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27 呼吸全亂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27 呼吸全亂了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門鎖採用了最先進的技術,顧祁森折騰許久,都沒辦法將門打開。

知道一切全是爺爺的傑作,他又惱又氣,索性拿出shuj給顧長謙打dinhu。

顧長謙剛回到顧家老宅,正準備上樓休息,shuj便響起。

見來電顯示是顧祁森,他精銳的眸光稍稍一閃,猶豫片刻后,才慢悠悠按下接聽鍵。

電波中很快就傳來顧祁森氣急敗壞的質問,「爺爺,您這是什麼意思?您明知我不可能去碰沈輕輕,為何還要這麼做?」

他的反應在顧長謙預料之中,於是,他神色未變淡淡出聲:「還有力氣吼我,說明你的藥效沒真正發作1

「你」

未料到爺爺這麼卑鄙算計自己,居然還能如此泰然自若,顧祁森氣得額頭青筋迸發,整個人隨時處於情緒失控的邊緣。

他緊緊握著鐵拳,深呼一口氣,這才極力隱忍著想shrn的衝動,咬牙切齒道:「讓人把鎖撤了1

面對著他的憤怒,顧長謙卻是露出老狐狸般的微笑,接著「好心」告訴他:「那是定時鎖,八小時後會自動解開,除此之外,無人能解!好了,天色不早,你和輕輕好好過二人世界吧,她體質沒你好,約莫這會兒藥效該發作了1

「什麼?」

未料到沈輕輕竟也被他們下了葯,顧祁森當即氣得肺都炸了,然而,他還來不及發飆,就聽房間內「砰」一聲,像是有重物倒地似的,爾後,女孩兒痛苦的低吟聲便若隱若現躍入他耳里。

她真中招了!

顧祁森俊臉霍地一變,壓根顧不上找爺爺算賬,慌慌張張將通話按掉,shuj隨地一扔,抬腳便往室匆匆走去。

他其實是一個有著超強意志力的男人,哪怕身體中那抹洶湧翻滾著的灼熱感越來越難受,越來越讓他無法招架得住,可他依然用最後一絲信念強撐著,但卻萬萬沒有想到,爺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居然連輕輕都不放過

她,那麼一個嬌滴滴的弱女子,怎能承受得了這強效葯的蝕骨之苦?

疼,好疼

這一刻,顧祁森疼得眼睛都紅了。

他分不清,是身體在疼,亦或是心在疼,他只知道,他不願讓沈輕輕受這樣的苦,他想幫她、要幫她,可卻不能用最直接的方式幫她

「嗚嗚顧祁森」

「顧祁森我好難受」

「嗚嗚嗚」

火急燎原衝進屋,映入眼帘的,是女孩穿著睡衣躺在地上打滾的一幕。

她臉蛋酡紅,眼神迷離,聲音低低喊著他的名字。

興許是太過煎熬,她一邊喊一邊哭,整個人看起來渾渾噩噩,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些什麼。

「嗚嗚,顧祁森,我好難受」

「顧祁森」

聽著她意識不清的呢喃,顧祁森只覺得自己的心頭上,彷彿住著一頭猛獸,它不停地在叫囂著、催促著他快步往前走,是的,只要再走一小小步,他就能將她好好疼惜一番,她也就不會這般痛苦,哭得這般凄慘

可惜,殘存的一抹理智在他走到她身旁即將付之行動時終究佔了上風,他到底還是沒讓慾念給沖昏了頭。

彎身,伸手在摸摸她柔順的秀髮,男人沉聲哄她:「乖,不要哭,泡冷水澡就舒服了1

雖然他不敢保證泡冷水澡一定有用,但目前唯有這樣,才能暫時緩解她的疼痛,只要能捱八個小時,嗯,八個小時后,他們就可以出去了

就這麼決定吧,這樣於她、於他,都好!

故意忽略心裡那頭猛獸的叫囂,顧祁森咬著牙,將她從地毯上抱了起來。

轉身準備走去浴室,豈料,沈輕輕卻在這一瞬突然反抱住他的脖子,朝他咯咯一笑。

橙色燈光下,女孩原本清澈透亮的眼眸,因藥力作用變得格外妖冶,就像是一朵午夜盛開的玫瑰,無一不散發著魅惑人心的魔力,而她眼角又掛著兩行晶瑩的淚珠,可憐兮兮的模樣兒宛若瓷娃娃那般,輕而易舉就勾起男人潛意識的惡劣因子,讓他恨不得狠狠地將她揉碎,揉到骨子裡

有那麼一瞬間,顧祁森確實是想隨心所欲的,畢竟這個女孩兒,看起來是那麼地清純、那麼地美好,為何就不能屬於他?他幾乎可以肯定,沒有男人能夠抵擋得了她對自己這樣哭、這樣笑,這樣地媚。

但這個念頭僅僅存在一秒,腦海中很快又出現林希雅三個字,女孩那張漂亮的臉蛋已經越來越模糊,可她紫色的眼睛卻如同世間最珍貴的寶石,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痕

不行!

他不能對不起希雅!

顧祁森屏住呼吸,乾脆加快了步伐。

「嗚嗚嗚難受」

被顧祁森抱著,沈輕輕柔若無骨的小身子無意識在他懷中蹭來蹭去,還不停地東摸摸、西摸摸。

柔軟的小手觸及他滾燙的體溫,她突然覺得遠遠不夠,她不想只要這樣,她好想與他更進一步的啊,嗚嗚嗚,她怎能這樣不矜持?

沈輕輕,醒醒!

沈輕輕

身體里有另一個聲音冒出來竭力敲醒自己,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它卻越來越弱,越來越直到他抱著她走進浴室將她放在浴缸里時,那抹聲音已經徹徹底底消失得無影無蹤

藥效越來越強,顧祁森亦越來越不清醒,再加上被她撩出了火,若不是還有那可怕的意志力支撐著,恐怕這會兒他早已棄械投降。

像丟掉燙手山芋那樣把她放進浴缸后,顧祁森立刻打開水龍頭,任由冰涼的冷水嘩啦啦沖刷在她身上,也打濕了她白色的睡衣。

睡衣很薄,再加上沈輕輕剛剛洗澡時忘記帶br,出來時原本想穿上,誰知倒霉遇到藥效發作便沒有穿,所以,明晃晃的燈光射過來,女孩兒心口處那完美的弧度一覽無遺。

不是沒見過她不著片縷的模樣,只是,此時此刻的她,卻比以往對他有更致命的吸引力。

顧祁森性gn的喉結滾了滾,霎時間,呼吸全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