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24 一切以沈輕輕為中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324 一切以沈輕輕為中心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沈輕輕心情複雜回到自己辦公室,坐在大班椅上,雙手撐著大班桌,發起了呆。

其實,沈輕輕是十分不願意用這樣的方式去找dn的,因為若被顧祁森知道自己調查他的話,後果一定會很嚴重,然而,以目前的狀況來看,她找不到更快捷的方法。

哎!

但願一切都是自己瞎猜測吧

她寧願被顧祁森罵,都不願他真的腳踏兩條船,既對什麼初戀qngrn念念不忘,又對自己呵寒問暖

顧祁森,求你,不要讓我的害怕成真!

沈輕輕做了個深呼吸,旋即拿出shuj,打開某個pp。

這個pp是跟她的腳鏈配套的,只要一點開定位,便能清晰看到具體的位置。

看著那個代表著顧祁森的紅點漸漸往北移動,沈輕輕知道,他出發了。

對於沈輕輕所做的一切,顧祁森並不知曉,當然,他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接下來的行蹤會在老婆大人的掌控之中。

他驅車離開顧氏集團,繞路去了一趟某家蛋糕店,買了沈輕輕最愛的那款提拉米蘇,裝在車載的冰箱里,準備晚上回家哄老婆,然後,才往江邊的方向開去。

抵達林希雅所住的那棟別墅時,令人意外的是,顧冉冉也在那兒。

「大哥,你怎麼才來?」

見到顧祁森,顧冉冉立馬蹦躂著迎上去,親昵地挽著他的胳膊,嬌聲抱怨,「我和希雅等你吃晚飯,都快餓死了。」

「你們可以先吃的。」

顧祁森抿著唇,沉聲道。

顧冉冉滴溜溜的杏眸瞥了一眼在旁邊的林希雅,眉眼彎彎道,「哎呀,希雅堅持一定要等你嘛。」

顧祁森聞言,看了林希雅一眼。

林希雅趕忙擺手:「沒事,反正我也不餓。」

「以後不需要等。走吧,吃飯。」

顧祁森淡聲說完,催促她們去了飯廳。

與此同時,沈輕輕開車來到別墅門口。

她沒有馬上下車,而是將車子停在某個不顯眼的地方,耐心等待。

接近八點,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她從抽屜里拿出兩塊小餅乾充饑,接著,繼續等。

等到九點半,都不見顧祁森出來,沈輕輕不禁有些忐忑不安,乾脆拿起shuj給他打dinhu。

dinhu一直響,卻遲遲沒有人接,沈輕輕不死心,連續打了幾次,結果全是一樣。

究竟在做什麼呢?

連dinhu都不接的

沈輕輕咬著唇,腦海中不自覺浮現許多兒童不宜的畫面。

不,不會的,顧祁森一定不會背叛自己,他最痛恨的就是對婚姻不忠的男人,所以,怎麼可能允許自己變成那樣?

沈輕輕,你不要自己嚇自己,興許,是shuj調靜音了,他沒發現,又或許,是他走得急忘記帶shuj

嗯嗯,一定是這樣的!

沈輕輕拚命安慰自己,可拿著shuj的手卻不受控制劇烈顫抖著,心快得飛快,像是下一秒就會從嗓子眼裡蹦出來。

別墅里。

吃完晚飯後,顧冉冉對顧祁森說:「大哥,我有話跟你說,咱們能不能到書房去?」

「好1

顧祁森點頭,跟她一起上了二樓。

關shngmn之後,顧冉冉便開門見山出聲:「大哥,希雅的病情我知道了。」

「你知道?」

顧祁森詫異,「你怎麼知道的?」

他暗忖,若是秦浩泄的密,他一定饒不了他。

「希雅早上吐血了,秦浩沒有跟你彙報,立刻找醫生過來,我剛好也在這,所以知道了一切。」

顧冉冉悶聲解釋,一張小臉陡然變得無比惆悵,「你說,她怎麼那麼可憐啊?好不容易被你找到,想著終於可以結束苦日子享福了,身子骨卻那麼差,居然還撐不了一年」

越講,顧冉冉越是難過,聲音漸漸哽咽起來,「我從沒見過有人那麼命苦的,嗚嗚」

顧祁森眯著眸,語氣中夾雜著些許無奈,「我就知道你會是這樣的反應,才沒告訴你1

「可是大哥,雖然你有老婆了,但也不能忘記希雅是你的救命恩人埃她都這麼慘了,你應該有事沒事就過來看人家的。我很快就要回英國了,可不能老是替你陪著她呀。」

顧冉冉由衷開口。

顧祁森輕輕頷首:「這個我知道1

「我剛剛還聽保姆說,她晚上都做噩夢的,再這麼下去,我擔心,她的身體撐不到一年。大哥,你就不能想想辦法救她嗎?」

講到這,顧冉冉眼角眉梢瞬時被心疼填滿,抬頭一臉期待對顧祁森說:「大哥,我倒是有個提議,你要不要聽?」

「嗯?說說看。」

顧祁森擰眉,示意她繼續往下講。

顧冉冉咽咽口水,深吸一口氣,才說:「要不,你認希雅當mimi吧?或者表妹也行1

「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祁森抿唇,並不怎麼認同她的這個提議。

顧冉冉見狀,倩過一縷異光,神色認真:「反正沈輕輕也不知道你們真正的關係,你就當照顧一下希雅,讓她搬去跟你們一起住一段時間,病情指不定能好轉呢。」

「胡鬧!這怎麼可能?」

顧祁森想都沒想便厲聲拒絕。

讓林希雅和沈輕輕同住一個屋檐下?

呵,他腦子秀逗了,才會那麼做!

「好啦好啦,我也只是將自己的想法提出來而已,你何必那麼生氣呢?」

顧冉冉摸摸鼻子乾笑,背地裡卻暗暗咬碎一口銀牙。

以前,大哥是極少拒絕自己的,哪怕知道她在胡鬧,他都會無止境的包容她,可有了沈輕輕之後,他就變了,變得不再專寵自己,變得一切都以那個女人為中心

大哥啊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越是喜歡她在乎她,我越是會毀了她

思及此,顧冉冉狠狠掐住手心,任由修長尖銳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不一會兒,疼痛從掌心處蔓延開來,而她,早已麻木!

十點半,第n次撥打顧祁森dinhu無人接聽,沈輕輕總算耗盡了耐心。

啊呀,與其在這裡瞎等,倒不如直接進去看看算了!

這麼想,她索性解開安全帶下車,為自己壯了壯膽,隨後,昂首挺胸往別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