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21 她要的是顧祁森的愛,而不
小說:| 作者:| 類別:

221 她要的是顧祁森的愛,而不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沈拂曉認識不少長相英俊的男人,但聽保安那麼一說,一時半會她也沒猜出是誰,於是只好問:「對方有說他怎麼稱呼嗎?」

「喔,他說你是他堂姐。」

「什麼?」

許是太過驚訝,沈拂曉不由得拔高音調。

「沈檢察官,你沒事吧?」

「沒我知道了,我這就下來,謝謝1

沈拂曉禮貌說完,隨後掛掉了dinhu。

將話筒放回座機,她擰擰眉,眸光變得深幽。

在這個世界上,叫她堂姐的人只有沈輕輕,換言之,到這來找她的男人會是誰?

難道是顧祁森?

不,怎麼可能?

沈拂曉不禁對自己的想象力感到無語。

拿起shuj迅速下樓,走出檢察院大門,就見不遠處停著一輛騷包的紅色法拉利。

長相俊美的男人優雅靠在車前,他身材頎長,臉被超大的墨鏡遮擋了一半,卻透出尊貴迷人的氣息。

這是誰?

她敢確定,自己並不認識他!

正當沈拂曉納悶之際,男人已摘掉墨鏡,笑眯眯走向她,一邊走一邊自來熟地打起招呼,「堂姐」

堂姐?

真叫他堂姐?

沈拂曉禁不住風中凌亂。

這一刻,她甚至懷疑,這人是不是自家叔叔,即輕輕的爸爸再婚後所生下的兒子,但對方看起來年紀明顯比輕輕要大,所以這個可能性為零。

思及此,她冷著一張美麗的小臉,目光疏離看向他,義正言辭道:「這位先生,我與你素不相識,請不要亂叫。再者,你這年紀也不一定比我叫姐,我可不敢當1

「那叫妹?」

宮天祺將墨鏡架在頭頂上,眯著一雙桃花眼,笑得格外燦爛。

他本來就是極為英俊之人,如今這麼一笑,明晃晃的笑容直直落入沈拂曉眼底,耀眼得連頭頂上的大太陽都有些黯然失色。

她暗忖,這人確實擁有一副好容貌,但那嬉皮笑臉的痞子行徑,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於是,沈拂曉眉眼間的神色瞬時又冷了幾分:「你到底是誰?」

宮天祺完全不將她的冷漠放在眼底,視線繞著她精緻的五官打量一圈,確定她算得上頂級min之後,態度更加積極:「傳聞沈檢察官是司法界之花,今日一見,果真如此!min,我叫宮天祺,沈輕輕是我三嫂,所以小爺我給面子叫你一聲堂姐,可一點都不為過喔。」

聽完他的自我介紹,沈拂曉滴溜溜的大眼轉了轉,好半晌才開口:「原來你就是宮四少1

「沈檢察官也聽說過小爺我?」

宮天祺眨眨如繁星般閃亮的眸子,朝她走近一步。

她沒擦香水,身上卻有另一種淡淡的香氣,很清新很自然,莫名地,竟讓他感到心曠神怡,忍不住,想再靠近一點點。

沈拂曉當然發現他的企圖,不著痕往後退了退,聲音依舊清冷:「找我什麼事?」

「一起吃午飯?」

宮天祺熱情提出邀約。

「不方便!有事快說。」

沈拂曉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那種不學無術,只想著泡妞的花花公子,很不幸,宮天祺在她眼裡恰好是這樣的存在。

若不是看在輕輕的面子上,她絕對不會站在這,跟他廢話半句。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言了。」

宮天祺索性收起嘴角的笑意,整個人倏然間變得認真起來。

他突如其來的轉變,讓沈拂曉稍稍一愣,緩過神就聽他悅耳的聲音響起,「你覺得我三哥怎麼樣?」

「什麼意思?」

沈拂曉黛眉微蹙,眸底掠過一抹探究。

「相信你也知道,我三哥是s市身價最高的男人,相貌性格人品都是萬里挑一的好,如果沈輕輕能夠跟他做真正的夫妻,絕對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

對自家三哥,宮天祺向來是無比崇拜的,因此無論何時何地,他從不掩飾自己是一名森粉的事實。

「所以,你想表達什麼?」

「很簡單,我希望他們能天長地久,打算助推一把,讓他們有夫妻之實,而且最好沈輕輕能一次就懷孕,但這事,需要你配合。」

宮天祺將目的說出來。

原以為沈拂曉會同意,誰知,她竟想都不想便拒絕了:「這事我不參與。兩個人的感情,外人插手那麼多做什麼?你就不怕弄巧成拙?」

「怎麼會弄巧成拙呢?我三哥那麼負責任一個男人,把沈輕輕睡了,那鐵定得負責啊,這不就皆大歡喜了?」

宮天祺信誓旦旦道。

沈拂曉抿唇,語氣十分肯定:「我了解輕輕,她要的是顧祁森的愛,而不是成為他的責任。」

「有了責任,再愛的話就容易多啦。」

「那就不純粹了!我奉勸你不要在背後搞小動作,免得到時候害慘了我mimi。」

話落,沈拂曉抬眸瞪他一眼,眸光中警告意味甚濃。

「沈檢察官」

「宮四少請回吧1

沈拂曉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沒想到這女人竟那麼難搞,宮天祺氣得直咬牙。

眼見她窈窕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視線中,情急之下,他只好使出shshu,皮笑肉不笑在後邊大聲喊她:「輕拂我心作者大大,你今天什麼時候更新啊?」

這傢伙,怎麼會知道她的筆名?

下班后,沈輕輕準時出現在與顧祁森約好的某個路口,坐上他的車。

大約半個小時的路程,他們抵達江邊一家環境優雅、富有情調的法國餐廳,而顧冉冉早已在那兒等著。

落座后,顧冉冉便將菜單遞給顧祁森,笑嘻嘻說:「大哥,在等你們的時候我自作主張把菜,你們看還要不要再加點什麼,儘管點,甭跟我客氣喔。」

「好1

顧祁森接過菜諜的面,十分自然地與沈輕輕交頭接耳繼續點菜,他們之間流淌著的那種親密的默契,霎時間讓顧冉冉幽黑的眸子里掠過一抹狠戾。

她垂眸斂饒異樣,雙手攥得緊緊的,任由修長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

見坐在對面的兩人完全將自己當空氣,顧冉冉倏地站起來,借口要去洗手間,離開了座位。

她剛走不久,白天天就出現了,更甚至,還氣勢洶洶往他們那一桌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