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76 我改變主意了,我不要,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276 我改變主意了,我不要,我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嗯,這個問題問得好,等下你就知道了1

顧祁森似笑非笑回答,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不一會兒,男人筆直有勁的兩條大長腿,便一覽無遺落在沈輕輕眼底。

沈輕輕眨了眨卷翹的羽睫,眸光不自覺落在他穿著小內的某處,微微怔了怔,很快地,就紅著臉將視線移開了。

「害羞了?」

女孩嬌羞的反應完全在顧祁森的預料當中,他勾勾唇,眼角眉梢間瀲無邊的魅惑。

大長腿往她的方向跨一步,沈輕輕立馬往後退,豈料,卻不小心絆倒了,小身子直接往後仰,倒在床上。

她「哎喲」一聲翻翻小身子正想爬起來,誰知下一秒,男人竟欺上來,輕而易舉就將她禁錮在柔軟的床墊與他炙熱的懷抱之間。

他的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某個東西恰好抵在她最神秘的地方,如此親密的舉動,讓沈輕輕又不可遏制地紅了臉。

「你你不要老是這樣不正經啦。快點起來1

「不要,好舒服1

男人說著說著,竟開始耍limng,伸手在她軟綿綿的心口處抓一把,然後在她羞憤的瞪視中,一顆腦袋迅速枕在了上面。

「喂」

沈輕輕沒好氣抗議一聲,伸手去推他的肩膀,可惜,男人穩如泰山,豈是她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能撼動的?

於是,她用力推了幾次都沒效果之後,索性放棄。

深愛的男人枕著自己的心口緩緩閉上了眼睛,這種感覺怎麼想都是奇妙地,沈輕輕唇角微微勾起,情不自禁伸手摸了摸他稜角分明的下巴,眼裡心裡,滿滿的,全是幸福。

顧祁森雖然有些捨不得她的綿軟,但比起這個,他家小小森似乎更加需要她安慰,所以,他枕了一會兒就從她身上離開,站起來。

沈輕輕見狀,總算鬆一口氣,也跟著爬下床。

原以為他不會再逗弄自己了,然而,卻萬萬沒有想到,那隻不過是開始,令她尖叫連連的事情還在後面。

她雙腳剛落地,站在她前邊的男人突然轉過頭,眸光如炬盯著她,「想看嗎?」

「啊?」

沈輕輕頓時有些懵,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想起他是在問巴厘島那特色的東東,因此,她立馬點了點頭。

「那我就吃虧一點,讓你見識一下實物了。摸也行。」

「摸?」

沈輕輕越聽越懵,嬌唇蠕動著還沒來得及出聲問清楚,他已經當著她的面,將小內脫下

「氨

女孩的尖叫聲震耳欲聾,響徹室的上空,緊接著,男人不懷好意的笑聲伴隨而來,「寶貝,你不是要看實物嗎?嗯」

「n,我改變主意了,我不要,我不要看」

沈輕輕猛地搖搖頭,雙手緊緊捂住眼睛,打死都不鬆開。

嚶嚶嚶,她是有多蠢,那讀者都寫著情趣小玩意了,她怎麼就沒聯想到那塊地方去?

可這也不能怪她哇,雖說她已經不是黃花閨女,但但兩人做那些事情的時候,她哪來的勇氣和精力去看他?

嗚嗚,這下子丟臉可丟到大發了!

可惡的顧祁森,可惡,可惡,怎麼可以那麼玩她?

沈輕輕越想越覺得沒臉見人,羞得連耳根兒都紅成了一團。

顧祁森欣賞著她嬌羞的囧態,小獅子抓狂的樣子,怎麼看都是那麼迷人與可愛。

不過,他沒給她多少躲避的時間,大手就伸過去,用力把她的小手扯開,聲音低低的,蘊滿著無邊的yuhu,「寶寶,禮尚往來,我看過你那麼多次了,你也不能吃虧,對不對?」

手被他拽住,眼睛沒有遮擋,沈輕輕只能緊緊閉上眼睛,一邊搖頭一邊不停地否認:「不,我不吃虧,我」

啊啊啊,貌似一緊張起來,話都說錯了,她怎麼能講自己不吃虧?嚶嚶嚶

見她把頭搖得像只撥浪鼓,顧祁森乾脆伸手掐住她的下頜,霸道吻上她的唇,用力啃咬起來。

這小妖精太磨人,他已經沒耐性繼續逗她了。

唇被攫住,沈輕輕條件反射般睜開了眼,男人盛滿濃情的瞳仁,就這麼直直撞進她的心中。

這一刻,她腦袋一片空白,似乎已經徹底忘記了害羞,忘記了拒絕,只想好好地跟他在一起,好好地被他疼愛

偌大的室,漸漸瀰漫著令人臉紅心跳的旖旎,這一晚,在男人半哄半威逼之下,沈輕輕終於真正見識了某個東東,真正變得「不單純」

接下來,夫妻倆的生活繼續蜜裡調油。

工作日的每天中午,沈輕輕都是偷偷摸摸坐總裁專用電梯上頂樓,與他一起共進午餐。

剛開始,沈輕輕是不願意這麼做的,但顧祁森卻認真問她:「你每次來大姨媽,還疼嗎?」

「啊?我疼不疼,跟中午與你一起吃飯有啥關係?」

沈輕輕一臉不解。

「我請了葯膳專家每天給你煲中藥,吃完午飯隔半個小時必須服用,所以你到頂樓來,是最適合的選擇。」

「那不能提前煲好,我裝在保溫瓶里,在自己辦公室喝就好了嗎?」

「專家說必須現熬1

「那行吧1

就這樣,為了緩解她每個月的經痛,她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了顧祁森。

日子一天一天過,一眨眼,就到了十月中旬。

20號那天,范迎萱回國了。

她下飛機,一走到地下停車場,便拿起shuj準備給沈輕輕打dinhu,與她約簽合同的時間,可號碼還沒來得及撥出去,便見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前邊等她。

范迎萱黛眉微微蹙起,下意識就想掉頭離開,但才走出兩步路,對方隨即叫住她:「范大明星,這人紅了,連我都不想理了?」

蔣昀兒拽著香奈兒的小挎包,單手託了托架在鼻樑上的墨鏡,風姿綽約走過來。

知道自己躲不了,范迎萱只好挺直背脊,回過頭,「找我有事?」

她與蔣昀兒雖是姐妹,但兩人卻一點姐妹之情都不曾有,關係只比敵人好一點點。

「聽說你要代言n顏?」

蔣昀兒雙手環胸,趾高氣揚問道。

范迎萱冷冷反問:「關你什麼事?」

「推掉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