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64 全是自己的烙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264 全是自己的烙印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眼前這隻可愛得讓人很想咬一口的小獅子,顧祁森眼角眉梢間瀲的笑意更濃,大手一伸直接把她撈到懷裡,低頭就在她氣鼓鼓的臉頰上親了親,用極具yuhu的聲音對她說:「咱們是夫妻,何必浪費多一間房的錢,嗯?」

「鬼跟你才是夫妻,放開我1

沈輕輕被他撩得心跳加速,差一點點就想棄械投降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來到香港他突然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可面對著他這樣的改變,她好慌,好慌,生怕自己好不容易才稍稍有些收回來的心再一次陷進去,而最後傷得更加體無完膚。

顧祁森將她的抗拒看在眼底,暗暗嘆氣。

都怪他之前太糊塗,做那麼多傷害她的事,如今,就算是他天天把「我愛你」三個字掛在嘴邊,她約莫都不會相信了

不過,不要緊,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既然說出口的愛,她不相信不接受,那他就做,做到她願意敞開心扉,真正接受自己為止。

思及此,他張開雙臂鬆開她,徑自走到衣架前,拿起一件全新的、帶有香奈兒的高領連衣裙遞給她,「你這次帶的衣服沒有高領的,遮不住脖子上的那些痕,我特地讓人給你買了幾件,你先將就著穿吧。」

早上發現她身上幾乎全是自己的烙印,男人既驕傲又有些心疼。

「額謝謝1

沈輕輕微微怔了一下,心底悄悄掠過一抹溫暖,為他的細心點贊。

右手抓著他給自己挑的那件洋裝,她往衣架走去,準備去拿br,突然想起他還在。

不想被他看到自己br的樣式,沈輕輕扭過頭瞪他一眼,「你能出去嗎?」

「不能1

某人不要臉回答,隨後邁開長腿走到她旁邊,故意逗她,「需要我幫著參考你穿哪個好看嗎?」

「不需要1

沈輕輕咬牙切齒推開他。

「那算了1

顧祁森這次倒很配合,徑自走到隔壁的衣櫃前,將門打開。

沈輕輕好奇瞄他一眼,就見他從裡邊拿出一條黑色的褲褲,然後,竟當著她的面把身上的浴袍脫了。

「啊,你這個暴露狂1

沈輕輕大聲尖叫捂住眼,生怕自己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羞羞羞,羞死了

「呵」

顧祁森回頭看她一眼,被她單純可愛的模樣給逗笑。

兩人換好衣服出門,已是下午三點。

以顧祁森的習慣,他肯定會去高檔的餐廳,但沈輕輕卻認為,其實一些本土小店的食物才是最原汁原味的,所以堅持去街邊小店。

意見不合,顧祁森當然讓著她,於是最後,陪著她去了一家本地比較出名的茶餐廳。

沈輕輕應該是餓壞了,點了一大桌的東西,打算狠狠地吃一頓,而顧祁森則是寵溺般笑笑,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自己也感到十分開心。

吃完招牌的下午茶,沈輕輕放在包里的shuj震了震,旋即唱起悅耳的音樂。

拉開包包拉鏈拿出shuj,見來電顯示上閃出「郁姐」兩個字,她不由得用餘光偷偷掃了在結賬的顧祁森一眼,心情陡然變得複雜起來。

dinhu一直響,她只好率先走出茶餐廳,找了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這才按下接聽鍵。

「喂,您好1

沈輕輕禮貌出聲問候,一邊猜測著對方的目的。

原以為聽到的是郁姐那冷冰冰的聲音,誰知,打dinhu給她的,居然范迎萱

「您好!是n顏的沈總監嗎?我是范迎萱,聽郁姐說你們品牌想找我代言,我了解了一下,是草本系列的,剛好我有點興趣,不知你今晚幾點有時間,咱們見見,聊聊?」

范迎萱的聲線很清澈,有種空靈的美,令人聽了不自覺心曠神怡。

若換做以前,能與她搭上線,沈輕輕絕對是非常高興的,可現在

腦海中不自覺掠過她與顧祁森說說笑笑進電梯的那一幕,心底突然躥上一種酸酸的感覺。她嬌唇顫了顫,想說什麼,卻發現此時此刻,自己的思緒一片混亂,不知該如何接話了。是啊,第一次面對情敵,而且又是那樣光芒四射的情敵,她該說些什麼呢?

「沈總監,你在聽嗎?」

見她遲遲不出聲,范迎萱試探著問一句。

沈輕輕緩過神,咽了咽口水,用微笑掩飾自己的尷尬:「不好意思,我在外邊,xnho有點不好。」

「喔,沒事的。我晚上都有空,明天一早的飛機離開香港,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咱們可以聊聊。」

范迎萱的態度顯得很有誠意,沈輕輕猶豫片刻之後,最終還是決定赴約:「那我八點多找你,可以嗎?」

「行,我住3309號房1

「好1

掛掉dinhu,沈輕輕鼓著腮幫子,不禁暗忖:其實去會一會也好,指不定,自己誤會人家了

這麼想,她也慢慢釋懷了。

「跟誰打dinhu?」

發愣之際,顧祁森已經走出茶餐廳來到她身邊。

沈輕輕眸光閃了閃,沉思片刻后如實開口:「跟范迎萱,她說晚上要跟我聊代言的事。」

她說完,悄悄瞥了他一眼,試著從他眼中看出一絲絲的異樣。只可惜,不知是男人掩飾得太好,還是她太笨,總之,他只是應了一聲「哦」,然後便不再多話。

而他的神情依然淡漠如初,若不是她親眼目睹他們有說有笑的一面,沈輕輕都要認為他們壓根不認識了。

心,莫名往下沉。

她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明明她是那麼豁達的一個人,怎麼突然間就變得如此小心眼,如此會猜疑

如果顧祁森是她男人,那還有得一說,可偏偏他不是吶他不是

顧祁森並不知道她的心思,但見她眉頭微微蹙起,他還是忍不住伸手捧起她的臉蛋,用指腹幫她順了順眉。

大庭廣眾之下,這樣的動作太過親昵,讓沈輕輕不爭氣紅了臉。

她別過臉,卻聽他沉聲問:「下午想去哪裡玩?我陪你1

「陪我做什麼?」

心情不好,沈輕輕語氣不禁有些沖,話也脫口而出,「你很閑嗎?不用陪范迎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