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67 以生孩子為目的,談一場轟
小說:| 作者:| 類別:

267 以生孩子為目的,談一場轟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沈輕輕心猛地一跳,下意識眨了眨如蝶翼般好看的眸子,好奇問道:「怎麼啦?這麼看著我幹嗎?」

她一邊說,一邊很自然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臉,「沒有髒東西呀1

顧祁森不禁莞爾,雙手插袋優雅地倚著牆,眸光含笑凝著她:「我有兩樣東西想給你。」

「兩樣啊?這麼多?」

沈輕輕訝異瞪大眼,忍不住提高音調。

她心想,一樣東西都已經足夠令人驚喜了,兩樣豈不是讓她更加期待?

嚶嚶嚶,究竟是什麼呢?

見她嘴角的笑意掩藏不住,顧祁森抬手在她頭頂上胡亂揉一通,促狹般眨了一下眼,「你要三樣也行1

「嘿,究竟是什麼嘛,那麼神秘的?」

沈輕輕被他徹底挑起了好奇心,興許是太興奮了,她情不自禁走前一步晃著他的胳膊,「快點給我看看1

她的舉動十分自然,一點都沒有矯揉造作的痕,而正是因為這種隨意的爛漫,讓顧祁森眼底的柔意不自覺加深。

他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直接牽起她的手。

沈輕輕愣一下,他已經拉著她,往沙發走去。

很快地,兩人便來到沙發邊。

「坐下1

顧祁森雙手按住她的肩膀,讓她坐下后,自己亦是坐在她旁邊。

沈輕輕抿唇正想說些什麼,他卻突然抓起她的右腳,擱在他大腿上。

「呀,你幹嗎?」

她條件反射般哇哇大叫,掙扎著想把自己的腳給收回來,就見他大手捏了捏她小巧的腳丫子,微微一笑,「別急,先送你第一樣東西。」

話落,顧祁森便像變戲法那般從口袋裡掏出一條閃閃發光的腳鏈。

沈輕輕定睛一看,第一眼就認出,這正是他之前送給自己的那條。

腦海中不可遏制回想起過去的種種,心頭莫名有些感傷。

見他已經小心翼翼將腳鏈的扣子打開,看那架勢似乎想給自己戴上,沈輕輕心跳瞬時漏了半拍,卻是急忙搶先一步說,「給我吧。」

雖說她不是記仇之人,但或許是曾經在戴腳鏈這個事情上失望過,所以,她不敢再有所期待了,索性揮劍將自己心底那抹潛藏的希冀徹底斬掉。

她伸手想去將腳鏈搶回來,豈料,到底還是慢了一步,因為,他已經笨拙地把那條纖細的鏈子系在了她右腳上。

他竟真的給她戴腳鏈了

難道他忘了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嗎?還是

沈輕輕心裡亂糟糟,舔了舔唇之後,終究還是硬著頭皮問他:「顧祁森,記得我告訴過你,男人幫女人戴腳鏈的寓意,是不僅想要拴住她的今生,還要系住她的來世,你怎麼」

她的話還沒說完,顧祁森就傾身過來,雙手直接捧住她的小臉,與她四目相對。

他灼熱的視線讓沈輕輕有些招架不住,伸手想去推開他,男人性gn的薄唇已更快一步落在她微微開啟的櫻唇上,吮了兩下。

因他親昵撩人的舉動,沈輕輕一張瑩白的俏臉倏地爆紅,羞得連眼睛都蘊著嬌媚的水波。女孩如此甜美的一面讓顧祁森的呼吸不受控制變得粗重,幾乎是費了好大的力氣,他才將自己那萌動的慾念控制住,啞著聲音對她說:「我當然記得這代表著什麼,所以,既然選擇了幫你繫上這一條腳鏈,我便已經做好了將你栓在身邊一輩子的準備。沈輕輕,我們以一種全新的姿態,重新開始,嗯?」

「全新的姿態重新開始?」

沈輕輕懵懵懂懂的,突然間覺得自己的腦細胞有點不夠用了。

重新開始這四個字,她勉勉強強還能理解,可全新的姿態,這又是什麼意思?

正當她納悶不已時,就聽顧祁森沉聲開口道:「嗯,全新的姿態。以生孩子為目的,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1

「噗」

未料到他竟會說出這樣簡單粗暴的話,沈輕輕笑噴了,彎彎的眉眼映在男人心底,恰好是那最美麗的風景。

他也跟著勾起一抹淺淺的笑,俊臉再次湊過來,抵著她光潔的額頭,深邃的眸子瀲無邊的笑意:「那我就當你同意了。」

「切,我才沒有呢1

她撅著小嘴反駁,可那唇角飛揚的模樣,卻不小心泄露她滿心滿眼的高興。

顧祁森見狀,低低笑了兩聲,這才將身子坐直,輕咳一聲,說:「好了,第一樣東西已送,接下來是第二樣了。」

「真的還有?」

沈輕輕骨碌碌的眸子儘是毫不掩飾的驚喜。

「嗯1

顧祁森點點頭,接著又從口袋裡拿出另外一件東西。

那是兩塊穿著紅繩子的、質地通透的玉佩,一塊上面雕著**,另一塊,則刻著一隻鳳,龍與鳳都栩栩如生的,看起來十分漂亮。

沈輕輕眼神兒瞬間一亮,小手伸過去將玉佩拿到手裡把玩了一下,笑嘻嘻問:「這種東西好像傳家之寶啊,該不會是你顧家的吧?」

她說完,很快又搖頭否認,「不對,你們家那麼有錢,而且那麼有底蘊,傳家之寶不可能是這麼小的玉佩,怎麼著也是玉鐲之類的東東。」

「呵」

顧祁森聞言笑了笑,順手將她把玩著的那塊刻著鳳的玉佩搶過來,直接掛在她脖子上,隨後認真睨了兩眼,說:「以後你就戴著這個吧。」

雖然他不信什麼神明,但也不知為何,這兩塊玉佩怎麼看都覺得合眼緣,龍和鳳天生一對,希望他和她,亦是一樣吧

男人的心思,沈輕輕並不知道,見自己戴了鳳,她不禁問他:「那你是不是也要戴這條龍?我幫你?」

「好1

顧祁森爽快答應,低下頭,任由她將紅繩綁在自己的脖子上。

連續收了他兩樣意義非凡的禮物,沈輕輕心裡就像喝了蜜一樣甜,頃刻間,所有的委屈彷彿都煙消雲散了。

愛不釋手地摸了摸剛好垂到心口上的玉佩,她嘟嘟唇,聲音因幸福的氤氳帶著點嬌嗔,歪著腦袋問:「第三樣東西呢?是什麼?」

「第三樣你真想知道?」

顧祁森半眯著狹長的眸,眼底迅速竄過一縷不懷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