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18 我很幸運,家裡有這麼一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218 我很幸運,家裡有這麼一個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未料到他會突然間抱住自己,沈輕輕愣了愣,還沒來得及出聲,男人稜角分明的下巴已經抵在她肩膀上,聲音低低的,宛若大提琴般悅耳:「輕輕,謝謝你1

「謝我?」

沈輕輕有些訝異,「為什麼要謝我?」

「你不是給我煮晚餐了嗎?」

顧祁森微笑著說完,隨後將她打橫抱起,一邊往飯廳的方向走一邊由衷開口,「這年頭會煮飯的女孩子很少,廚藝好的就更少了,我很性慾n,家裡有這麼一個你。」

聽著他的話,沈輕輕心裡頭像是灌滿了蜜,瞬間甜絲絲的,「是嗎?你不會嫌我煩?」

顧祁森盯著她眉眼彎彎的模樣,唇角不禁勾了勾,沉聲說:「當然」

他原本想說「當然不會」,誰知卻眼尖發現沈輕輕眸底有著掩飾不住的笑意,於是,乾脆故意逗她,「當然是挺煩的。」

沈輕輕聞言,倏地懵了。

她眨眨迷茫的大眼睛,嬌唇蠕動著還沒來得及說話,他便迅速低頭在她唇上偷了一個香,眼角眉梢間溢滿連自己都無法察覺的情意,「你這麼美好的女孩子,誰會覺得煩,嗯?」

被他這麼霸道強勢又猝不及防的讚美,沈輕輕小臉刷地爆紅,像極一個可愛的紅蘋果。

「討厭1

她難為情地掄起粉拳捶著他的胸口,那力道小得跟撓痒痒似的,惹得顧祁森忍不住哈哈笑出聲。

抱著她走進飯廳,顧祁森把她放在椅子上,摸摸她的小腦袋:「我去換套衣服就好,你先吃。」

沈輕輕搖搖頭,「沒事,我等你1

「那隨你,不過,如果餓了先喝湯。」

顧祁森說完,拍了拍她的肩膀,待她應一聲「好的」,他才離開。

望著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沈輕輕不自覺眯起了杏眸,晶亮幽黑的瞳仁里,像是裝滿了整個天空的星星,漂亮極了。

顧祁森回到房間換好衣服,這時,shuj響起。

見是顧冉冉打來的,他不加思索按下了接聽鍵。

「哥,你吃飯了嗎?」

顧冉冉的聲音從電波中悠悠傳來,一如既往的清甜,換誰都不會想到,這樣一個貌美聲甜、自小受到嚴格教育的女孩兒,是如此地心如蛇蠍。

「準備吃。」

顧祁森語帶溫和回應,接著問「你呢?」

「我已經吃飽啦。呵,打dinhu給你,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顧冉冉依舊笑意吟吟。

顧祁森本來心情就不錯,此刻聽mimi的語氣似乎也很開心,於是,他唇角微揚,綻開一抹好看的弧度,「說吧,是不是又想到什麼法子坑你哥了?」

「呵,哪有?」

顧冉冉嬌嗔,聲音益發興奮,「皮特教授今天給我發了郵件,說學校有事讓我回去一趟,所以我已經訂好後天下午的機票飛劍橋啦。臨走之前,我想請你和輕輕吃頓飯,不知道她肯不肯賞臉?」

「什麼時候?」

「明天晚上,怎樣?」

「好,地點發給我,下班后我們去找你。」

「沒問題,那等我確定好了跟你說。」

「嗯1

「那大哥,你趕緊去吃飯吧,別餓壞了。」

「好1

顧祁森說完,隨即掛了dinhu。

聽著電波中「嘟嘟嘟」的忙音,顧冉冉原本帶笑的嘴角倏地僵住,俾庸一抹黯沉。

換做以往,除非有十萬火急之事,否則大哥一般會等她掛掉dinhu后才掛斷,而現在

呵呵,再這麼任由他與沈輕輕發展下去,林希雅的地位不保不說,恐怕連她自己,也要被他從心底剔除了

顧祁森踏進飯廳,就見沈輕輕手肘撐在餐桌上,雙手捧著一張漂亮的臉蛋在發獃。

他眸光一柔,走到她對面坐下。

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紅燒排骨放到她碗里,男人的聲音繾綣而溫柔:「抱歉,剛剛冉冉打dinhu過來,讓你久等了。來,多吃點。」

他邊說邊給她夾菜,不一會兒,沈輕輕的小碗就堆成一座小山。

沈輕輕見狀,趕忙阻止他:「好啦好啦,夠了夠了,吃不完浪費啊,這雞腿還給你,嗯,這魚也還你。」

「那你吃什麼?」

看著她把自己夾的肉都還回來,顧祁森頭都大了。

沈輕輕卻笑得十分得意:「我最近減肥,吃青菜豆腐就好。」

她的話音剛落,顧祁森一個爆栗猛地敲過去,順手又給她裝滿了肉,沒好氣喝斥她:「減什麼肥?吃不完,明天不準去上班。」

「啊?哪有這樣欺負人的?」

「我是為公司聲譽考慮。」

「奇怪,我減肥跟公司聲譽有什麼關係?」

沈輕輕不接受這樣的理由,然而,卻聽他振振有詞說道,「萬一你因減肥導致第一天上班暈倒,繼而傳出顧氏虐待員工的新聞,這就對公司有影響了,懂不?」

「哈,哪有這麼誇張?」

沈輕輕無語,但還是乖乖將他夾來的食物吃掉。

飯吃到一半的時候,沈輕輕突然想起白天天這人,糾結了片刻,她終於還是叫他,「顧祁森」

「嗯?」

「你準備打壓白天天多長時間?」

顧祁森放下筷子,挑眉反問:「你怎麼知道我打壓她?」

「額我今天碰到她了。」

沈輕輕如實回答。

顧祁森眉頭擰了擰,正想說些什麼,就聽她繼續講,「她一直跟我道歉,求我原諒她。顧祁森,我」

「你想讓我放過她?」

他像是看穿她的心思,索性直接戳破,但神色有些冷。

沈輕輕咬咬唇,骨碌碌的眼睛就這麼直勾勾地看著他,不說話,不點頭,也不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