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14 若能永遠,該多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214 若能永遠,該多好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顧祁森並不知道沈輕輕的心思,見她撅著粉嘟嘟的小嘴,俏麗的臉蛋兒看起來特別可愛,他忍不住伸手過去捏住她的唇瓣,半眯起深邃的眼,笑著說:「故意找茬是吧?」

沈輕輕用力將他的手從自己唇上揮掉,「是!我就找茬就找茬,哼1

話落,她飛速側過身,背對著他。

心情,突然變得十分難受起來,而她,並不想讓他看到

顧祁森擰擰眉,語帶關心問道:「你到底怎麼了?」

「我沒事1

沈輕輕悶著聲說,「累了,想睡一下。」

顧祁森盯著她的後腦勺好幾秒,看她一直沒有動靜,他心想,約莫這丫頭的確是累壞了,於是,他抬腕看看錶,隨後起身摸摸她的頭,沉了沉聲,道:「那你好好睡吧。公司還有個會要開,我先走了,晚上回來陪你吃飯1

他原本就有行程安排,誰知被顧冉冉一通dinhu打亂,貌似每次扯到眼前這丫頭,他都似乎很難淡定

惹禍精!

顧祁森微微勾唇,深幽的眸子,不自覺劃過一抹寵溺。

他離開之後,沈輕輕好半晌才重新轉過身。

不想坐著,她索性平躺著看天花板。

房間,很安靜,可她的心卻跳得七上八下的,久久無法平靜

某個風和日麗的周六,沈輕輕總算拆掉石膏,順利出院了。

離開住院大樓,她雀躍得像一隻剛剛恢復自由的小鳥,一邊往停車場走一邊對顧祁森說:「啊呀,2個多星期沒hudng筋骨,感覺整個人都生鏽了。」

顧祁森看著她,勾唇一笑:「是么?那要不你走路回家?」

「切,我的腳剛好,你忍心虐待我嗎?」

沈輕輕沒好氣剜他一眼。

顧祁森故意逗她:「嗯,忍心1

「哼,沒風度,不理你了。」

她說完,眼尖發現他的帕加尼就停在前邊,趕忙蹦躂過去。

抬手拍了拍車門,回頭催促他:「顧祁森,快點快點1

「來了1

顧祁森笑著回應,拿出鑰匙按了解鎖鍵,接著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怕她撞到頭,他體貼地用手擋在車門頂部,道:「上車1

「嗯,謝謝1

因他不經意的小動作,沈輕輕心尖霎時變得暖暖的。

大約半小時后,他們回到久違的公寓。

沈輕輕習慣性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卻被顧祁森叫住:「今天開始你住我房間。」

「啊?為什麼?不是說你家的蘭姨暫時不過來了嗎?」

沈輕輕訝異道。

虧她還暗自慶幸,蘭姨要照顧顧冉冉沒辦法過來,至少不用這麼快跟他同住一間屋呢。

雖說住院這段時間,他一直睡在她病房裡,但那時候她是個病人,而現在

「她是暫時不來,但房間還是給她留著,免得突然間她說來就來了。」

顧祁森神色認真回答。

沈輕輕咬著唇,並不想答應他。

這時,她突然想起顧冉冉,「對了,你mimi什麼時候回英國啊?」

不知為何,哪怕顧冉冉這兩天有到醫院主動向她示好,而她也看不出對方對自己有惡意,但莫名地,她還是與這位名義上的小姑子無法親近,總覺得兩人之間似乎隔了好遠好遠

「原本上周要走的,這不是崴到腳了?再加上過些天就是顧氏百年慶典,她應該會呆到慶典過後。」

「喔,原來如此1

沈輕輕點了點頭,嬌唇蠕動著打算說些什麼,男人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又響起,「你的東西我都已經讓人收拾好,搬到我房間了,那麼多行李,搬來搬去也麻煩,你乾脆提前習慣吧。」

沈輕輕聞言,差點翻白眼:「我就那麼點行李」

「不管多少,重複勞動,那是浪費精力。」

「你算了,搬就搬1

知道自己很難在他面前討到好處,沈輕輕只好答應了。

顧祁森的室比她的要大上好幾倍,尤其是那270度的透光玻璃牆,更是讓整個視野更加開闊,往下望,整個城市的車水馬龍盡納眼底。

沈輕輕環顧周圍的這一切,想到以後會跟他住在這兒,心底深處不禁燃起一抹小小的希冀:若能永遠,該多好

「以後你睡,我睡沙發1

男人悅耳的聲音將她的思緒拉回,沈輕輕下意識抬眸看他一眼,恰好與他如炬的眸光在空中碰撞。

許是太過緊張,她急忙別開視線,深吸一口氣,才假裝鎮定說:「你已經睡了半個月沙發啦,以後還是你睡吧,反正沙發那麼寬,我夠睡的。」

「不行1

顧祁森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雖然,他也不見得會憐香惜玉,但眼前的女孩兒,可是他決定要好好呵護的,試問這樣,他怎麼捨得讓她連睡覺都不舒服?

未料到他會如此堅決將讓給自己,沈輕輕不禁晃晃小腦袋瓜,笑著揶揄:「喲,想不到我們顧大總裁也有如此紳士的時候啊,之前,我都沒發現呢。」

「那是你眼瞎1

顧祁森涼涼開口反駁。

沈輕輕「切」一聲,就聽他繼續道:「不過,既然你不願讓我去睡沙發,倒是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他講完,似笑非笑盯著她。

沈輕輕有些懵,傻乎乎問:「什麼辦法?」

顧祁森將她呆萌的樣子看在眼底,嘴角的笑意不自覺加深,「我不介意跟你一起睡。」

「哈?想得美1

第二天,沈輕輕抽空回了一趟家。

自從顧祁森派人幫她修理老化的電路之後,她一次也沒回去過,不知家裡亂成什麼樣了,那些花花草草會不會因為自己疏於照顧而枯萎?

哎!

但願不願吧!

出地鐵后,沈輕輕一邊往家的方向走,一邊開小差。

然而,在等紅綠燈時,卻碰見一個意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