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51 瘦了很多
小說:| 作者:| 類別:

251 瘦了很多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他愛不愛輕輕,那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情,作為外人,我們沒辦法插手,所以你也不需要去做些什麼,懂嗎?」

顧正弘語重心長道。

感情之事,他也是少年時披荊斬棘走過來的,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人家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其實他對這句話有些不認同,愛情也好、婚姻也罷,就跟穿鞋子一樣,舒不舒服只有自己清楚,別人又如何能理解?

顧正弘懂這些,可他發現,顧老爺子一直都不懂,他還是像以前干涉自己與蘇的愛情那樣,去干涉顧祁森。

如果非要說老爺子跟以前有不一樣的地方,那也只能講,20多年前的自己不愛喬若敏,而20多年後的顧祁森,愛沈輕輕不自知

見父親似乎很看好顧祁森與輕輕這一對,顧浩雲忍不住表達自己的想法:「我知道我不應該去干涉他們,但顧祁森他明明有心愛的女人了,我擔心輕輕吃虧」

「你應該對輕輕有信心,她那麼好一個女孩子,你哥要是眼睛不瞎,肯定會喜歡上她的。倒是你,年紀也不該為自己打算了。」

父子倆聊了些什麼,沈輕輕沒有繼續往下聽,此時此刻,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唯一記住的是「顧祁森他明明有心愛的女人了」這句話。

果真吶,她的第六感沒有出錯,顧祁森他真有心愛的女人

嗚嗚,怪不得她是那麼努力、那麼努力地想要走近他,可他卻義無反顧一次又一次將自己推開,甚至不惜用錢傷害她,原來如此!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醫院大門的,也不知自己怎麼走著走著,就走到了環江公寓附近。

她站在大路邊,抬起頭眺望著那幾棟奢華的公寓,其中有一間,是他們曾經的家。

可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到那些甜蜜融洽的小日子裡,回不到她最純粹的單戀時光,因為,有心上人的顧祁森,已經不是她能愛得起的了

恍惚間,放在包里的shuj震了震,沈輕輕愣了一會,這才緩緩打開包包拉鏈,將shuj拿出來。

dinhu是顧浩雲打來的,他焦急地問她為什麼那麼久了還沒到醫院,沈輕輕極力忍住想哭的衝動,慌亂間找了個蹩腳的借口,幸好他那邊剛好有事要忙,並沒有發現她的不對勁

掛掉dinhu,沈輕輕像行屍走肉般,渾渾噩噩往回走。

夜幕漸漸來臨,整個城市華燈初上,透出別樣的朦朧美。

經過商業街某家唱片店,裡邊恰好應景地飄出一首歌

「這夜滿街的孤獨,安靜的讓人想哭,握著你的zhopin,重播我的幸福,重播那些曾有你的幸福」

許是歌手演繹得太過動人,深深戳進沈輕輕的心窩裡,讓她不禁停下了腳步。

「我曾是那麼的接近幸福,近的可以貼到愛的溫度,難道是命中的劫數,還是註定結束,你是我永遠解不了的毒」

一曲終了,她獃獃地站在唱片店門口,反應過來時,已是淚流滿面。

是啊,顧祁森何嘗不是她解不了的毒?

如果她早知道自己有一天會中他的毒如此之深,當初一定不會不顧一切闖進那扇門,反正他也有能力化險為夷不是?

沈輕輕,別傻了!

抬手擦了擦模糊視線的淚水,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

沈輕輕深吸一口氣,索性決定化悲痛為食量,好好慰勞自己一頓。

見附近剛好有家吃自助餐很出名的大飯店,人均消費要500塊以上,換做平日,她肯定不捨得花錢,但今天她徹徹底底失戀了,失戀最大,她就花個500塊吃頓飯,過分么?

不過分!

像她這麼乖巧的女孩失戀不去酒吧買醉,只是單純地吃個自助餐不行么?

行!

所以沈輕輕,進去吧,嗚嗚嗚,進去吧,沈輕輕

一個人吃飽喝足,沈輕輕走出那家自助餐飯店時,鬱悶的情緒總算得到宣洩。

今天是國慶節,路上處處張燈結綵,整個城市似乎洋溢在為祖國媽媽慶生的歡樂中,就連她家那條小巷子的上空,也有漂亮的煙花朵朵綻放。

沈輕輕站在自家門前的台階上,望著璀璨的夜空,都禁不住jqng澎湃起來。

愛情,算什麼東西?

顧祁森跟偉大的祖國相比,又算得了什麼?

「啊中國,我愛你1

「我愛你,祖國媽媽1

扯開嗓子朝著天空喊了兩句,女孩清脆的嗓音,在一大片煙火聲中顯得微不足道,可卻讓隱匿在黑暗中的俊美男人不自覺勾起了唇。

見她吼完了轉身準備開門,他立刻邁開長腿走上前去。

沈輕輕將門打開進了屋,正打算關門,突然,一個黑影迅速竄進來,嚇得她趕忙失聲尖叫。

「啊,抓賊啊唔」

還沒嚷完就被對方用手捂住,下一秒,耳邊傳來一抹熟悉的男音,「是我,東方1

沈輕輕心裡頓時鬆一口氣。

見她不吵不鬧了,東方這才鬆開她。

得到自由,沈輕輕第一時間摸了牆壁的電燈開關,點亮屋裡的黑暗。

果然,一抬頭,就看見東方那張俊逸非凡的臉。

「你怎麼來了?」

不可否認,見到東方的這一刻,沈輕輕心底竟浮現高興兩個字,就好像是故友重逢那般,滿心滿眼儘是歡喜。

東方雙手插袋,深眸灼灼盯著她,沉聲道:「我說過會來看你,不過」

「不過什麼?」

沈輕輕順著他的話接下去。

「你看起來不太好,瘦了很多。」

他的語氣雖冷,但卻有著掩飾不了的關心。

沈輕輕心尖一顫,莫名泛上幾分暖意。

不願在他面前表露脆弱的一面,於是,她悄悄攥了攥手心,逼自己扯出一抹燦爛的笑:「最近工作很忙,經常加班,瘦了就當減肥唄。」

話落,不等他出聲,她又問,「你什麼時候來s市的?」

「剛到1

東方一邊說,一邊往客廳的方向走。

沈輕輕瞄一眼牆上的掛鐘,十點十二分。

這麼晚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太好吧?

她滴溜溜的眸子轉了轉,開始尋思如何將他請走,這時,卻聽他悅耳的聲音響起,「有東西吃嗎?我一天沒吃飯了。」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