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16 沈輕輕寫日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216 沈輕輕寫日記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沈輕輕回到自己的家,頓時被屋裡煥然一新的裝修嚇一跳,乍一看,還以為自己進錯了房。

原本老舊的牆壁,全被粉刷成海藍色,顯得特別地清新雅緻,傢具也都換成新的,格調亦是她喜歡的田園風,看得出,顧祁森對她是用了心,若不然也不會不聲不響就按照她的喜好替她裝修房子了,而且還讓人打掃得一塵不染

嗯嗯,點個贊!

想到這,沈輕輕唇角不禁上揚,露出一抹會心的笑容。

陽台上的盆栽也開得十分漂亮,看著陽光一絲絲灑落下來,心,也跟著暖暖的。

這一次回來,沈輕輕除了放心不下那些花花草草之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兒要做,那就是替堂姐找資料。

她看言情有個習慣,就是每看完一本,她都會在筆記上記下男女主角的名字,故事大綱以及看完之後對人物的點評、感受等等,這麼多年下來,早已記滿厚厚一本,彌足珍貴。

其實,這些資料她早已複印給了沈拂曉,誰知被堂姐不小心弄丟,沒辦法,她只好重新準備了。

沈輕輕將資料本從書架中抽出,正打算離開,不經意間,視線落在自己的日記本上,眸光稍稍一愣。

算起來,她好久沒寫日記了,可不知為何,此時此刻,她竟突然動了寫日記的心思。

她抿了抿唇,猶豫片刻之後,索性拿起日記本,轉身走向旁邊的書桌。

坐下后,沈輕輕打開日記本,沒有看前邊的內容,而是直接翻到空白頁,用鋼筆開始記錄婚後生活的點點滴滴。

從莫名其妙被結婚開始,一直到現在,與男神的每一次互動,每一次心理歷程,她都描寫得格外細緻,足足花了兩個小時,才終於寫完。

鎖上日記,沈輕輕坐著發了許久的呆,直到顧長謙的dinhu打來,她才緩過神,趕忙按下接聽鍵。

「爺爺,您好!您回國了嗎?」

對顧長謙這位爺爺,沈輕輕是打心眼裡尊重的,撇開他位高權重的身份不說,在她心中,他就像自己的親爺爺那般,令她感到濃濃的溫暖。

聽到沈輕輕甜美的聲音,顧長謙心情當然無比愉悅,臉上的笑容瞬時也和藹許多:「嗯,今早回來了。你身體好點了嗎?」

「完全好了,謝謝爺爺關心。」

「呵,你那麼客氣做什麼?」

顧老爺子輕笑,隨後道,「爺爺在國外給你和阿森帶了禮物,什麼時候有時間,你們回顧宅一趟吧。」

「好的,爺爺。我會跟顧祁森講這件事的。」

沈輕輕笑著回應,心底無奈嘆了嘆氣。

她並不想去顧宅,因為那樣只會讓自己越陷越深,萬一到時候無法放下這段婚姻,萬一她最後想不開了,該怎麼辦?

哎,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她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與顧長謙結束通話后,沈輕輕見時間已是下午四點多,該回去準備晚飯了,於是她立刻把日記本放回書架上,拎包離開。

另一邊,顧家大宅。

書房裡,顧長謙將shuj放回大班桌上,抬手捏了捏有些酸脹的眉心。

這時,外邊傳來「叩叩叩」的敲門聲。

「進來1

他停止手中的動作,坐直了身子。

不一會兒,便見管家楊伯走進來,恭敬地朝他鞠了鞠躬:「老爺,宮四少來了,說是要見您,現在就在樓下會客廳等著。」

顧長謙聞言,擰了擰兩條灰白的眉毛,抬眸看他,「宮家那小魔王?」

「是!他的樣子看起來不太高興,說是來向您討個公道的。老爺,他應該是知道您給他做媒這事了。」

楊伯如實彙報道。

「呵,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顧長謙搖頭輕笑,接著起身往外走,「既然這樣,就去看看吧。」

古色古香、奢華低調的會客廳里,宮天祺不停來回踱步,時不時用手撓撓頭,看得出,他非常煩躁。

聽到腳步聲,他猛地轉過頭,果真,就見顧長謙一身筆挺的中山裝,精神抖擻出現在他面前。

「小祺,特地過來找你顧爺爺什麼事?」

未等宮天祺出聲,顧長謙率先一步跟他打招呼。

「顧爺爺,我找您什麼事,難道您心裡不清楚嗎?」

宮天祺沒好氣回應。

換做以往,他每次見顧長謙,總是會嬉皮笑臉過來撒撒嬌,喊他一聲「顧爺爺」,然後逗得顧長謙哈哈大笑,是十足十的開心果。

而現在,在得知他也有份插手自己婚姻大事時,他怎麼可能對他笑得出來?

若不是念在他是自己長輩的份上,興許他宮小爺早就掀桌子、砸屋子了,哪還講什麼禮貌?

面對宮天祺的質問,顧長謙深深睨他一眼,神色未變:「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已經24歲了,年紀不小啦。」

「顧爺爺,您也會說我24歲!呵,我才24啊,特么又不是34,您至於逼死我么?」

宮天祺下意識攥緊了拳頭。

啊啊啊,越想越生氣,這老爺子怎麼就這麼愛多管閑事,設計完三哥,現在輪到他了嗎?

嗚嗚嗚,他命好苦哇,為什麼不是大哥、二哥,偏偏是他

「逼死你?有那麼嚴重?」

顧長謙搖搖頭,隨後拍拍他的肩膀,安撫他,「也不是讓你馬上結婚,只是訂婚而已,相處不合適再分開不就好了?而且看爺爺給你三哥挑的媳婦就知道,爺爺眼光很好的。」

提起沈輕輕,顧長謙眼角眉梢不自覺溢滿了笑意。

然而,宮天祺卻完全不買賬,氣呼呼道:「您以為我是三歲小孩,什麼都信?」

「爺爺沒必要騙你1

顧長謙忍不住強調。

宮天祺是他很喜歡的一個晚輩,他對這小子的耐心,有時候甚至還超越顧祁森,之所以會主動做媒,亦是為他好

「不管,這門親事是您提出來的,您必須想辦法解決,否則我就去破壞三哥和三嫂的感情!您該知道,我自小混賬慣了,沒什麼事是不敢做的,再說,三哥到現在都還沒和沈輕輕睡一塊,感情可脆弱得很1

「什什麼?」

顧長謙因他的話震驚不已,好半晌才擠出一句話:「你是說他們還沒成為真正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