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07 要不要來重溫一下,嗯?
小說:| 作者:| 類別:

207 要不要來重溫一下,嗯?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輕輕」

「輕輕」

沈輕輕睡得迷迷糊糊,耳畔時不時響起男人用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婉轉流長地喊出自己的名字。

她好想給他回應,可眼皮突然間變得很重很重,努力了好幾次都睜不開。

顧祁森在邊坐了大約20分鐘,突然有人來電,他才將她的手放下,拿起shuj按下接聽鍵。

dinhu是顧長謙打來的,也不知誰將沈輕輕溺水的消息傳給他,老爺子對著顧祁森就一頓臭罵。

關於此事,雖說不是顧祁森直接造成,但他亦認為自己難辭其咎,因此不管爺爺怎麼罵,他都忍了下來,態度誠懇地承認錯誤。

掛斷dinhu后,他無奈嘆了嘆氣,這時,卻發現女孩睜著一雙迷濛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盯著他看。

見她醒了,顧祁森微微怔住,接著扯出一抹淺淺的笑,聲音從未有過的溫柔:「什麼時候醒的?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渴口渴。」

沈輕輕啞聲回答,一邊撐著墊,打算坐起來。

顧祁森見狀,急忙伸手過去扶住她。

拿一個枕頭墊在她背後,他親昵地摸摸她的頭,沉聲說:「我幫你倒水1

話落,他動作極快走到飲水機旁。

沈輕輕在一旁默默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澄澈的眸光里,悄悄閃過一抹叫做感動的情愫。

生病了還能被他照顧,挺幸福的,不是么?

顧祁森將杯子裝滿,喝一口,見水溫剛剛好,然後才轉身走回床邊,把杯子遞給她。

這一切沈輕輕看在眼底,莫名有些小害羞。

哪有這樣子的呀,自己喝了才給她,不就是間接接吻么?

不行不行,不能被他在這方面佔便宜!

於是,她故意不接,搖搖頭表示抗議:「你都喝過了,我不要。」

顧祁森聞言,不禁莞爾:「我的口水你都吃那麼多次,這個倒是計較了,嗯?」

「喂,我我哪有吃你口水?不許胡說1

沈輕輕立馬就紅了臉,惱羞成怒之下,只能鼓著腮幫子瞪他。

「看來是我太久沒吻你了,以致於你竟然忘記有這回事。」

顧祁森說著說著,俊臉已湊到她面前,「要不要來重溫一下,嗯?」

沈輕輕眨眨卷翹的睫毛,生怕他真吻自己,她趕緊往後縮,伸手捂住自己的唇,悶聲道:「不要1

見她這麼一副孱弱的模樣,顧祁森也不忍心「欺負」她,當即就扯下她的手,把杯子貼在她唇邊,柔聲哄她,「乖,不是口渴了么?水溫剛好不會燙,慢慢喝。」

「你換一杯1

沈輕輕別過臉。

其實她倒不介意喝下這杯子,但此時此刻,也不知出於什麼心理,就是不想聽他的話,就是想任性一下。

或許,是她太矯情了吧?

「行,換一杯。但這幾天你喝的水,每一杯都是我先喝過的,你現在才來避嫌,有點晚了。」

顧祁森好心告訴她這個實情,氣得沈輕輕又將頭扭過來,「你這壞蛋,欺負我你好意思么?」

「好意思1

「顧祁森」

「也就只欺負你,不喜歡,那算了1

顧祁森說完,索性換過另一個杯子,給她裝了半杯水,又拿回來,「喏,喝吧1

「謝謝1

沈輕輕雙手捧著杯子慢悠悠地喝著水,心裡卻因他那句「也就只欺負你」盪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漣漪。

女人,無一不希望自己能成為男人的唯一,而她,亦不例外。

心不在焉喝完杯中的水,她就聽顧祁森歉意滿滿對自己說:「srr,我代冉冉跟你說聲抱歉,你不原諒她也可以,沒關係的1

沈輕輕抬眸看他,唇角勾勾,笑得眉眼彎彎:「她又不是故意的,我不怪她,畢竟誰能預料會發生那樣的事呢?」

「她太胡鬧了1

顧祁森還是沒辦法認可顧冉冉的行為,不過對沈輕輕這個受害者,他也覺得有必要教育一下,「還有你,不知道自己是個傷員嗎?路都不能走還敢去湖邊,腦抽了?」

「我」

沈輕輕摸摸鼻子,正想解釋,然而,顧祁森卻不給她解釋的機會,繼續訓斥,「她小女孩不知輕重,怎麼你也一樣?」

「我」

沈輕輕扁扁嘴,不滿嘀咕,「弱弱滴說一句,我也是個小女孩,我比她還小几個月呢1

顧祁森:「」

愣了好幾秒,見她耷拉著一顆小腦袋,顧祁森自知理虧,不由得伸手過去將她攬到懷裡。

大手揉了揉她頭髮,又親了親她的臉,他這才低聲說:「好了,我的小女孩,是哥哥不對,以後你想去哪,哥哥都陪你去,嗯?」

沈輕輕被他的話逗笑,沒好氣推了推他,嬌嗔:「切,你才不是我哥哥,你是顧冉冉的哥哥,陪你mimi去吧。」

「她不需要我陪1

「那我也不需要1

「不,你非常需要1

顧祁森下意識抱緊她,心頭卻沉了沉:其實,是他需要,需要她陪

幾分鐘過去,沈輕輕總算後知後覺想起自己昏迷前見到的那兩個人,趕忙問顧祁森:「對啦,是不是蘇阿姨和袁霏雨救了我?」

顧祁森沉吟片刻回答,「是那個女孩救了你,我已經代你感謝她了。」

「喔,她是我小學同學呢,失去聯繫好多年了,希望能再有機會見到她。」

沈輕輕咬著唇,神色落寞。

顧祁森忍不住拍拍她的肩膀,「如果她心裡有你這個朋友,應該還會來看你。」

「是么?」

「嗯1

「那太好了1

沈輕輕憂愁來得快去得也快,聽顧祁森那麼一說,她又恢復了以往的生機勃勃。

但她還沒來得及高興太久,就發現自己雙手空空,東方送她的手錶不見了。

糟糕!

該不會掉到湖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