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26 被算計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26 被算計了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每一次因為林希雅,顧祁森與爺爺最後都會鬧得不愉快,今天亦是如此。

祖孫倆神色各異,一前一後從書房出來,恰好就聽沈輕輕在喊:「爺爺,顧祁森,洗手吃飯咯。」

顧祁森應聲抬眸,恰好見她站在走廊的拐角處,頭頂上的壁燈泛出暖黃的光,灑落在她那張明媚的小臉上,襯得她愈發地甜美動人。

若是以往,他一定會嘴角上揚,忍不住走過去抱抱她,然而現在,他完全沒有心情。

倒是顧長謙,他簡直活脫脫一副沈輕輕親爺爺代言人的模樣,和藹可親讚美道:「辛苦啦輕輕丫頭,這麼快就有飯吃,你太能幹了。」

「嘻嘻,爺爺過獎啦,我就隨便弄弄,您別嫌棄就好。」

沈輕輕被誇得不好意思,下意識伸手撓了撓頭。

「怎麼會嫌棄呢?爺爺巴不得能天天吃上你做的飯呢。走吧,輕輕丫頭,帶爺爺去飯廳。」

「嗯嗯,好噠,爺爺。」

一老一小邊說邊笑,直接撇下顧祁森便往飯廳的方向走去。

見他們如此熟稔,顧祁森幽聲嘆氣,心情陡然變得無比複雜。

三人來到飯廳,剛落座,顧長謙忙不迭給宮天祺使了個眼色。

宮天祺立馬拍了一下腦門,嚷嚷出聲:「顧爺爺,蘭姨不是給三哥煲了湯嗎?您放哪啦?」

「喔,對!瞧我這記性,把這都忘了。」

這時,顧長謙的演技也開始上線,只見他轉頭看向坐在顧祁森旁邊的沈輕輕,眉眼間儘是慈愛的笑意:「輕輕啊,爺爺剛剛給你的一袋零食裡邊,有個保溫壺,你去找出來吧。」

「好的,爺爺。」

沈輕輕不疑有它,快速起身走出去。

不一會兒,她就回來了,手裡果真拎著一個保溫壺,「爺爺」

「拿給阿森。」

「是1

沈輕輕聽話地將保溫壺遞給顧祁森,笑著開口:「蘭姨的一番心意,你要全喝了喔。」

顧祁森此時還受林希雅影響,情緒不是很好,於是,他連看都不看保溫壺一眼,興趣缺缺道:「放著吧。」

「喔。」

沈輕輕扁扁嘴,將保溫壺放一邊。

敏感如她,還是察覺得到他自書房出來后,整個人就變得怪怪的,難道,跟爺爺吵架了嗎?

貌似印象中,似乎每次他跟爺爺鬧不愉快,都跟她脫不了干係,所以這一次,是不是也一樣?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沈輕輕抿了抿唇,原本的好心情,驟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見氣氛有些不對勁,宮天祺不由得轉了轉那雙迷人的桃花眼,對顧祁森說:「三哥,我可是眼饞你那個保溫壺裡的東東好久咯,趕緊趁熱喝了唄。」

「既然你眼饞,那給你1

顧祁森乾脆將保溫壺拿起,放到他面前。

宮天祺嚇一跳,立刻還回來,「我倒想是呢,可蘭姨千叮囑萬叮囑,那是她專門給你熬的,我哪敢喝?你還是快喝了吧,不要辜負蘭姨一片心。」

知道三哥是被蘭姨帶大的,搬出蘭姨最有效果,果不其然,顧祁森最終沒有推託,打開保溫壺的蓋子,將湯水倒在碗里,一下子就喝光了。

顧長謙與宮天祺見狀,彼此心領神會。

一聽宮天祺提起蘭姨,沈輕輕倒是想起蘭姨要搬過來跟他們一起住這事,忍不住開口問顧祁森:「對啦,你不是說蘭姨要搬到這邊住么那她究竟什麼時候搬來呢?」

她暗想,若蘭姨沒那麼快搬進來,她還是堅持住回自己原先那個房間好了,畢竟一直霸佔著顧祁森的,孤男寡女的,有時候想想,挺不方便的。

未料到她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提出這樣的問題,顧祁森深邃的眸底悄悄泛過几絲尷尬。

殊不知,蘭姨過來小住之事,完全是他自己杜撰出來,為的就是騙沈輕輕跟他住一個屋,而如今爺爺在場,謊言恐怕得被拆穿了吧?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面不改色看向顧長謙:「爺爺,讓蘭姨這兩天搬過來住,沒問題吧?」

原以為爺爺不會同意,結果,他的反應卻出乎意料之外:「當然可以,阿蘭擅長葯膳,就讓她過來給輕輕補補身子吧。」

最好輕輕可以快點給他們顧家生個大胖曾孫兒,哈哈

老爺子越想越高興。

「好1

雖不明白爺爺為何答應得如此爽快,但,謊言沒被拆穿,總歸是一件好事。

沈輕輕聞言,知道自己「搬家」無望,不禁有些小鬱悶。

不過她的鬱悶非常短暫,因為很快地,宮天祺又發揮活寶的本色,將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歡樂的時光,總是眨眼即過,不知不覺,晚餐就結束了。

九點鐘,顧長謙帶頭啟程離開。

依依不捨送他們下樓,再次回到屋裡,不知為何,沈輕輕莫名變得傷感起來。

見她坐在吧台上發獃,看起來似乎有什麼煩心事,顧祁森索性走過去,在她對面的高腳椅坐下,「怎麼了?」

「沒事,我就是有點累。」

沈輕輕抬眸朝他微微一笑,並不敢告訴他,她之所以會情緒低落,是因為想起可以呆在他身邊的時間越來越少,幸福也會越來越短暫,而她,已經開始捨不得

「那去洗澡,早點休息。」

顧祁森並不知道她的心思,一臉關切叮囑道。

「也好。」

沈輕輕眸光閃了閃,旋即下了高腳椅,邁開長腿往房間走去。

目送她窈窕的身姿離開,顧祁森好半晌才將視線收回。

突然有些口渴,又有些熱,他伸手扯了扯衣領,隨後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一瓶礦泉水。

一口氣喝掉大半瓶冰水,可那抹燥熱感非但沒有褪去,反而身上像是著火那般,疼痛難忍。

顧祁森擰擰眉,當下就明白,自己是被算計了。

該死!

爺爺怎麼可以給他下藥?

他憤怒地握緊拳頭,用力砸在冰箱門上。

知道自己不應該在這耽擱下去,必須立刻去醫院,因此,顧祁森極力隱忍住身體的不適,拿起車鑰匙大步流星往門口沖。

輸入密碼解鎖,豈料,他家的大門卻不知何時,已被人在外面多加一層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