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53 少夫人與東方共度一天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253 少夫人與東方共度一天一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屋裡一片漆黑,生怕吵醒睡**,東方並沒有開燈,而是打開shuj的照明,躡手躡腳往書架的方向走去。

不一會兒,他就來到了書架前。

循著微亮的燈光,男人在一排排的書本中不停翻找,終於將視線定格在某一本淺藍色的相冊上。

將相冊抽出,東方下意識往床邊望一眼,見她窩在被子里,把自己裹得緊緊的,他深邃的眸子微眯,瀲一抹柔意。

不想驚擾她,於是他不再停留,很快就轉身離開房間。

回到客廳,東方重新坐在沙發上,迫不及待地翻開相冊。

果真如他所料,這本相冊記載著沈輕輕從小到大的生活點滴,不過畢業后,她幾乎就沒再照過相了,不得不說,真有點遺憾。

zhopin不多,但每看一張zhopin,東方都情不自禁地想象著她當時的模樣,靈髕さ摹砂的

然而,不管哪一面,之於他而言,全是那麼地彌足珍貴,因為他都不曾參與過

整個夜裡,東方反覆翻著相冊,一頁一頁認真地看,最後還拿shuj將zhopin一一拍下。

翌日,沈輕輕一覺睡到自然醒。

按下shuj的開機鍵,屏幕亮起,竄進一條簡訊,是佑辰發來的,告訴她,蘇已經醒了。真好!

沈輕輕勾勾唇,由衷笑了。

給佑辰回完簡訊,她順帶瞄一眼時間,轟,十二點了?!

暈啊,她怎麼可以睡得這麼死

不敢拖拉,她立馬起床,挽起頭髮走向浴室,這時,才後知後覺想起,家裡還有個東方。

也不知他昨晚睡得好不好?

長那麼高,窩在小沙發里應該不舒服吧?

而且都12點了,他到底走了沒?

應該沒吧?他要是離開肯定會吵醒自己的

沈輕輕咬著唇瓣,幽幽嘆了嘆氣。

出於禮貌,她不可能就這麼睡眼惺忪走出去找東方,所以,她索性快步進了洗手間。

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臉完畢,沈輕輕站在鏡子前,確認自己的儀容儀錶沒問題,才打開房門。

她家本來就一開門,客廳的情況一目了然,也因此,第一眼她就看到了東方。

只見他優雅坐在沙發上,膝蓋放著一個筆記本電腦,神情專註盯著電腦屏幕,也不知在忙些什麼。

沈輕輕原本想跟他打招呼,但見他忙得連眼皮都不抬一下,心想,他肯定有要緊事,於是摸了摸鼻子,很識時務地沒有走過去打擾他,一聲不吭走向廚房。

本來打算做午飯的,然而,當她經過飯廳時,卻意外發現餐桌上擺了兩個包裝精美的便當盒。

咦?沒想到東方竟然也會叫外賣?真是神奇!

沈輕輕暗暗腹誹,順手將蓋子打開,發現裡邊全是她愛吃的菜肴,心尖頓時變得暖暖的。

她下意識往客廳瞥一眼,恰好見東方站起身,款款走過來。

「謝謝你叫的外賣,看起來應該很好吃。」

沈輕輕微笑著說。

東方「嗯」一聲,接著在她對面坐下,一邊打開便當一邊問,「這幾天放假,打算怎麼過?」

「明天一早去香港出差。」

沈輕輕如實回答,之後禮尚往來問,「那你呢?」

未料到她會主動關心自己,東方有些訝異,深幽的眸光盯著她看了好幾秒,才回答:「回國。」

「喔。」

沈輕輕應一聲,卻是突然神差鬼使問一句,「這麼快就回去,你該不會是特地來看我的吧?」

「你說呢?」

「額」

沈輕輕攥了攥手心,被他這話噎祝

苦惱了一小會,她終於還是硬著頭皮開口:「那個嗯,你是個好人,但我我已經結婚了,如果你對我有那種意思的話,很抱歉,我只把你當朋友1

「」

東方薄唇勾了勾,想說什麼,最後卻硬生生將話咽下,聲音沉了沉:「行,我知道了。」

他的表情高深莫測,沈輕輕生怕他生氣,只好小心翼翼問:「你不會因這事生我氣吧?」

「不會1

東方搖頭,安靜吃飯。

見他似乎真沒受自己影響,沈輕輕壓在心上的大石頭總算悄悄放了下來。

s市,國際機常

晚上八點,從新加坡飛來的航班準時抵達。

高大俊美的男子,在一群保鏢簇擁下,面無表情走出機場大廳。

前邊有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等候,在車旁站著的秦浩一見到他,立刻恭敬鞠躬,拉開後車座的門。

「bss,一路辛苦了1

「嗯1

顧祁森淡淡朝他頷首,上了車。

秦浩也跟著坐進來。

車子緩緩啟動,駛離機場,開往高速路。

見顧祁森著個臉,渾身上下散發著拒人千里的冷漠,秦浩心裡不禁開始犯愁。

這些天,他執行bss之前的指令監視少夫人,原以為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結果,竟發生不得了的事

少夫人與東方竟在家裡共度了一天一夜,這消息讓他怎麼敢說出口?

彙報,死路一條,不彙報,若哪天bss知道了,更是死路一條

哎,算了算了,既然都是死,那還是選擇早死早超生吧!

思及此,秦浩乾脆心一橫:「bss,屬下有事跟您彙報1

「說!

顧祁森心不在焉挑了下眉。

「東方昨晚住在少夫人家,兩人一天一夜沒出門0

吃完午飯,東方啟程回國,沈輕輕也跟著出門去了一趟醫院。

蘇化險為夷,大家都特別高興,病房裡氣氛無比歡騰,讓沈輕輕也不知不覺受到感染,失戀的痛,彷彿沒那麼難受了。

從外邊回到家,已經接近晚上九點,由於明天一大早還要出差,沈輕輕收拾好行李,便拿衣服走進洗手間。

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她穿著睡裙出來,卻意外發現,自己床上竟坐著一個男人,一個此時滿臉鐵青的男人。

顧祁森?

他怎麼來了?而且,居然還在她房間里吸煙,吞雲吐霧的,弄得滿屋子全是嗆人的煙味。

沈輕輕被嗆得咳嗽了兩聲,難受得差點把眼淚給出來。

想起自己沒穿內衣,她趕忙用雙手擋在胸前,沒好氣質問:「你來這做什麼?不對,你是怎麼進來的?」

她記得清清楚楚,自己鎖門了的!

顧祁森沒回答她的話,而是狠狠吸了兩口煙,深邃的長眸微眯,在煙霧繚繞下,愈發陰鬱。

見他一直吸煙不搭理自己,沈輕輕眨了眨卷翹的睫毛,忍不住再次出聲:「喂,我問你話呢1

顧祁森這才抬眸望了她一眼,總算停止吸煙。

只見他將煙頭掐滅丟進垃圾桶,隨即起身往她走來。

沈輕輕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可眨眼間,還是被他高大的身子堵在牆角。

她伸手想去推開他,可惜,手才剛碰到他的肩膀就被他一把扣住,拉高至頭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