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57 顧祁森的道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257 顧祁森的道歉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遠處,粉絲們震耳欲聾的尖叫聲一波蓋過一波,近處,是粉絲們激動的喊著「好帥好帥」之類的詞語,只不過,對這一切,沈輕輕都無暇去顧及,因為此時此刻,她的視線傻乎乎地,全部被那個在大屏幕中與自己同框的男人佔據

他怎麼來了

又怎麼出現在這?

是來找自己的嗎?

不不不,沈輕輕,你太自作多情了

沈輕輕獃獃坐在位子上,大腦一片混亂。

「啊啊啊,ss、ss」

俊男min同框,那畫面養眼得堪比浪漫偶像劇,當然亦是讓粉絲們的熱情益發地高漲。

「ss、ss」

全場齊聲大喊,激動地催著他們接吻,更甚至,已經有許多人拿起shuj,準備將這一幕拍下。

沈輕輕緩過神,起身想逃,可男人的速度卻比她更快,不一會,他便在萬人見證之下,深情繾綣吻上她的唇。

「唔」

她用儘力氣掙扎,無奈男人的力氣是那麼那麼地大,她又豈是他的對手?

雙手被他禁錮,唇被他佔據,她沒辦法,只能別過臉去,然而,無論她怎麼躲,男人的唇始終如影隨形,吻得更深。

「啊啊啊,好幸福喔1

「好般配的一對喔1

「如果我也有個那麼帥的男朋友就好咯1

粉絲們一個一個雀躍地討論著,鏡頭亦被他們所吸引,遲遲都不願轉開。

顧祁森原本只是想應景地親一親她,可到底還是低估了她對自己的吸引力。

她那兩片潤澤的唇瓣,甜甜的,軟軟的,就像是對他下了蠱,一旦沾染,就染上了癮,要鬆開,哪能那麼容易?

歡呼聲此起彼伏,激蕩人心,也漸漸拉回顧祁森的神智。

不想他們之間的親密被別人看了去,他只能硬生生逼著自己,戀戀不捨結束這個吻。

鬆開她的唇,他抬手想去摸她的臉,誰知下一秒,沈輕輕一個巴掌就狠狠地朝著他甩過來。

顧祁森沒有躲,精緻的俊臉「啪」一聲,重重挨了打。

全場因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霎時安靜下來。

沈輕輕眼眶泛紅瞪著他,咬牙切齒罵了一句「混蛋」之後,扭過頭,惱羞成怒跑開,可惜還沒跑出幾步,男人便追上來,一把將她扛在肩膀上,不顧她的反抗把她帶離現常

好戲演完,鏡頭總算移走,定格在別的角落。

大屏幕雖然切換,可絕大多數的粉絲,腦海中依然浮現他們情深接吻的那一幕,真美!

「放我下來1

「救命啊,救命」

「搶劫氨

「救命」

被他扛著離開場館,沈輕輕扯開嗓子又喊又叫,不顧形象地對他又捶又打,如此明顯的抗拒,讓顧祁森心裡的懊悔不由得越來越深

她是個十分注重形象的淑女,平日里就算生氣了,頂多也就是鼓著腮幫子發發小脾氣,哪可能像今天這樣歇斯底里的發怒?

是對他有多失望,是有多恨他,她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對不起,輕輕,對不起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我不會還口,不會還手,只求你還能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愛你

他們所住的s酒店就在場館附近,走路大約幾分鐘就到了,可顧祁森依然費了好大的勁,才終於抵達酒店,當然,這一路,沒少招來路人指指點點,但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如何才能讓她開心一點,原諒自己

打開房間關shngmn,男人大步流星往裡屋走,直到走到大床邊,他才將她放到床上。

一得到自由,沈輕輕立馬跳下床,看都不看他一眼便蹭蹭蹭往外邊沖。

顧祁森見狀,大闊步走過去。

大手直接拽住她的,男人低沉的聲音,異常的溫柔:「我們聊一聊1

「跟你沒什麼好聊的1

沈輕輕用力甩開他的手,眼角眉梢間儘是疏離。

經過昨晚被他的言語刺傷之後,她已經決定徹底放開他了,儘管現在面對著他,心還是會疼,可她又不犯賤,何必丟掉自己的自尊?畢竟沒有哪種愛情,需要你放棄尊嚴作踐自己,要你去受罪吃苦。

沈輕輕,你一定要挺住,你一定不可以再給他任何一絲傷害你的機會

思及此,她緊緊攥住手心,逼迫自己冷漠一些,再冷漠一些。

然而,饒是她再怎麼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好不容易築起的那一條防線,還是因他接下來的那句話,差一點點崩塌

「輕輕,對不起!我我是特地來向你道歉的。」

顧祁森一瞬不瞬盯著她,語氣無比真誠。

沈輕輕心尖顫了顫,絲絲痛楚的感覺從胸腔處漫了上來,悶得慌,她下意識伸手捂住發疼的心口。

對不起?

他何須跟自己說對不起?

有些東西強求不來,比如愛情,比如信任。

在愛情的世界里,沒有誰規定付出就一定要有回報,也沒有誰規定,你愛他,他就必須也愛你

一直以來,是自己一廂情願喜歡著他,他沒有做錯任何事,若非得說錯了,應該是昨晚不分青紅皂白冤枉她吧?

但她不怪他,真的,不怪!

他與她始終有一紙婚書在,東方在她家過夜亦是事實,所以,嚴格上來講,她也有錯

想通了,沈輕輕也釋然了,於是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我跟東方之間清清白白,所以我接受你的歉意。而我留別的男人在家過夜,這一點確實欠缺考慮,在此我也跟你道歉。不想請求你原諒我,但這場名不副實的婚姻讓我很累,所以等回s市,希望你能答應離婚,咱們以後路歸路、橋歸橋,互不相干1

顧祁森聽著她這一席話,久久、久久都沒能緩過神。

在來香港的飛機上,他幻想過無數遍自己跟她道歉的場景,想著她會哭、會鬧、會大罵他,可卻萬萬料想不到,她竟會是這般的平靜,平靜到令他害怕

她,決定不愛他了嗎?

在他終於認清自己的感情時,她,不想愛他了嗎?

不,這怎麼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