞞他,「我今天要給袁老師答覆的。」

「」

「顧祁森?」

「你真想跟我離婚,出國?」

講這話時,他臉上的線條倏然得緊緊的,看起來非常不高興。

沈輕輕小心臟顫了顫,不過她並不退縮:「是的,反正一年後要離婚,跟現在離也沒多大區別。所以顧祁森,咱們還是好聚好散吧」

「這是你的心裡話?」

「是1

「我不答應1

沈輕輕聞言,語調不禁拔高:「你有什麼理由不答應?如果是因為爺爺,我會主動去跟他老人家講清楚,是我為了前程不要這樁婚姻,責任不在你。這對於你而言,沒什麼損失1

「沒損失?呵」

顧祁森冷冷勾唇,很快找了個借口,「我的妻子拋下我,跟東方雙宿雙飛去義大利留學,你說如果媒體知道這事報道出來,顧氏會受到什麼樣的牽連,嗯?」

「這關東方什麼事?你別聽他亂講,我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真的1

雖說要離婚,但沈輕輕才不想背這個「紅杏出牆」的黑鍋,立馬跟他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