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85 他心裡的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285 他心裡的第一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鬆鬆軟軟,很甜?

沈輕輕的話,讓顧祁森腦海中不自覺浮現昨晚東方對他說的,「她親自製作后空運過來的小餅乾本少收到了,味道很好,就跟她一樣甜1

哼!

死丫頭,竟敢為東方做餅乾,而且還空運過去?

真當他死了嗎?

他都從沒吃過她烤的餅乾呢,就這麼被東方捷足先登了?

不高興!

非常不高興!

顧祁森站在原地擰著眉,臭著臉不說話。

「喂,快過來呀,發什麼呆呢?」

沈輕輕忍不住繼續催他。

顧祁森這才大步流星往飯廳的方向走去。

這時,沈輕輕已將熱騰騰的餅乾放在了餐桌上,見他過來了,馬上拿一塊塞到他嘴裡,笑嘻嘻道,「試一試1

顧祁森雖然生著悶氣,卻不不忍心拒絕她,一口就把餅乾吃掉。

果真如她所說的,鬆鬆軟軟特別甜,但若與她相比,他認為,還是她更甜一些。

思及此,男人的視線情不自禁落在她那張白皙精緻的小臉上。

「怎樣?好吃嗎?」

沈輕輕一臉期待問。

「好吃1

他點點頭,半眯著狹長的鳳眸深深睨了她幾眼,轉瞬間,聲音突然冷了幾分,「東方也吃過?」

「啊?你怎麼知道?」

沈輕輕訝異極了。

「哼1

顧祁森冷哼一聲,拉開椅子坐下,冷冰冰的語氣無比的酸溜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可真有心啊,不僅幫做,還寄到國外了,嗯?」

「呃反正舉手之勞嘛1

沈輕輕摸摸腦袋瓜,小小聲應答。

未料到她竟會這麼回答,顧祁森氣得咬牙切齒:「舉手之勞?你怎麼不舉手之勞一下,把自己也寄過去?」

「這個倒是可以考慮喔。」

敏感如她,當然看得出他在吃醋,心裡不禁甜甜的,愈發笑得眉眼彎彎,「反正我沒去過國,去玩玩也無妨,那可是超級發達的國家呢,嘻嘻。」

「沈輕輕」

顧祁森覺得自己快要被她氣死了,「你對別的男人獻殷勤,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嗯?我才是你老公1

「知道啦知道啦,我下次不給他寄,行了嗎?」

沈輕輕撅著小嘴說完,趁男人還沒發飆之前立馬竄到他背後,雙手環住他的脖子,主動在他臉上親一口,嬌聲安撫他,「哎呀,剛剛是騙你的啦。我沒有給他寄過東西,那些餅乾是他來我家時搶走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哇,你別聽他亂講喔1

她心想,這事就她和東方知道,鐵定是那傢伙在顧祁森面前挑撥離間了,哼哼,討厭鬼,怎麼可以這麼害她?

聽她這麼說,顧祁森總算稍稍釋然。

濃眉挑了挑,他沉聲問:「真的?」

「當然,比珍珠還真!不信你去查查快遞就知道啦。反正我沒給他寄1

沈輕輕信誓旦旦保證,顧祁森這才勾唇笑了,「這次就算了,下次不許再跟他牽扯不清,聽到沒?」

「聽到了1

沈輕輕扁扁嘴,隨後,禁不住好奇問,「那個,東方家族是不是真的那麼神秘啊?那個東方究竟是做什麼的,感覺很厲害的樣子1

雖然直覺告訴她,那個男人不會對自己不利,但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神秘,卻複雜得令人看不透。

沈輕輕心想,除了東方的叔叔是當今的國總統之外,他本人應該不止那麼簡單吧?

「丫頭,你的好奇心用在我身上就夠了,對其他男人,還是省省吧。」

顧祁森才不想給她多介紹東方,畢竟那可是世界上僅存不多的,能讓他刮目相看的人,他的優秀不亞於自己,又對自家老婆虎視眈眈,而且更憋屈的是,他還是沈輕輕的救命恩人,怎麼想怎麼危險

不行,以後他得把她牢牢看著,不讓她跟東方有任何接觸。

想到這兒,顧祁森腦海中漸漸有了對策。

沈輕輕壓根不知道短短几秒,男人已經死了無數個腦細胞,見他不肯透露東方的底細,她只好暫時放棄追問,轉移話題:「那咱們不提他啦,再吃多幾塊餅乾好嗎?等下我還得裝一些去給堂姐呢。」

下午她與沈拂曉約好一起去看閃閃和亮亮,帶上這些餅乾,那兩小子可喜歡了。

「你對你堂姐,怎麼比我還好?」

吃完東方的醋,顧祁森不禁又開始吃沈拂曉的醋了。

幸好沈拂曉是女的,若她是男的,就算與沈輕輕有血緣關係,他還是會不舒服,他的女人,眼裡心裡就必須只有他,其他男人,哼,靠邊站!

「你對你mimi,也比我還好啊1

沈輕輕想都不想,直接將他一軍。

顧祁森被她這話噎住,俊臉微微僵了僵,好半晌才反駁,「那不一樣1

「哪不一樣?」

沈輕輕伶牙俐齒反問,不等他回答,她便認真往下說,「我堂姐是除了我外婆之外,跟我最親的人了,我們自小一起長大,一起吃飯一起睡覺,她對我來說比親姐姐還親!你也有mimi,你肯定能夠體會的啦。」

「」

她的話,顧祁森沒有反駁,算是默認了。

不過,沈輕輕說完這些話,心底卻莫名泛上几絲小失落。因為,他並沒有否認她稍早之前所說的,在他心目中顧冉冉比她重要這句話,她終究,還是沒辦法成為他心裡的第一

兩點鐘左右,沈輕輕便開著她那輛紅色的sr,去了市檢察院。

姐妹倆很快就出發,前往福利院。

四年前,年僅20歲的她幾乎瞞著除沈輕輕之外的所有人,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偷偷放在福利院養著,偶爾周末才去看看孩子。

沈拂曉極不願意這麼做,但礙於許多現實因素,她實在是迫不得已,做出這樣的選擇,所幸院長以前受過她的恩惠,非常盡責地幫她保守秘密。

福利院距離檢察院不算太遠,半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

沈輕輕剛停好車,卻眼尖發現,前邊一輛法拉利,特別的眼熟。

她心裡咯一下,倏地扭過頭看向正解開安全帶的沈拂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