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04 想照顧顧祁森
小說:| 作者:| 類別:

204 想照顧顧祁森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像是看出沈輕輕的猜疑,顧冉冉笑得益發真誠,翩翩走到她邊坐下,語帶親昵說:「你是我大嫂,都受傷住院了,如果我不來看你的話,這過意得去么?而且爺爺臨出國前還囑咐我有事沒事要多與你聯繫呢,我哪敢不聽話呢,是不是?」

如果用其他借口來接近沈輕輕,興許會讓人覺得突兀一些,但顧冉冉搬出顧老爺子,效果卻完全不一樣,畢竟老爺子對沈輕輕的疼愛有目共睹,所以,她輕而易舉就將沈輕輕的疑慮給打消了。

沈輕輕也朝她扯出一抹淺淺的笑,十分友好對她說:「坐吧,別站著,穿高跟鞋站著不舒服的。」

見顧冉冉至少穿著一雙10厘米的細跟高跟鞋,沈輕輕都替她感到辛苦。

「嗯,好的,大嫂真的好體貼呢,怪不得爺爺那麼喜歡你。」

顧冉冉勾唇笑了笑,隨後走到她邊,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她優雅地翹起了二郎腿,青蔥的十指交握在胸前,下巴揚起,宛若一個高傲的女王。

這樣的坐姿落入沈輕輕眼底顯得有些盛氣凌人,可她眼角眉梢間卻釋放出溫柔的笑意,這兩者如此的矛盾,令沈輕輕不由得微微閃了閃神,怎麼都看不透她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不過,也許是她自己太過敏感了吧?

顧冉冉本來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xioji,舉手投足間不經意透出高傲的不可一世,這種優越感是能理解的,應該與性格無關,因為顧祁森和宮天祺都曾對她提起,這個與她同歲的顧家千金,是一個心地善良,溫柔體貼,但偶爾也會有點大xioji脾氣的女孩兒。

不願將人往壞的方面想,於是沈輕輕很快就抹去對顧冉冉的防備,謙虛回應,「可能是我剛好跟爺爺投緣吧,其實我也不算體貼的,呵呵。」

「這還不算呀?比我好多了呢1

顧冉冉臉上依舊是笑意吟吟,說著說著,突然扯到了顧祁森,「我大哥就經常說我不夠體貼,老是要他替我操心。哎,當了他20多年的mimi,我也覺得我哥為我付出太多了,所以呀,大嫂,以後可要拜託你,好好照顧我哥喔。」

「這個」

未料到她居然會對自己說這些話,沈輕輕頓時尷尬了。

她當然是想照顧顧祁森,可她沒這個資格啊!

正猶豫著該怎麼接她的話,顧冉冉卻在這時候站起身,伸了伸懶腰,視線望向窗外,「今天陽光明媚,天氣可真好吶1

「是啊1

沈輕輕跟著點頭。

「那大嫂,要不要去外邊透透氣呢?醫院今年新挖了一個人工湖,據說很漂亮呢,我還沒去過,咱們要不要去看看?」

顧冉冉一邊說,一邊轉過頭,小臉儘是期待。

沈輕輕本身在屋裡呆著也很悶,被她這麼一說,倒是動心了。不過,一想到自己的腿不方便,她又搖搖頭,「還是算了吧,等我的腳好了,再去看也不遲。」

「那你什麼時候出院呀?」

顧冉冉又問。

沈輕輕數了數日子,鬱悶道:「還要一個星期吧。」

「那麼久呀?我過幾天就回英國了,看來是沒機會跟你一起去欣賞湖邊的美景啦。」

講到這,顧冉冉故意嘟起嘴,一副落寞的模樣。

沈輕輕見狀,咽咽口水正想說些什麼,就見顧冉冉抬起眸,眼睛無比璀亮對自己說:「不是有輪椅么?我可以推著你一起去呀。」

「啊?」

沈輕輕撓撓頭,受寵若驚看向她,「這多不好意思呀。」

「不會不會,我在國外也常去醫院做義工的,推輪椅我有經驗。」

知道她已經被自己說動了,顧冉冉馬上就將放在一旁的輪椅推過來,笑眯眯催促,「大嫂,坐下吧。」

「那麻煩你了。」

對方已經熱情到這個份上,沈輕輕若再拒絕恐怕說不過去,所以她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坐著輪椅與顧冉冉一起離開病房。

電梯抵達一樓,在醫院工作人員的指引之下,顧冉冉一路推著她,花了10分鐘,總算來到人工湖邊。

這兒的景緻超級漂亮,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

人工湖就建在草地中間,湖水清澈透亮得像一面大鏡子,風輕輕吹過,便盪起層層漣漪,在陽光照耀下,閃得晃眼。

「咦,湖心居然有個涼亭呢。那兒恰好沒人,我們過去坐坐吧?」

顧冉冉突然像發現新大陸那般興奮得大叫起來。

順著她所指的方向,沈輕輕果真見到一座涼亭就在湖中心,極具詩情畫意。

這一刻,她不禁暗忖,在醫院的一角有如此美景,對於住院的病人而言,的確是一種福音,也怪不得外邊人人都說,這兒是全國最好的醫院了。

「怎麼樣?大嫂?」

顧冉冉的詢問聲,將沈輕輕的思緒拉回。

她緩過神,微微綻開一抹笑:「可以啊,那我們就去涼亭坐坐。」

「嗯嗯,那咱們過去咯。」

顧冉冉推著輪椅走上通往湖心的石板橋,一邊「好心」提醒她,「你坐穩點喔。」

「嗯,會的,謝謝你1

沈輕輕聞言,下意識握緊了輪椅的把手。

大約過了十幾秒,她就聽顧冉冉笑著說:「對啦,我發現你比我還小几個月,私底下我叫你輕輕可以嗎?叫大嫂總感覺你是我長輩,怪怪的呢。」

「行啊,完全沒問題。」

沈輕輕也不太習慣她叫自己大嫂,當下就答應了。

「輕輕,我其實啊呀」

顧冉冉話講了一半突然崴到腳,整個人順勢往前倒,許是倒下時慣性太猛,她竟不小心將輪椅往外狠狠推出去。

「氨

女孩的尖叫聲隨之響起。

「輕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