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17 神助攻!忙著算計森輕
小說:| 作者:| 類別:

217 神助攻!忙著算計森輕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見顧爺爺反應那麼激烈,宮天祺這才意識到自己無意間把顧祁森給賣了,不過,他並不後悔,因為在他看來,自家三哥與沈輕輕是那麼般配的一對,當假夫妻簡直太可惜了,所以,他很樂意做一做神助攻,將他們湊成雙。

也不知三哥怎麼就那麼固執,明明喜歡人家還非得忍著不碰,換做是他,早就將對方撲倒佔為己有了,哪還等著別人惦記?

「說話1

威嚴的聲音打斷了宮天祺的思緒,他緩過神,就見顧爺爺虎視眈眈瞪著自己。

宮天祺只好硬著頭皮解釋:「以您對三哥的了解,他會去碰一個自己沒認定的女孩嗎?顧爺爺,您該知道,三哥可是有心上人的。」

「你是說那個叫林希雅的?」

提起林希雅,顧長謙就一臉厭棄,「任何有眼光的男人都不可能捨棄輕輕這麼好的女孩子,而去喜歡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

「顧爺爺,林希雅也不至於像您說的那麼不堪吧?人家是好女孩1

宮天祺忍不住為林希雅說話。

儘管沒見過林希雅本人,但他卻相信三哥的眼光不至於那麼差,再者,一個肯為三哥死的女孩,本性又能壞到哪裡去?

針對這點,他對林希雅還是十分敬佩的,可敬佩歸敬佩,在他心裡始終更偏愛沈輕輕一些,沒辦法,誰讓沈輕輕恰好得他的眼緣呢?

「好女孩?哼1

顧長謙冷冷哼一聲,反駁,「好女孩會大半夜跑去那種醉生夢死的地方上班?若說她不是看上你三哥的錢,我還真就不信了。」

「如果她真是看上三哥的錢,那怎麼不來找三哥?三哥在s市有頭有臉的,找他太簡單了。」

宮天祺不死心,繼續為林希雅辯解。

顧長謙瞥他一眼,隨後道:「心機深沉的女孩子呢,最喜歡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你等著瞧,說不定哪一天那女孩就出現了。」

宮天祺聞言,眸光沉了沉。

記得前些天三哥在會所喝悶酒時提過,對於林希雅的下落,顧爺爺是不知情的,所以

想到這,他不由得試探:「爺爺,您到底知不知道林希雅的下落吧?」

顧長謙豈會看不出他打的主意?

不想將時間耗在林希雅身上,他索性轉移話題,「林希雅的事情,你不需要管!現在有個事要你去做,如果你成功了,我可以答應幫你去說服你爸媽取消婚約,如何?」

宮天祺一聽,眼神瞬間亮了:「什麼事?您請說1

以自己對這位老爺子的了解,他的行事作風比三哥還固執強勢,只要做下決定便會執行到底,所以來這之前,他其實是多大沒把握可以讓他答應為自己取消婚約的,然而,卻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會有轉機。

看來,自己這一趟是來對了!

他內心正在竊喜,這時,就聽顧長謙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讓輕輕懷上阿森的孩子1

「哈?」

未料到顧爺爺竟會對他提出這樣的要求,宮天祺覺得特別意外,抿著薄唇正想出聲,他又對自己橫眉冷目,「怎麼?這點小事都辦不到?」

「顧爺爺,您存心耍我是吧?您若是讓我設計他們睡一塊,我還能有點辦法,可讓三嫂懷上三哥的孩子,這除非運氣特別好,才能一擊即中啊1

講到這,宮天祺只感覺到眼前黑壓壓的,有一群烏鴉飛過。

正所謂姜還是老的辣,這顧爺爺,也太難搞了!

嗚嗚

顧長謙沉吟片刻,總算是認同宮天祺的說辭,於是點了點頭,「那就先實行第一步吧。」

「顧爺爺,其實第一步我早實行過,然後失敗了,所以啊,我三哥現在防我跟防賊似的。您看要不這樣,我搞點葯給您,您親自動手?反正您是他爺爺,再加上當壞人當習慣了,應該也不介意再當一次吧,嗯?」

「你這混小子,算盤打得夠精啊1

「嘻嘻,頂多我再花點心思去打聽三嫂的危險期,咱們好選日子下手,怎樣?」

「就這麼說定了1

「那顧爺爺您千萬要記著,事成之後去幫我取消婚約。」

「行了行了,你還怕我老頭子食言不成?」

這一邊,顧長謙與宮天祺忙著算計森輕,另一邊,沈輕輕也閑不下來。為感謝顧祁森背地裡為她做那麼多事,沈輕輕特地去市場買了好幾袋新鮮的食材,打算給他下廚。

今天雖說是周日,但顧祁森早上有事出去了,沈輕輕回到家,他還沒回來。

發了條簡訊請他今晚回來吃飯,沈輕輕便將袋子拎到廚房,有序地把肉菜果蔬分開放進冰箱,接著開始洗洗切切。

忙碌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晚上七點鐘,她總算做好一大桌子菜。

看著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沈輕輕心情愉悅地哼起了歌。

脫下圍裙,正準備給顧祁森打dinhu,門鎖突然「嘀」一聲響了。

知道是某人回來,沈輕輕急忙伸手整理一下頭髮,隨即往門口匆匆走去。

顧祁森推門進屋,剛抬眸,就見女孩聘婷的身姿款款朝自己而來,橙色的走廊壁燈下,她的笑容甜美得令人無法移開視線。

他半眯著狹長的鳳眸,還沒來得及跟她打招呼,她已翩然站在自己面前,仰起小臉,用黃鶯般悅耳的聲音說:「你回來啦,餓嗎?飯菜我已經做好了喔,快去洗手,咱們就吃飯啦。」

「好1

顧祁森微微頷首,眸光灼灼落在她臉上,絲毫沒有想移開的意思。

沈輕輕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趕忙找了個借口遁走:「那我去舀湯。」

話落,她轉身想走,他卻突然從背後抱住她的腰,將她攬到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