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43 默默地陪著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243 默默地陪著她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從得知顧祁森要來會所的那一刻起,沈輕輕緊繃著的神經就沒再緩和過。

時間一分一秒迅速劃過,可在等他來的過程中,沈輕輕卻感到萬般的忐忑與煎熬。

「你去裡邊的房間吧。」

就在她覺得自己的心快跳出來的時候,喬志安突然開口,緊接著,就有人走到她面前,作了一個請的手勢。

沈輕輕只好硬著頭皮離開。

房門剛關上,隔著門板就聽有人來報:「主人,顧少來了。」

「請他進來1

「是1

對方又退出去。

一想到顧祁森就要進來,沈輕輕的心瞬間又提到了嗓子眼。

她背靠著門,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不一會兒,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就那樣一字不落地躍入她的耳中:「舅舅,您這麼急找我過來,所謂何事?」

「哼!你說呢?」

喬志安冷哼一聲,態度如同以前一樣惡劣。

顧祁森擰擰眉,心底雖有些不悅,但他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畢恭畢敬開口,「如果是關於國的總統大選,這個問題我之前已經解釋過了,顧氏並不由我一個人說了算,所以」

「都這時候了,你還想騙我?」

喬志安語帶不耐打斷他,「有個女孩叫沈輕輕是吧?你就是為了她,才與東方做交易,從國撤資以便讓東方瑾上位的。祁森啊祁森,舅舅對你不薄吧?自小到大,我拿你當親兒子看待,你又是怎麼回報我的?在最關鍵的時刻跟敵人站一條陣線來扯我的後腿你說,這事要我怎麼原諒你?」

許是太生氣了,喬志安一張臉霍地漲成了豬肝色,一向保養得宜的他,最近也開始多了幾分頹廢。

未料到他會知曉這麼一段插曲,顧祁森半眯著狹長的眸,悄然閃過一抹異光。

「怎麼,不說話了?」

見他沉默,喬志安再次咄咄逼人問道。

顧祁森這才緩緩開口:「從國撤資這事,是集團的董事會在五月份就做下的決定,跟沈輕輕無關。如果您不信,我可以讓人調出當時的會議shpn給您看。在商言商,我還不至於會為了一個女人,頭腦發熱去拿整個集團、還有您的未來去開玩笑。」

「但這個女人是你妻子1

喬志安說完,有意無意往沈輕輕所在的房間瞥一眼。

顧祁森並不知道沈輕輕在現場,此時此刻,生怕喬志安會對她下手,他只能儘力撇清與她的關係,違心說道:「您誤會了,她是我的妻子沒錯,但她是我爺爺自作主張給我娶的,而且我們很快就會離婚,還請您不要聽信外邊的傳言,認為她對我有多重要。尤其是從國撤資這事,她更不可能影響到我做的任何決策1

「是么?」

喬志安微微一笑,笑意卻不達眼底,「看樣子沈輕輕是沒騙我了。」

一聽沈輕輕的名字,顧祁森心中驟然泛起不好的預感。

果真下一秒,他就聽「吱呀」一聲某個房間的門被打開,轉頭,居然見沈輕輕從裡邊走出來。

四目相對,他們的視線卻沒有像以往一樣膠在一起不捨得移開,反倒是避之唯恐不及,紛紛避開彼此。

所以,連一秒對視的時間都沒有,顧祁森便重新扭過頭看向喬志安,冷冰冰問:「您什麼意思?」

「將事情弄清楚的意思1

喬志安冷哼一聲,繼續說,「既然你們都要離婚了,那我也沒必要再追究。不過」

講到這,他頓一下,眸光沉沉瞥向沈輕輕,語氣中蘊滿威脅,「要是被我發現你們竄通起來騙我,後果自負!來人,送客1

「是1

他的話音剛落下,就有人上前,將沈輕輕和顧祁森請出去。

離開喬志安所在的套房,沈輕輕連看都不看顧祁森一眼,頭也不回便疾步往電梯間的方向走去。

「輕」

顧祁森原本想叫住她,但最終,話還是卡在了喉嚨口沒有說出來,只能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她嬌小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沈輕輕渾渾噩噩走出會所的大門。

她沒有叫計程車,也沒有去坐地鐵公交,而是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逛著。

「您誤會了,她是我爺爺自作主張給我娶的妻子,而且我們很快就會離婚,還請您不要聽信外邊的傳言,認為她對我有多重要。尤其是從國撤資這事,她更不可能影響到我做的任何決策1

腦海中像是播音樂那般,一而再再而三重複播放著男人稍早之前對喬志安所說的信誓旦旦的話,明明那麼長的一段,可她竟一字不漏全部記得清清楚楚,他所說的每個字,更是化作一把把鋒利的小刀,無情凌遲著她的心。

她之於他不重要,其實這點她早就有自知之明了,然而,自己體會是一回事,親耳聽到他講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呵,這下總算可以真正地、徹徹底底地與四年的單戀告別了,若不然以她這般執著的性格,還真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從失戀中走出來,因此基於這點,或許自己應該感謝喬志安,哪怕他不懷好意

城市的夜晚,霓虹璀璨,路上來來往往的,幾乎全是一對一對的情侶,或手牽著手,或肩並著肩,或摟在了一起

不管哪種相處方式,落在沈輕輕眼底,全都是那麼地虐狗,那麼地令人羨慕。

她勾唇笑了笑,眼眶卻莫名一酸,像是有淚要出來,幸好此時燈光昏暗,即使哭了,也不怕被人看笑話。

從會所出來,顧祁森一路跟在她後面,看著她一會兒小跑幾步、一會兒又停下來站著不動,單薄的背影散發著濃濃的悲傷,讓他的心也不由自主跟著痛了起來。

看著她在前邊蹲下,他很想走過去牽她的手,很想把她抱到懷中,可才往前踏出一步,理智又硬生生將他拉了回來。

不能,他不能再放任自己,也不能再給她希望,既然沒有辦法承諾她一個光明的未來,他就不應該再去招惹她

沈輕輕,對不起

長痛不如短痛,我相信樂觀開朗如你,一定可以重新振作,徹底把我從心底抹去

這一晚,顧祁森一直默默地陪著她,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她回到家裡,關shngmn開了燈,他才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