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22 來吧,相互懲罰!
小說:| 作者:| 類別:

322 來吧,相互懲罰!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輕輕,我」

顧冉冉眼神閃爍,吞吞吐吐地說不出話來。

她此時的模樣,讓人一眼就看得出,她十分地為難。

沈輕輕的心驀地一沉。

蘇見狀,立馬打圓場,「好啦輕輕,冉冉這丫頭說話有時候辭不達意。她經常呆國外,中文不是那麼靈光,我想她估計連齊人之福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呢,你就別那麼認真了哈。」

「是么?」

沈輕輕還是有些不相信。

倒不是她疑心重,而是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就強,哪怕她已經原諒顧祁森稍早之前瞞著自己與神秘女郎同游s大這事,但說到底,懷疑的種子一旦播下,哪可能那麼容易就消除?

還有,中午他與顧冉冉的話並不一致,或許他們兩人,有一個是在撒謊騙自己,而不管是哪一個人在騙她,這都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蘇悄悄給顧冉冉使了個眼色,顧冉冉這才意會過來,天真地問她們:「齊人之福不就是享齊天下所有的福嗎?」

「呵呵,我就說嘛,這丫頭一定用錯詞了。」

趁沈輕輕沒答話之前,蘇便搶先一步出聲了。

顧冉冉眨眨眼,一臉茫然:「難道我說的不是嗎?」

「當然不是啦,傻丫頭1

蘇笑,接著親昵地拉起沈輕輕的手,「好啦,吃飯了喔。阿森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都很清楚,冉冉,你說對不對?」

「嗯嗯1

顧冉冉忙不迭點點頭,一邊拿起shuj查「齊人之福」,然後,恍然大悟般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噢,對不起,我真的弄錯了,原來享齊人之福是這種意思埃nnn,我大哥肯定不是這樣的人啦,他向來很專情的,那麼多年如一日愛著一個女人呢。」

講到這,她又瞪大眼,趕忙擺擺手,「啊輕輕,我今晚肯定是哪根筋不對,你可千萬不要把我的話當真氨

「」

沈輕輕不是傻瓜,顧冉冉三番兩次說漏嘴,不管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她都不可能視若無睹。

不過,深知繼續糾纏下去會越來越不痛快,而且今天是佑辰生日,她也不想把氣氛搞得那麼僵,於是沈輕輕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暫時略過此事。

她抿著唇,假裝無所謂地勾起一抹笑:「沒事沒事,我才不會當真呢。」

話雖這麼說,心卻悄悄在滴血。

所幸過不久顧正弘和顧浩雲父子倆就出現了,客廳逐漸熱鬧起來,忙著給顧浩雲慶生,沈輕輕也就沒有多餘的精力繼續傷心。

陪顧浩雲慶生之後,回到家,已是深夜。

打開門,客廳燈亮著,男人優雅坐在沙發上翻著書,那場景美得宛若一幅畫。

沈輕輕的視線若有所思落在他那張俊美無儔的側臉上,想開口叫他,可不知為何,「老公」兩個字到嘴邊卻遲遲發不出來。

「捨得回來了,嗯?」

顧祁森放下手中的書,起身走向她。

沈輕輕抿著唇,抬眸幽幽看他一眼,然後,繞開他往屋裡走去。

未料到她居然給自己臉色看,顧祁森瞬時懵了。

他闊步上前一把拉住她纖細的手腕,沉聲問:「怎麼了?」

這時候,愛妻心切的他,哪兒還捨得找她算賬,言語間滿滿的全是對她的關心。

興許是男人的語氣太過寵溺,讓沈輕輕心頭的不舒服在這一瞬緩解了許多。

可另一方面,她又發現自己看不透這個男人了,畢竟如果他不愛自己的話,又怎麼可能表現得對她這般的寵呢?

難道,因為自己是他第一個女人的緣故?

想到這兒,沈輕輕心裡無奈嘆氣。

「輕輕?」

見她一直愣著不說話,顧祁森忍不住又喚她的名字。

「沒什麼。」

沈輕輕收拾好自己的情緒,淡淡回答了一句。

隨後,她又馬上補充,「我有點累了,先去洗澡。」

「要不要老公幫你?」

顧祁森唇角微勾,說完這句話時,手已經將她的腰肢圈住,托著她的臀把她抱起來。

「氨

怕掉下去,沈輕輕條件反射般攀住他的脖子,正想開口說不,男人已率先出聲,「其實我已經幫你放好熱水了,還給你弄了你最愛的玫瑰精油,你應該會很喜歡的,寶貝。」

他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就像是醞釀多年的紅酒,散發著令人迷醉的醇香。

沈輕輕心跳不爭氣漏了半拍,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撅著小嘴問:「真的?你怎麼知道我會什麼時候回來?萬一水冷了怎麼辦?」

她的語氣在不知不覺中,夾著幾分小女孩特有的嬌柔。

「不是有腳鏈么?」

顧祁森一邊騰出手摸了摸她的腳踝,一邊抱著她走向室,「你這麼晚不歸家,當真以為你老公能安心,嗯?小傢伙,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

「哼,我只是晚了一點回家,總比你幾天幾夜不回家好吧?你說,我又該怎麼懲罰你?」

沈輕輕一點都不服氣,忍不住,故意試探他。

顧祁森眸光悄悄一閃,很快就恢復自然,低頭尋到她的唇親了親,最後,貼著她的額頭低聲說:「那就相互懲罰好了1

「相互懲罰?我才不要1

沈輕輕伸手撥開他的臉,「放開我,我自己洗就行了1

話落,她掙扎著要從他懷中下來,可男人卻死死將她抱住,大步流星進了洗手間。

原以為他給自己放熱水洗澡會動機不良,誰知他卻把自己放在浴缸旁邊那乾淨的地毯上,彎腰試了試水溫,又站直身子摸摸她的頭:「溫度剛好,你洗吧,我還有點事要忙1

「什麼事?」

她的呼吸不自覺有些急。

顧祁森笑:「怎麼?不捨得我走?」

「當然不是了,你快閃吧。」

她說完,伸手推他的胳膊。

等他離開,她便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直到最後一件小內落地,她才抬腳踏進溫熱的浴缸中。

許是心裡裝著事,沈輕輕並沒有閒情逸緻去泡澡,所以,她只用沐浴乳簡單地搓洗了一下,接著便擦乾身子,披著浴袍走出去。

回到客廳,卻沒有見到顧祁森的身影。

去哪了?難道他說的有事,是出去了?

沈輕輕蹙眉,心底莫名劃過一抹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