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29 顧祁森,不要走,顧祁森…
小說:| 作者:| 類別:

229 顧祁森,不要走,顧祁森…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還沒走出一米遠,身後就傳來女孩近乎絕望的聲音:「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真當我是」

沈輕輕兩片唇瓣顫了顫,卻始終說不出、女兩個字。

心,好疼好疼,他怎麼可以如此對她,他怎麼可以一次又一次用錢來傷害自己?

四年前是這樣,現在又是這樣,嗚嗚嗚

女孩鼻頭倏地一酸,幾乎是無法控制地,委屈的眼淚就這麼啪嗒啪嗒掉落下來。

顧祁森緩緩回過頭,不經意間,卻撞進她蘊滿哀傷的淚眸中。

他用力攥了攥手,故意忽略心頭上那抹沉痛的感覺,硬生生逼自己殘忍對她說:「你是個美好的女孩,但昨晚的一切是場錯誤,就當我對不起你,你不要原諒我1

話落,他慌亂轉身,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這才邁著沉重的步伐往門口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望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沈輕輕咽了咽口水,想喊住他,可不知為何,「顧祁森」三個字,此時此刻,卻莫名成為她說不出口的傷。

眼見他快要走出室大門,心中的疼痛在這一瞬愈發排山倒海襲來,她下意識捂住絞痛的心臟,淚,洶湧決堤。

顧祁森,不要走,顧祁森

嗚嗚嗚

沈輕輕無聲地哭著,可他卻依舊沒回頭,高大的身影終於消失在她早已模糊的視線中。

出了室門,顧祁森並沒有走遠,而是倚著門邊的牆,痛苦地握緊了拳頭。

傷害她,不是他本意,可他到底還是自私地選擇用這個方式去守住自己的心,他混蛋、他罪無可赦、他怎麼就捨得如此待她

「輕輕,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顧祁森默默說了無數遍對不起,然而,每說一遍,心就如同刀割一樣,血淋淋那般泛著疼。

屋內。

許久許久之後,沈輕輕才從悲傷中緩過神來。

拖著疲憊的身子下床,她隨意穿了一件睡衣,緩緩走進浴室。

這裡,承載著她與他第一次的回憶,這裡,見證了她從純潔的女孩蛻變成真正的女人

其實不管顧祁森愛不愛她,能跟s市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男神共度良宵,貌似她並不吃虧,更何況,她還是那麼那麼地愛著他,愛到甚至從未想過會跟除他之外的任何男人發生親密關係的可能性

她如願了,第一次給了自己最愛的這個男人,可她的心,卻越來越痛了,痛到無藥可救,痛到連呼吸都是如此費力

站在鏡子前,看著透亮的玻璃清晰倒影出自己頹廢的模樣,沈輕輕不自覺眨了眨眼,突然間,好不容易止住的淚,又一次不爭氣掉下來。

不想哭,也不想讓自己再變成自己討厭的樣子,於是,她抬手捂住發酸的鼻子,極力控制即將崩潰的情緒。

或許,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受到打擊了,或許,現在的她,較當時18歲的自己相比,承受力已提高不止一百倍,所以,她沒以前那麼脆弱,所以,她也只是在浴室里繼續哭了幾分鐘,然後,整個人就平靜了下來。

顧祁森,如果與我劃清界限,是你想要的結果,那麼,我會成全你

刷牙洗臉,化個精緻的淡妝,梳起丸子頭,穿上遮住吻痕的高領連衣裙,沈輕輕神色淡淡從室走出來。

這時,顧祁森已不在家。

空蕩蕩的屋子裡只有她一個人,也好,省得見面了尷尬,呵

沈輕輕自嘲一笑,重新回到房間。

拉開窗帘,雨停了。

几絲陽光從落地玻璃灑落進來,由於下了一整個早上的雨,天空被清洗得一塵不染,湛藍湛藍的,格外漂亮。

站在窗前就這麼眺望著藍色的天空,沈輕輕原本低落的心情,頃刻間好轉了許多。

失戀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她的人生不應該只有男人,她還有好多事情可以做,加油,沈輕輕,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既然決定要真正做自己,沈輕輕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搬家。

是的,哪怕他將這棟公寓產權人的名字改成自己的,可她依然不想住在這兒,至於房產證和銀行卡

沈輕輕抿了抿唇,有些猶豫。

她不是一個貪財的女孩,房產也好、金錢也罷,不該是她的,她一點都不想拿,但若拒絕他的「補償」,以他固執的個性絕對會逼得她接受為止,而她累了,身心疲憊得不想再與他有任何牽扯,所以

哎!

要不捐了吧?

反正這些錢對他來說只是九牛一毛,可如果將它捐給山區那些有需要的孩子,絕對可以造福許多人,嗯,就這麼決定了!

經過慎重的考慮,沈輕輕最終將房產證和銀行卡收進自己的包包里。

她的個人物品不多,一下子便收拾完畢,用shuj叫了一輛計程車,拖著行李箱出小區大門時,車子已在前邊等她。

將行李放在車尾箱,沈輕輕拉開後座的車門坐進去,不一會兒,車子就啟動,載著她離開這個興許她這輩子都不會再踏進一步的超高端小區。

望著車窗外迅速倒退的街景,她依依不捨扭過頭,心中百感交集。

別了,顧祁森,別了,我的愛

顧祁森開著車,氣勢洶洶殺去宮家。

宮家與顧家是世交,宮天祺的父母此時全在家裡,兩人都特別喜歡顧祁森,因此,見他來找自家那「不成器」的小兒子,哪裡管得著他是不是冷著一張俊臉,是不是來者不善,興沖沖就叫管家將人往宮天祺房間帶了。

顧祁森禮貌地道了聲謝,跟著管家上了樓。

今天周日,夜貓子宮天祺正窩在房間里呼呼睡大覺。

美夢做到最的那一刻,被子突然被人掀開,緊接著,他整個人像沙包一樣,被顧祁森從床上拽起,一個完美的過肩摔,狠狠摔在地上。

「哎喲」

突如其來的疼痛,總算讓他醒了。

宮天祺扶著腰站起來,正想罵是哪個不長眼的敢這麼對待他宮小爺,定睛一看居然是顧祁森,不禁怔了怔。

瞧三哥這黑面煞的模樣,該不會是自己與顧爺爺得逞了吧?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