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13 在她心底生了根
小說:| 作者:| 類別:

213 在她心底生了根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顧浩雲正想把「他心裡早就有個喜歡的女孩,名字叫林希雅」這個事實說出來,豈料,門在這一瞬突然被人從外邊猛地推開,緊接著,一抹高大的身影如風般迅速闖進來。

「顧顧祁森1

沈輕輕是面對著門口的,自當第一時間見到他。

而顧浩雲則是心裡咯了一下。

他轉過頭,還沒來及得看清顧祁森的臉,對方已經疾步走到他面前,伸手直接拽住他的衣領,將他從椅子上拽起。

「顧祁森,不可以!顧祁森」

生怕他又像上次一樣傷害顧浩雲,沈輕輕小臉倏地泛白,立刻拔高音調出聲阻止。

因她的話,顧祁森稍稍一怔,下意識鬆開了手。

顧浩雲見狀,趁機掙開他的鉗制。

只見他眸光溫柔看向沈輕輕,安撫道:「輕輕,我不會有事的,放心。」

「你還是走吧,佑辰1

擔心他們打起來,沈輕輕趕忙下逐客令。

誰知,顧浩雲卻搖搖頭,微微一笑:「我不走1

不走?

哼!

原本顧祁森倒沒有想打顧浩雲的心思,畢竟再怎麼說,他還不至於出手去揍一個現在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男人,但此時此刻,看到他當著自己的面「勾引」沈輕輕,蹭蹭蹭地,胸腔便不可遏制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他平日里是多麼冷靜自持的一個人吶,可在面對顧浩雲與蘇時,卻沒辦法做到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緒,因為他恨他們,恨透了

於是,顧祁森陰著一張俊臉,邁開長腿往顧浩雲走去。

沈輕輕不禁急了,「顧祁森,不准你傷害佑辰!顧祁森,氨

興許是太過緊張,她一個不小心,竟從上掉下來。

兩個男人見狀,不約而同跑過去。

然而,顧浩雲還是晚了一步,眼睜睜看著顧祁森將她抱在懷裡,東摸摸,西看看,嘴裡還不停地詢問她的傷勢

「怎麼樣?有沒有傷著?」

「疼嗎?我看看1

男人的一語一句,無一不在彰顯著他對她的重視與關心,沈輕輕聽了十分受用,而顧浩雲

哎!

用心如刀割來形容他,再適合不過

他站在原地,直到沈輕輕被顧祁森重新抱回床上,這才緩過神來。

拳頭握緊,想告訴沈輕輕的那些話在這一刻,也不知為何竟死死卡在喉嚨口,愣是發不出來。

他知道,自己猶豫了!

其實不是因為懼怕顧祁森,所以不敢說,而是,在知道顧祁森並非如自己想象那般不在乎輕輕之後,他真有必要那麼殘忍地去打破她的愛情夢嗎?

萬一,顧祁森真愛上輕輕了呢?

萬一,輕輕真找到幸福了呢?

愛一個人,不就應該是成全,是希望她得到幸福嗎?

要不,再等等吧?

再給顧祁森一個機會

做下這個決定,顧浩雲心雖痛,但也豁然開朗了。

他抿了抿唇,眸光重新落在沈輕輕身上。

這時,沈輕輕亦抬眸看他,眸光特別真摯:「佑辰,你好好回去休息吧,等下次我們再找時間約,好嗎?」

話落,沈輕輕便感覺頭頂上有一道不滿的冷光在狠狠瞪著自己,可沒有辦法,她必須這麼說,要不佑辰肯定心裡不舒服,所以,她哪能顧及某人高不高興呢?

不過,為了避免顧祁森真衝上去打人,她又急忙將兩隻小手掛在他胳膊上,殊不知,這樣的行為正中男人下懷,更甚至,他還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眸光不知不覺泛上幾分溫柔。

顧浩雲被他們無意識秀了一把恩愛,早已無心逗留。

他索性轉過身,大步流星走向門口,完全把在小廚房洗水果的蘇給忘得一乾二淨。

蘇早洗好了水果,兄弟倆差點打起來那會兒,她前腳已經跨出廚房準備去阻止,誰知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硝煙竟如此容易就被沈輕輕化解,她果真沒有看錯人,輕輕確實是個貼心的好姑娘,希望佑辰能早日放手,而祁森,可以獲得真正的幸福,那樣,她就放心了!

見他們你一句我一句說著悄悄話,蘇眸光閃了閃,故意放輕腳步,然後,悄聲離開,可她並不知道,門剛合上,顧祁森的眉頭便不著痕蹙了一下。

大約幾分鐘后,沈輕輕才後知後覺想起房間有個蘇,「對了,蘇阿姨」

「她走了1

顧祁森沉聲打斷她。

「啊,什麼時候走的?我怎麼不知道?」

「你這麼笨,當然不知道了。」

顧祁森勾勾唇,毫不客氣給她一記爆栗。

「哎呀疼1

沈輕輕揉了揉額頭,沒好氣瞪他。

顧祁森卻是笑,笑意帶著些許的危險,「你還想跟顧浩雲約時間見面,嗯?」

「對啊1

沈輕輕很乾脆地點點頭,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強調,所以她清清嗓子繼續說,「當初你不是同意了嗎?我和他認識那麼多年,你總不能讓我真失去一個好朋友吧。」

「你注意分寸的話,我不阻擾你。」

「我當然會注意分寸,你以為我是你呀?」

顧祁森聞言,無語了:「什麼我?我什麼時候沒分寸了?你見我跟哪個女的玩曖昧?你那些顧浩雲、東方,可都是活生生存在的人1

「那你那個蔣昀兒呢?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都把人弄進公司了,還是&p;p;p;p;p;b創意總監的位置呢1

沈輕輕酸溜溜反駁。

明知他跟那個蔣昀兒之間沒什麼,但她還是無法不介意,因為,佑辰那一句「顧祁森不愛你」,已經在她心底生了根,而她,開始懷疑他心底,是不是真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