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291 我不是什麼林小姐,你們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291 我不是什麼林小姐,你們認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顧祁森剛走到病房門口,就聽裡邊傳出女孩虛弱無力又略顯急切的聲音

「我沒事,求你們讓我走吧,我還要回去上班呢,求求你們1

「林xioji,您現在剛脫離危險,醫生說您會有腦震蕩的後遺症,必須留院觀察一段時間,還請您不要激動,趕快回床上躺著吧,就當我們求求您了1

秦浩的語氣亦是十分無奈。

「這位先生,我真的沒事,而且我也不是什麼林xioji,你們認錯人了。」

「林xioji,您是我們bss的救命恩人,請您不要害怕,我們不會傷害您的!我們bss很快就來。」

秦浩好聲好氣安撫她。

只可惜,林希雅還是堅持要走,「不,我沒救過什麼人」

聽到這兒,顧祁森擰擰眉,隨即推門進去。

入眼的,是一個穿著病號服、身材嬌弱的女孩站在床邊作勢要離開,而秦浩與另外一個保鏢不許她走的畫面。

秦浩拿她沒轍,又不能強行把她拖回床上,正犯愁之際,突然聽到熟悉的腳步聲,他心中一喜,猛地回過頭,果真見自家bss如同天神之尊,款款走進來。

「bss」

秦浩和保鏢立馬退到一邊,恭敬地朝顧祁森鞠躬。

「嗯,先退下吧1

顧祁森淡淡開口。

「是1

兩人接到命令,一刻都不作停留匆匆離開,走之前,順帶把門關上。

不一會,偌大的病房,只剩顧祁森與林希雅兩個人。

自顧祁森一進門,林希雅就懵了。

只見她傻傻地站在原地,一雙紫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盯著他,整個人像是被定格了一樣,好半晌都沒有回過神來。

她看顧祁森的同時,顧祁森亦在打量著她。

女孩紫色的眼眸跟過去一樣美麗,但有一點點不同的是,過去的她眼角帶笑,哪怕是在逃亡的生死關頭,她那雙眼睛都是充滿希望的,而如今,他從她漂亮的大眼裡,只看到濃濃的哀傷與被生活折磨的疲憊

男人的心瞬時揪緊,感到萬分內疚,如果如果他能早一點點找到她的話,興許她就不需要再受那麼多苦了吧?

思及此,他深邃的眸子悄悄掠過一抹暗光,沉聲問她:「林希雅?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後面那句話,他問得有些小心翼翼,畢竟,雖然他記掛了她四年,可卻並不代表,她同樣記掛著他

或許,她把自己忘了也不一定,要不明明還活著,怎麼不去找他?

男人低沉悅耳的聲音終於將林希雅的思緒拉回,她蒼白的唇瓣輕輕顫了顫,眼淚下一秒便嘩啦啦流下來:「你是你?太好了,你沒事,嗚嗚嗚」

女孩簡簡單單的哭喊,無一不透出三個關鍵點,她是林希雅、她記得顧祁森、她還在牽挂著他的安危

「嗯,是我1

顧祁森點點頭,眼神無比愧疚看著她。

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哪怕自己已經愛上了別人,可面對著這個曾經是他初戀兼救命恩人的女孩兒,他又怎麼可能對她的哭泣無動於衷?

但,他向來不會安慰人,所以此時此刻,他只能走到床頭櫃前拿起紙巾,抽出幾張遞給她,「別哭了,先把眼淚擦擦吧。」

「嗚嗚嗚,我以為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

「嗚嗚嗚」

林希雅接過他遞來的紙巾,胡亂地擦著眼淚,抽抽噎噎的模樣,看起來十分的楚楚可憐。

顧祁森最怕見到女人哭,記得剛認識沈輕輕的時候,那丫頭也是三天兩頭在自己面前哭,而他是怎麼制止她的呢?

似乎是用最簡單粗暴的方法把她吻住,然後她就沒辦法再吵了。

他並不是一個貪戀美色之徒,更不可能會隨隨便便親吻一個女孩,然而,在見到沈輕輕的第一眼,卻偏偏情不自禁強吻了她,之後更是上癮,一吻再吻

沈輕輕吶沈輕輕,她對他確實是下了蠱,以至於現在,即使看到林希雅梨花帶淚的樣子,他除了歉疚之外,連心疼的情緒都不曾有了。

哎,他怎麼能如此地鐵石心腸,如此地冷漠?

顧祁森不停地吐槽著自己,想補償林希雅的心情更加迫切。

於是,他抿了抿唇,語氣中盡顯真摯:「對不起,我應該早點找到你的!我保證,以後會讓你的生活好起來,你想要什麼的話,都可以提1

原以為自己這麼說,林希雅的情緒至少會好一些,誰知,她卻「哇」的一聲哭得更凶了,「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嗚嗚嗚我有手有腳的,不需要你照顧,也不需要你拿錢來羞辱我嗚嗚嗚」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1

未料到她的反應這麼激烈,顧祁森趕忙解釋,「我只是真心想要幫你而已,讓你不需要過得那麼辛苦,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找其他工作。」

他知道,她自尊心那麼強,直接給錢她肯定會生氣,所以倒不如從別的地方幫她一把。她是個聰明的丫頭,只要給她一個機會,指不定還能闖出一片天地,這樣的話,他也就放心了!

「不用了,你又不欠我什麼,沒必要幫我。」

林希雅哭著哭著,終於止住了眼淚,聲音沙啞回應。

見她兩隻紫色的眼眸被淚水氤氳,變得通紅通紅的,顧祁森心底的愧疚之意不禁愈發加深。

咽咽口水想說話,可不知為何,他突然語塞了,明明有許多事要問她的,結果,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這時,林希雅抬起了眸,幽幽望向他:「顧先生哦,他們說你姓顧,是吧?你到底是什麼人?」

聽她這麼問,顧祁森這才想起他從未告訴她自己的名字與真實身份,懊惱地暗咒一聲后,他如實道:「我叫顧祁森,是s市人氏。抱歉,如果早點告訴你,你是不是就會去找我了?」

「我我不知道,當時我」

林希雅垂著頭,聲音哽咽並沒有說下去。

顧祁森深深睨了她一眼,繼續關心問:「當初你引開shshu,後來怎麼脫險的?有沒有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