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04 真的很愛很愛沈輕輕
小說:| 作者:| 類別:

304 真的很愛很愛沈輕輕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你別來問我,我現在心裡很亂,我不知道1

沈輕輕潛意識裡拒絕回答。

「三嫂」

宮天祺幽幽喊她一句,不知為何,心情在這一瞬間,陡然變得無比沉重。

以他這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其實三哥的做法無可厚非,畢竟前女友這種敏感的生物,換做誰,誰都不樂意被現任知道,尤其,這位前任還是自己辛辛苦苦、念念不忘找了四年的人,尤其,她還為救自己受盡折磨,如今只剩一年的命

三哥是真的很愛很愛沈輕輕,才不願把她捲入這場糾葛中,寧願將一切的痛苦都自己扛著

唉,他的三哥,怎麼這麼苦命呢?

虧他以前還羨慕他娶了個萬里挑一的好老婆呢!

但,站在沈輕輕的角度,她更加無辜。丈夫欺騙自己在外地,實際上卻帶著年輕美眉逛名校,這種ppp打臉的事,無論是誰,都不可能坦然接受。沈輕輕算好的了,至少她脾氣好,不吵不鬧,不會歇斯底里

正當宮天祺暗暗心疼沈輕輕的時候,她卻冷著聲音說:「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跟你無關。不好意思天祺,如果沒其他事的話,我掛dinhu了。」

她說完,不等宮天祺應聲,直接掛斷dinhu。

聽著電波中「嘟嘟嘟」的忙音,宮天祺不禁低咒一聲,跺跺腳,懊惱地揉了揉一頭利落的短髮,隨即發了條簡訊給顧祁森。

沈輕輕講dinhu的這段時間,顧祁森一直站在門口,耐著性子等待。

他跟宮天祺約好了,他那邊一結束通話便會立馬發簡訊給他,所以,大約五分鐘后,簡訊就來了。

「三哥,三嫂不信我的話,你自求多福吧1

顧祁森:「」

將簡訊刪掉重新裝回口袋,顧祁森抿著唇,索性抬手繼續敲門。

「輕輕」

「」

無人應聲。

「輕輕?」

男人的語調不自覺放柔,薄唇掀了掀正想說些什麼,緊閉的房門在此時卻突然打開,映入眼帘的,是女孩那一張面無表情的小臉。

「天祺說的是真的?那是他女朋友?」

沈輕輕昂起精緻的下巴,探究的視線一瞬不瞬盯著他。

顧祁森心裡咯一下,在這個節骨眼,只能硬著頭皮說「是」!

「那你為何躲躲藏藏的?明明就在s市,還騙我?」

不是介意他跟別的女人同游校園,她最介意的,還是他騙她

而且若不是她今晚打dinhu給他,他還會想起要回來嗎?

呵!

真是越想越氣了!

「srr!事出有因,我我沒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至於其他,你別問了。」

她問得越多,他勢必得撒更多的謊,顧祁森心裡實在過意不去,但,還是選擇不回答、不解釋。

沈輕輕聽他這麼講,心拔涼拔涼的。

在她的認知當中,夫妻之間貴在坦誠,可他卻

果真,是她將自己定得太高了,以為可以跟他相親相愛,做一對心意相通的夫妻,誰知,落花有意,流水去無情

越是這麼想,心頭那根刺,似乎扎得越深,以至於,她連呼吸都覺得疼。

「老婆」

見她臉色不好,顧祁森伸手想去摸她的臉,卻被她用力揮開,「既然你有苦衷,那我也不逼你。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如果你不給我一個合理的dn,我我們就分開吧1

未料到她竟會做這樣的決定,顧祁森一張俊臉倏地變得陰沉。

情急之下,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深幽的眸光中瀲濃濃的憤怒:「分開?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怎麼可以如此輕易地說出分開這兩個字?

分開,分了分了,之後是不是就離婚了?

婚姻在他的字典里是多麼神聖的字眼,怎能允許她這樣隨隨便便就踐踏

顧祁森越想越氣,握著她的力道也不知不覺增加,甚至,不小心抓痛了沈輕輕。

「氨

她忍受不住高呼一聲,他這才反應過來,懊惱地鬆開她。

「對不起,我」

他握緊了拳頭,狠狠地捶了自己腦袋一記,接著不顧她的反抗,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

「你你放開我」

「不放1

「顧祁森」

沈輕輕奮力想要掙扎,可他卻依然將她抱得緊緊的,像是要把她揉進自己的骨血當中,任她怎麼吵怎麼鬧,他都不放手,死都不放手

最後,她打累了,吵累了,一委屈,狠狠地在男人的胳膊上咬一口,「哇」一聲痛哭出來!

見她如此難過,顧祁森心如刀割,拚命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然而,他卻不知道,他每說一次「對不起」,沈輕輕的心就會跟著痛一次,之所以痛,全因他的不坦白

那一哇騰了多久,沈輕輕並不知道,她只知道,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哭得睡著了,然後一醒來,便躺在自己的床上。

揉了揉有些泛疼的眼睛,她下意識往四周望一圈。

沒有,沒有他的影子!

窗帘半拉著,陽光暖暖從外邊折射進來,無疑為這個深秋的早晨,增添几絲活力。

拿起床頭柜上的鬧鐘看一眼,早上七點半。

大周末,難得她這麼早醒,乾脆去看外婆吧,省得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鬧心啊!

腦海中不禁閃過昨晚經歷的那些事兒,沈輕輕吐吐氣,接著伸了伸懶腰,起床!

梳洗完畢出了室,往客廳走時,隱隱地,卻聽到廚房那邊傳來「滋滋滋」的聲響。

沈輕輕蹙蹙眉,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走到廚房門口時,就見男人端著兩個盤子出來。

「起床了?我做了早餐,過來看看合不合胃口1

他朝她微微一笑,隨後,將盤子端到餐桌放下。

沈輕輕愣在原地,視線觸及他那張精緻逼人的俊顏時,眸光再一次變得黯淡。

他越是表現得對自己越好,她越認定他心裡有鬼,於是,她攥了攥手心,故意讓自己狠下心不去理他,轉身走了。

「輕輕」

「我不餓,你吃吧1

冷冷拋下這句話,沈輕輕頭也不回離開。

看著自己精心準備的早餐,顧祁森嘆嘆氣,瞬時食慾全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