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75 有點熱,需要你降溫
小說:| 作者:| 類別:

275 有點熱,需要你降溫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一進屋,沈輕輕便迫不及待拿出剪刀,開始拆快遞。

由於之前顧祁森已經排除了快遞的危險性,因此倒沒去管她,徑自回房換家居服。

快遞的盒子包裝得很嚴實,里三層外三層的,沈輕輕費了好大的勁才總算將所有的泡沫紙拆掉,一看裡邊,有鑰匙扣、木雕、手工皂、精油、巧克力、咖啡等等,看起來好像都是巴厘島那邊的特色伴手禮,而且,除了精油和咖啡之外,其他東西全是同樣一種形狀,長長的有些奇怪,還有些丑

沈輕輕納悶了,隨後拿起一隻木雕瞧了瞧,一邊喃喃自語:「奇怪,是誰寄來的,為什麼會寄給我這些?哎,再看看巧克力好了。」

於是,她將木雕放下,把裝巧克力的袋子拿到手裡,這才發現盒子里有張小卡片,拿起一看,上面寫著:「輕拂我心作者大大,希望您能從我寄給您的這些生動的情趣小玩意兒身上獲取靈感,寫出更扣人心弦的好文章。您的忠實粉絲,來自巴厘島1

喔,原來是堂姐的讀者寄來的。

堂姐跟站簽約用的是她沈輕輕的名字,所以如果外人去查輕拂我心這個作者的底細,都會以為那是她沈輕輕。

不過堂姐也是牛逼,都有外國粉絲啦。

嘿嘿,真不愧是她偶像呢!

思及此,沈輕輕立馬拿起shuj,把所有的東西都拍照,連同卡片一起發微信給沈拂曉。

沈拂曉立刻回信:「我怕胖,巧克力給你吃,其他玩意兒等我有空再找你拿。」

沈輕輕一見,撅著小嘴抱怨:「什麼嘛,你怕胖難道偶就不怕咩1

「你太瘦了,胖了有肉點,你家顧總摸起來舒服1

沒辦法繼續聊了!

放下shuj,沈輕輕終究還是抵擋不住巧克力的yuhu,把包裝給拆了,結果發現,那巧克力居然也是長條形的棒棒,模樣兒就跟剛剛那些木雕、鑰匙扣上的掛件一模一樣

這到底是什麼呀?

她風中凌亂。

研究了好半晌都研究不出所以然,她索性啥都不管,抽出一根巧克力棒,含在嘴裡樂滋滋舔了起來。

顧祁森換完衣服回到客廳,就見女孩窩在沙發里,拿著一根棒棒舔得無比開心。

他長眸微微眯起,不自覺瀲一抹柔意,可當他走到她身邊,看清那根棒棒的形狀時,精緻的俊臉白了青、青了白,霎時間變得十分精彩紛呈。

這丫頭,她究竟知不知道她舔的是什麼

男人心頭有些熱,驟然覺得口乾舌燥起來。

女孩壓根沒發現到他的異樣,櫻桃小口繼續吮吸著手中的巧克力,直到感覺頭頂有道火辣辣的光一直盯著自己時,她才將棒棒從嘴裡拿開,問他,「你怎麼啦?我臉上有東西嗎?這麼看著我的?」

她說完,下意識想去拿鏡子,卻被顧祁森阻止,「你臉上很乾凈,不需要照鏡子。」

顧祁森講這話時,聲音因體內某種情浴氤氳,變得異常的低啞,沙沙的,在這個靜謐的空間,格外地惑人。

沈輕輕注意到他聲線的變化,然而,單純如她,很天真地以為他身體不舒服,立馬關心問他:「你是不是感冒了?」

「沒」

顧祁森搖搖頭,眸光灼灼探向她,沉聲說道,「就是某個地方有些不舒服,有點熱。」需要你降溫

「哪裡?」

沈輕輕一聽,趕緊把手中的棒棒丟一邊,小手立刻摸上他的額頭,「咦,沒發燒呀?」

她不由得鬆一口氣。

顧祁森見狀,嘴角不自覺勾起一抹淺淺的笑。

餘光瞥向她放在桌子上那個快遞盒,見裡邊的小玩意兒形狀全是男人那不可描述的某個地方,額前禁不住浮現几絲黑線。

究竟是誰,給她寄這些東西,這不是教壞小孩子嗎?

若他家的小丫頭知道這形狀是啥,會一會一瞬間臉紅了?

不得不說,壞心眼的男人,此時此刻特別期待看到她的反應。

想到這兒,他輕咳一聲將身子坐直,伸手隨便掏出一隻木雕,雲淡風輕問沈輕輕:「這東西好看嗎?」

「醜死了1

沈輕輕想都不想直接回答,一點都沒留意到男人臉色變了變,又接著問,「從巴厘島寄來的全是這些玩意兒,你說,這該不會是巴厘島的特色吧?」

顧祁森:「!!1

這是男人的特色!!!

見他不說話,沈輕輕搖搖頭,自顧自說:「哎,反正問你你也不知道,要不我上查好了。」

她一邊說,一邊拿起shuj,瞧那架勢足以表明,這東西已經徹徹底底挑起她的好奇心。

顧祁森當然不可能讓她去查,畢竟這萬一不小心在上彈出別的男人的,豈不是太辣眼睛了?

於是他搶先一步奪走她的shuj,接著一把將她打橫抱起。

未料到他一言不合就抱她,沈輕輕「呀呀」兩聲掙扎了幾下,男人厚實的手掌便精準地落在她的嬌臀上,她想出聲抗議,他卻低下頭在她微微嘟起的小嘴咬一口,嗓音如魔一般地誘人:「不用上查,如果你想知道那東西是什麼,我可以告訴你1

沈輕輕聞言,澄澈的杏眸倏地掠過一抹狐疑,「真的嗎?你真的知道?」

「當然,因為我也有1

男人抿著唇,極力憋著笑,一瞬不瞬盯著自己懷裡那隻蠢萌的小白兔,一步一步等著她掉圈。

果真,沈輕輕毫無防備,在他的設計下落坑了,「是嗎?那你告訴我,那是啥?」

「給你看實物,要不要?

他的聲音瞬時又啞了幾分。

沈輕輕點點頭,趕忙催他:「要,當然要了,快點拿出來1

「遵命1

得到應允的某隻大灰狼,抱起身輕如燕的某隻小兔子,心情愉悅進了室。

將她放在床上后,顧祁森拍拍她的腦袋瓜,低聲對她說了一句「等一下」,然後三兩下就把皮帶解了。

沈輕輕總算覺得不對勁,她立馬從床上跳到地毯,咽咽口水,顫聲問:「你你脫褲子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