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198 被心愛的男人如此溫柔相待
小說:| 作者:| 類別:

198 被心愛的男人如此溫柔相待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好了,這事我知道了,我會看著辦的,你不需要管。」

興許是潛意識裡不想再從顧冉冉嘴裡聽到任何有關沈輕輕不好的言論,顧祁森有些不耐煩,直接就結束這個話題。

當了他20多年的mimi,顧冉冉相當了解自己這個哥哥,聽他的語氣,她就知道他不高興了,更甚至知道,沈輕輕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經越來越高、越來越高,長此以往,恐怕遲早得超越曾經的林希雅

不,她怎麼能任由他就這樣愛上沈輕輕呢?

他怎麼可以愛上任何女人?

不,絕對不能的!

思及此,顧冉冉垂了垂眼眸,斂饒那抹異光。

她很快又恢復正常,扁扁嘴,語調柔柔的溢滿了委屈:「哥,你的事我怎麼能真的放下不管?我我是你親mimi啊!林希雅救了你,對我來說,她就是救命恩人一樣的存在,如今她下落不明,我怎麼可能不緊張?」

講到這,她頓一下,思緒頃刻間像是回到了過去,哀聲說,「我永遠忘不了四年前的那一天,那時候,我跟秦浩哥哥在草叢裡發現你,你渾身是血奄奄一息、差點死掉的場景。嗚嗚嗚,如果不是那個女孩引開shshu,我早就失去你了當時我就發誓,如果找到她,我一定要對她加倍好的,可是誰知找了四年都找不到」

聽著顧冉冉越講越激動,聲音都是顫著的,顧祁森擰了擰眉,薄唇微微掀了掀,想說什麼,最後卻選擇沉默。

而這時,顧冉冉又接著道:「哥,你有在聽嗎?你究竟是怎麼想的呀?既然爺爺不知道林希雅的下落,我們是不是應該再多花點人力去找找?」

找?

怎麼找?

他都已經找了四年,可她就像憑空消失一樣,任何蹤跡都沒有

有時候,顧祁森忍不住會想,與她的那一場遇見,會不會只是一場夢,那麼美好的女孩,會不會是他自己想象出來的

「哥?」

「嗯,好1

顧冉冉的聲音將顧祁森飄遠的思緒拉回,他點點頭應一聲,隨後說了一句「很晚了,你早點休息」,便掛掉dinhu。

隨手將shuj放在陽台邊,顧祁森沒有立刻回房,而是倚著欄杆,抬頭仰望遙遠的夜空,深眸微微眯起,瀲無盡的愁緒。

今晚的月亮很圓,天空中不見一顆星星,醫院周圍更是一片靜謐,似乎,就只聽見風吹過的聲音,還有他煩躁的心跳聲。

時間一分一秒劃過,不知不覺又過去了半個多小時。在這個過程中,沈輕輕吹乾了頭髮,又繼續喊了幾遍顧祁森的名字,可惜左等右等,都不見男人出現。

混蛋顧祁森,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哼!

她咬咬唇,鼓起腮幫子下定決心。

知道不能再乾等下去了,於是她強撐著站起來,準備單腳跳著出去,這時,門外傳來「叩叩叩」敲門聲以及男人低沉的嗓音

「沈輕輕,洗好了嗎?」

哼,不理!

「叩叩叩」

「沈輕輕?」

顧祁森連敲兩次門,女孩都沒有回應,生怕她出什麼事,他俊臉微微一變,倏地將門打開闖進去。

「沈輕」

見她扶著牆,一跳一跳艱難地往門口移,素凈的小臉格外認真,莫名讓顧祁森閃了閃神,喚了一半的名字硬生生咽回喉嚨里。

擔心她跌倒,他僅僅是愣了一會兒,很快便走過去,不由分說就攬過她的腰。

「走開,我不需要你1

沈輕輕推推他,不領他這個情。

看得出她在生自己氣,不知為何,顧祁森低落的心情竟奇般好了許多,臉上也不自覺有了笑容:「沒有我,你要磨蹭到什麼時候?我可是迫不及待想洗澡的。」

「你洗澡關我什麼事?」

沈輕輕撅著小嘴,順口反駁一句,卻不曾想,就聽他說,「你占著地方,我怎麼洗,嗯?難不成你很想看?」

「切,我哪有你這麼不要臉?」

沈輕輕回過頭剜他一眼,氣嘟嘟的模樣讓人情不自禁想抱著親一親。

顧祁森被她撩得有些心神蕩漾,不過還是克制住了。

他不由分說就將她打橫抱起,一邊往外走一邊解釋:「剛剛是去打dinhu了,你洗那麼久,洗乾淨了沒有?」

「我才不告訴你呢1

與他談及這些話題,沈輕輕不爭氣害羞了,急忙垂下眸不敢去看他。

顧祁森倒是沒再逗她,他盯著她烏黑的頭頂深深睨了一眼,如星鑽般閃耀的眸子里,悄悄泛上一縷黯然。

抱沈輕輕回床上,他體貼地幫她蓋好被子,俯下身子在她額頭親一記,低聲說:「我去洗澡,你先睡。晚安1

「嗯嗯,晚安1

被心愛的男人如此溫柔相待,沈輕輕哪怕剛開始因為在浴室久等有怨言,這會兒也早就忘得一乾二淨,滿心滿眼裝著的,是他溫柔的額頭之吻,還有那迷人的一聲「晚安」

顧祁森並不懂女孩的心思,見她乖巧地閉著眼睛睡覺,他這才伸手關掉房間的燈光,只剩一盞橙hung色的床頭燈亮著。

他拿好自己的換洗衣物款款走向洗手間,門剛關,沈輕輕就睜開了眼。

房間里只有一張床,他睡哪?會不會跑過來跟她睡?

想到這,她下意識攥了攥手心。

哎呀媽呀,睡不著覺了,腫么破?

沈輕輕骨碌碌的眸子轉呀轉,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了很多,既緊張又興奮,其中還夾雜著一絲絲的小期待。

大約過了20分鐘,顧祁森洗完澡走出來。

沈輕輕急忙閉上眼,屏住呼吸等著他下步動作,可男人並沒有走近她,而是直接睡沙發。

這個結果雖說讓她鬆口氣,但不可否認,心底隱隱總會有那麼點小失望。

各懷心事的兩人就這麼相安無事過了壹夜。

第二天,顧祁森去公司,沈輕輕百無聊賴在上玩shuj,臨近中午,沈拂曉突然來醫院看她。

「姐,你怎麼知道我受傷?」

沈輕輕訝異極了。

沈拂曉走到她邊找了張椅子坐下,接著微微一笑:「是你那位顧總讓人打dinhu給我的,說是怕你無聊,讓我來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