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54 愛她愛到骨子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254 愛她愛到骨子裡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抬頭,骨碌碌的眸子充滿抗議瞪著他,櫻唇輕啟正想開罵,男人性gn的薄唇便氣勢洶洶對著她的唇壓下來。

「唔」

未料到他一言不合又吻自己,沈輕輕心頭不禁泛過一絲氣惱。

不想配合,她拚命閃躲,然而,男人卻索性伸手扣住她的下頜,讓她壓根無處可躲,無處可逃。

他的吻,帶著濃濃的懲罰,是那麼地狠,那麼地粗暴,對著她又啃又咬,彷彿要將她摧毀那般,肆意折磨她所有的感官,於是下一秒,女孩晶瑩的淚滴就這麼啪嗒啪嗒掉下來。

不想哭的,也不想在他面前表現得那麼軟弱,可不知是他身上的煙味太刺鼻,還是她心裡實在太過委屈,她,真的、真的快要撐不下去了

嗚嗚嗚

嘴裡全是她鹹鹹甜甜的淚,顧祁森心情益發煩躁,索性鬆開她的唇。

大手托起她的下巴,逼她與自己四目相對。

女孩淚眼婆娑的模樣直接撞進他眼中,硬生生刺痛他的心,可早就被嫉妒沖昏頭的男人,此時此刻情商智商全是零,開始口不擇言傷害她:「你不是喜歡我嗎?怎麼,吻一下就哭了?看來你的喜歡也不過爾爾!2個億,眼不眨一下就給了顧浩雲?顧浩雲才是你真愛,是不是?沈輕輕,你真當我是傻瓜,是冤大頭」

「我」

沈輕輕被他這話弄得稀里糊塗,被淚水浸濕的眼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

她什麼時候把2億給佑辰了,為什麼她不知道

還沒整明白,又聽他繼續咄咄逼人,說話越來越過分,「還有東方!呵,一天一夜呆在屋裡?是不是被他睡一次了,他也給你兩個億?說!你給我說1

顧祁森一邊質問一邊用力搖著她的雙肩,眼角眉梢間透出的絕情,像是一把利刃,深深扎進沈輕輕的心窩裡。

唇瓣顫了顫想說些什麼,可話到嘴邊愣是發不出來,只能梗在喉嚨口,悶得她無法呼吸。

見她一直不反駁、不解釋,男人愈發堅定自己的猜測,盛怒之下,攥緊鐵拳狠狠砸向牆壁,剎那間,鮮血汩汩流出,在淺色的牆面,綻開一朵妖冶的紅花。

「你太令我失望了1

手受傷滿滿都是血,有幾滴更是滴落在地上,可他卻是不理不顧,痛心地擠出這句話,高大的身影如一陣颶風,迅速消失在她視線中。

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沈輕輕只覺得全身的力氣頃刻間被抽干,嬌小的身子貼著牆緩緩下滑,最後,狼狽跌坐在地上。

嗚嗚嗚,心,好疼好疼,疼到她差一點點就想這樣死去,疼到她生平第一次後悔認識了顧祁森

離開沈輕輕家之後,顧祁森開著銀色的帕加尼,一路飆車去了會所。

整整一個晚上,他將自己關在包廂里,不停地抽煙、不停地喝酒,似乎只有這樣,才能麻痹自己的神經,才能讓自己不去想、不那麼痛

可他錯了,他怎麼可能不去想,又怎麼可能不痛?

明明告訴自己要放手的,可自她從他的生活中淡出之後,她的影子卻時時刻刻纏繞在自己心上,只要一閉上眼,全是她明媚動人的臉

沈輕輕,沈輕輕

寬大的沙發上,男人醉生夢死睡在那,嘴裡不斷發出囈語,仔細一聽,全是「沈輕輕」

包廂的大門被人從外邊打開,宮天祺邁開長腿走進來,恰好將「沈輕輕」三個字聽了去。

目睹屋內狼藉的各種酒瓶、煙蒂,他不由得搖搖頭,重重嘆一口氣,「哎,三哥啊三哥,沒想到你也有買醉的一天1

印象中,他家三哥一向理智得可怕,長這麼大,除了偶爾幾次見他因蘇稍稍有些失控之外,其他時間,三哥是沉穩、高深莫測的,何曾像現在這樣

雙手插袋走到顧祁森隔壁的單人沙發坐下,宮天祺抬腳踢了踢他,大聲叫喊:「三哥、三哥,太陽都曬屁股了,快給我起來1

許是他的聲音太有穿透力,顧祁森終於掀掀沉重的眼皮,不過,他並沒有睜眼,而是有氣無力應了一聲。

宮天祺見狀,頓時心生一計:「三哥,不好了,沈輕輕出車禍了1

原本閉著眼睛的男人霍地坐起身,布滿紅血絲的眸子里儘是驚慌,「輕輕」

因熬夜酗酒抽煙的緣故,他的聲音此時沙啞得不像話。

見他終於醒來,宮天祺立馬擺擺手:「沒事沒事,我騙你的1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空酒瓶就扔過來,嚇得他條件反射般從沙發上直直彈跳到地面,「哇,三哥,你謀殺親弟啊1

「」

顧祁森默,沒有理他,繼續垂下頭。

宮天祺卻是笑嘻嘻靠過來,單手托著精緻的下巴,眨眨眼,八卦問道:「該不會是為情所困吧?又是因為三嫂?「

顧祁森捏捏酸疼的眉心,怒斥:「胡說八道1

宮天祺卻是來了興緻,突然決定發發慈悲,充當他的愛情導師。

於是,他故意忽略顧祁森的冷漠,單刀直入問:「三哥,承認愛上沈輕輕,有那麼難嗎?」

「愛上她?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

宮天祺壓根不信,乾脆說道,「既然你不承認,那好,我問你,如果有一天,你找到林希雅了,但那時候她身邊已經有別的男人,你會怎麼做?會難過嗎?會傷心得徹夜買醉嗎?」

「不會1

顧祁森斬釘截鐵回答,「只要確認她還活著,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難過?」

「所以,這就是你認為的愛?」

「我」

「愛一個人,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只想讓她成為自己的,哪容許別人多瞧一眼?所以你好好想想,你對沈輕輕是不是這樣?如果她跟別人在一起了,你會不會眼睜睜看著她被別人搶走?我猜你不會,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你愛她愛到骨子裡,只有你這個當局迷啊我的三哥1

宮天祺一向都是痞痞的,很難得會語重心長講出這麼一大堆正經的話,而對於他這番話,顧祁森怔了怔,卻是無法反駁。

是啊,他確實是沒有辦法接受沈輕輕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光想象著她會與別的男人接吻擁抱甚至更進一步的畫面,胸腔里蘊著的怒火就蹭蹭蹭地冒出來,只想狠狠地想她往死里弄,弄死了才罷休

這是什麼樣一種感情呢?

對她強大到無法控制住的獨佔欲,一見她與別人接近就嫉妒得發狂,難道如同天祺所說的,這就是愛一個人最直接的表現嗎?

這一刻,心口一直拚命壓抑著的某種情感,如火山般徹底大爆發,顧祁森霍地瞪大眼,整個人突然間像是魔障了一樣,蹭一下站起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不明所以的宮天祺,見他不回答問題就這麼跑掉,急急忙忙在後邊喊:「啊三哥,你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