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34 想離婚就離婚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234 想離婚就離婚吧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沈輕輕心想,反正顧祁森這會兒在公司加班,應該沒那麼快回來,就算她偷偷跑上去,他也不會知道,而且還可以將銀行卡放回他書房還給他,這樣不是一舉兩得嗎?

嗯,對的,就這麼辦吧!

手中抱著東方寄來的快遞,最終,她還是抵擋不住想回去看一眼的yuhu,踏進了公寓大門。

熟悉的電梯、熟悉的走廊,熟悉的密碼鎖

看著周遭熟悉的一切,似乎到處都有他的痕,沈輕輕眼眶一熱,莫名地,有種想哭的衝動。

人家都說雙魚座的女孩其實最多愁善感,怎麼她這個巨蟹座的,也一樣呢?

哎,星座這東西,不外乎是概率問題,不可盡信!

進屋后,心跳驟然加速起來,即使明知他不在家,她依然一樣緊張萬分。

將快遞的盒子隨手放在門邊的柜子上,沈輕輕下意識想去換拖鞋,下一秒才反應過來,家裡早已沒有她的東西,不自覺又苦笑了兩聲。

也罷,踩臟他的地板就踩臟吧,大不了拖乾淨就是了!

重新調整了一下心情,她這才緩緩走進去。

顧氏集團。

頂層總裁辦公室里,男人坐在大班桌上,左手托著下巴,右手握著滑鼠鍵,瀏覽著公司的內部頁。

這是集團的一個管理系統,裡面除了有大部分商業機密之外,還有總監級別管理員的個人信息。

眸光定格在某張白底證件照上邊,女孩笑靨如花的小臉,霎時間讓他嘴角微微翹起,視線,卻再也移不開。

這幾天,他時不時就會打開頁,找出她的zhopin看一看,一看,就是大半個鐘。

顧祁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理智明明告訴他,不許再去關注她,不許再想她,然而,他卻無法控制得住自己的心,每次只要一閉上眼,腦海中全是她梨花帶淚的臉,抽抽噎噎在控訴著他的絕情

是啊,連他都痛恨自己的絕情,連他都恨不得直接給自己一槍,更何況是她?

修長的手指抬起,伸到屏幕上,隔著液晶屏,男人緩緩觸摸她精緻的輪廓,深邃迷人的眸子,掠過濃濃的哀傷與愧疚。

輕輕,對不起!

這輩子你一定要好好地

一陣悅耳的鈴聲響起,打斷了顧祁森的思緒,他懨懨瞄了一眼放在旁邊的shuj,見來電顯示是爺爺,深眸不由得泛上一抹厭煩。

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他便沒再理會爺爺,爺爺也破天荒沒有找過自己,而今天突然打dinhu給他,又想幹什麼?

他擰了擰眉,過幾秒之後,才按下接聽鍵:「有事請說1

心中有怨,所以這會兒,顧祁森連一聲「爺爺」都不願叫了。

顧長謙倒是不介意,自顧自問:「今天周末,是不是可以回家一趟,陪爺爺吃頓飯?」

「呵」

顧祁森冷笑一聲,涼涼開口回應,「跟爺爺您吃飯會吃出事來,我可不敢1

「你」

饒是知道他至今沒有原諒自己,顧長謙還是被他這話給氣得一張老臉漲紅。

作了個深呼吸,他神色總算稍稍緩和一些,「你要記住一點,無論爺爺做什麼,都是為你好1

他講得語重心長,可顧祁森聽在耳里,卻只覺得諷刺,「請不要打著為我好的旗號,去掩飾您的掌控欲。爺爺,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是物品1

「你當真如此看待爺爺?」

顧長謙不禁有些無奈,聲音頃刻間像是蒼老了許多。

顧祁森薄唇掀了掀,想說些什麼,最後硬生生咽下,保持沉默。

見他不說話,顧長謙又繼續開口:「如果輕輕那麼好的女孩子,你都看不上,那爺爺也無話可說了!事到如今,爺爺不強迫你,離婚就離婚吧,我這老頭子再也不會管你了。」

「爺爺,您此話當真?」

顧祁森嚴重表示懷疑。

這老爺子那麼喜歡沈輕輕,為撮合他們甚至連那種下三濫的手段都用了,現在居然說不會再管他,誰信?

顧祁森的反應在顧長謙預料當中,於是他摸摸灰白的鬍子,嘆嘆氣:「浩云為了輕輕來找過我。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們都是爺爺的親孫子,為了你,我已經虧欠他太多,所以」

「所以您現在是為了顧浩雲,讓我離婚?讓我把沈輕輕讓給他?」

顧祁森捏緊shuj,整張俊臉瞬時被烏雲籠罩。

該死!

顧浩雲憑什麼打沈輕輕的主意?

想都別想!

「跟她離婚,不是你一直以來想要的?」

「我」

「既然你不喜歡輕輕,有的是男人喜歡她」

顧長謙講到這,故意頓一下,潤潤喉,接著又說,「浩雲這孩子品行純良,跟輕輕又是青梅竹馬,若不是爺爺當初自作主張,也不會就那麼活生生拆散了一對鴛鴦,但願現在補救還來得及。」

「爺爺,您不是在開玩笑?」

顧祁森半眯著的眼眸因憤怒差點噴出火,咬牙切齒道,「輕輕是他嫂子1

「那又如何?反正也沒幾個人知道她是你老婆。行了,改天找時間讓律師shngmn,把婚離了。爺爺還有事,先掛。」

話落,他不等顧祁森反應,徑自將dinhu切斷。

聽著電波中「嘟嘟嘟」的忙音,顧祁森攥了攥拳,好半晌才將自己的心情平復。

不想繼續呆在辦公室,他索性起身,拎起車鑰匙,大步流星離開。

開著跑車漫無目的在路上逛,在不知不覺中,竟開回了環江公寓。

自那天過後,他便沒有再回來,但也知道,沈輕輕當天就搬走了。

這麼多天不在,也不知她養的魚有沒有餓死,還是上去看看吧。

給自己找了一個回家的理由,顧祁森將方向盤一轉,車子緩緩駛進地下車庫。

澆完花,喂好魚,見屋裡一周沒有打掃,勤勞的沈輕輕又忍不住開始動手搞衛生。

辛辛苦苦將地板拖乾淨后,她扭了扭肩膀,拎起包包打算離開,人還未走到玄關處,便耳尖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

糟糕,該不會是他回來了吧

他怎麼這時候回來?

怎麼辦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