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42 迷倒顧祁森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242 迷倒顧祁森的女人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什麼事?」

顧祁森放下酒杯,心不在焉問。

其實自沈拂曉會跟宮天祺一起出現在這,他就有預感,她是沖著自己來的,事實果真如此。

沈拂曉並不想在這裡談,乾脆直言:「能換個地方說話么?」

顧祁森還沒來得及表態,宮天祺便笑嘻嘻說:「哎呀,換什麼換,這兒是最安靜的。」

話落,他一屁股就坐在了顧祁森隔壁。

顧祁森卻在這時候突然站起身,雙手插袋,淡淡開口:「走吧,去花園。」

他一邊說,高大的身影已經快步往外邊走。

沈拂曉立馬跟出去。

宮天祺想跟著看熱鬧,肩膀卻被蔣京修按住,「來,陪二哥喝酒!你是男子漢大丈夫,太八卦就不好了。」

「二哥,我這不是關心三哥嗎?」

宮天祺心不甘情不願反駁。

「關心則亂!阿森那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他還算容忍你,等哪天徹底惹怒他了,你就等著去南極吧。」

蔣京修說完,遞給他一杯酒。

宮天祺「哼哼」兩句,只好乖乖坐下。

會所。

沈輕輕一路被帶到三樓某個豪華套間,喬志安早在那。

他看起來大約五十歲左右,興許是常年活躍在政壇上,給人特別精明深沉的感覺,至少第一眼,沈輕輕就有些忌憚這個人,覺得他不好相處。但儘管這樣,出於禮貌,她還是主動打起招呼,不卑不亢出聲道:「您好,喬副總統!我是沈輕輕,請問您找我什麼事?」

喬志安並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眸光陰沉打量著她,唇角勾起一抹輕蔑:「原以為迷倒顧祁森的是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倒不曾想,會是你這麼一個小丫頭片子。」

近段時間,因為總統大選敗給了東方瑾,喬志安的心情是極度狂躁的,於是他理所當然地將大部分責任推到顧祁森身上,畢竟如果不是顧祁森將投資撤出國,他斷不可能會敗得那麼慘,與總統之位失之交臂。

心中裝著盛怒,恨透了顧祁森的鐵面無私,然而不管怎麼說,這混賬小子始終是自己堂妹留下來的至親血脈,他就算再惱再怒,亦不可能真拿顧祁森怎麼樣,可偏偏

若不是冉冉這丫頭無意中說漏嘴,他還真不知道,原來顧祁森並不是所謂的鐵面無私、一心為顧氏著想,他分明就是為了一個女人才與東方達成了交易

想起這事,喬志安愈發陰鬱,看著沈輕輕的眼神也讓她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沈輕輕下意識攥了攥手心,卻因他的話感到疑惑不解。

什麼叫迷倒顧祁森?

她哪有那樣的本事?

自嘲一笑置之,她揚起漂亮的下巴,一字一句無比清晰反駁:「我想您應該是搞錯了,我跟顧祁森沒有任何關係,別說迷倒他了,我跟他連朋友都算不上。」

是啊,朋友哪可能上床的?朋友哪可能上完床直接拿錢打發的?在顧祁森眼底,她不外乎就是一個可以用錢解決的女孩子

這個認知,讓沈輕輕的心驀然一痛,修長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刺得她掌心一陣又一陣的疼。

喬志安壓根不信她的說辭,直截了當戳穿她:「你們是合法登記的夫妻,這叫沒任何關係?還有,如果他對你不上心,會為了救你與東方做交易,犧牲我這個舅舅?」

「」

沈輕輕俏臉瞬時煞白。

印象中,顧祁森似乎真有對東方說過這件事,可當時,她沉浸在重新獲得自由的喜悅中,哪顧得上關注那麼多?再後來,自然而然也就給忘了

越想,沈輕輕心裡頭越七上八下,不由得開始後悔自己剛剛太欠缺考慮,居然那麼大膽前來赴約,萬一他真對自己不利,可怎麼辦?

不不不,不會的,這兒是顧祁森的地盤,喬志安應該不至於那麼做

沈輕輕暗暗安慰自己,做了個深呼吸之後,便鼓足勇氣繼續道:「我不知道您在說些什麼,我跟顧祁森已經分居、準備離婚了,我之於他也沒那麼重要,如果您想利用我來對付他,勸您還是省省吧。」

雖說摸不清喬志安打的主意,但沈輕輕心想,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自己處於被動位置,更不能拖累了顧祁森,因為,她十分清楚,儘管顧祁森不愛自己,可若遇到危險,他一定會拼盡全力保護她

或許,這就是她之所以一直放不下的原因吧?

「事已至此,你再狡辯也沒用,我會讓他過來當場對峙,是不是因為你,他才從國撤資1

喬志安說完,當著她的面,拿起shuj給顧祁森打過去。

dinhu響了好幾聲才被接起,電波中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舅舅。」

喬志安瞥了一眼神色緊張的沈輕輕,面無表情說:「我在會所,有急事找你,過來一趟。」

「好,我這就過去。」

顧祁森沉思片刻,總算答應。

掛掉dinhu,他抬眸望了此時站在自己對面、虎視眈眈瞪著自己的沈拂曉一眼,沉了沉聲,道:「我有事得先走了。關於輕輕的事,我除了抱歉,還是抱歉,對不起,這段時間希望你能多陪陪她。」

他說完,朝她點了點頭,接著便轉身離開。

剛走出兩步,身後便傳來沈拂曉無奈的聲音:「顧總,我們輕輕對你一往情深,我也看得出你明明很喜歡她的,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就不能在一起?」

為什麼

顧祁森稍稍頓住腳步,因沈拂曉的話,痛苦地閉上眼。

周遭的空氣霎時間變得沉悶下來,彷彿連風兒也不流動了,整個花園,充斥著一抹難以言喻的憂傷。

沈拂曉像是讀懂了他的沉默,忍不住試探著問:「莫非,你心裡早就住了別人?」

除了這個原因,她真想不出為何他會捨得把輕輕推開,他們是那麼地喜歡著彼此

未料到沈拂曉會猜得這般精準,顧祁森猶豫了幾秒,終於承認:「是,我早有心愛的女人。這事希望你能保密,謝謝1

沈拂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