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25 嗚嗚,顧祁森,不要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325 嗚嗚,顧祁森,不要走!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這棟別墅,恰好不久前顧祁森有帶自己來過一趟,用的是密碼加指紋鎖,身為半個主人,她當然能夠解鎖進去,可此時此刻,沈輕輕站在別墅大門前,卻猶豫了。

她唯一能夠確定的是,顧祁森人就在裡邊,可萬一萬一等下真的見到某些自己無法接受的場景,她,還能招架得住嗎?

沈輕輕手指微微顫抖,紅唇緊緊咬著,大約過了幾秒之後,她才徹底下定決心,將大拇指放進感應器。

大門滴一聲,緩緩打開。

兄妹倆聊完天,顧祁森單手插袋從書房出來,而顧冉冉則是說要回房間做面膜,並沒有跟著他一起下樓,因此,待顧祁森走到樓下時,偌大的空間,只有林希雅一個人。

見她坐在不遠處吧台旁邊的高腳椅上,雙手托腮撐著吧台,兩眼無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顧祁森眸光稍稍閃了閃,緊接著,款款走過去。

他在她對面優雅落座,好心對她說:「很晚了,你早點去睡覺吧。」

林希雅搖搖頭,神色黯淡:「我睡不著1

「在這也會做噩夢嗎?」

顧祁森不由得想起顧冉冉的話,眉心泛過一抹凝重。

「嗯1

林希雅頷首,隨後,突然抬眸可憐兮兮看著他,「我每天都睡不著,吃藥也沒有任何作用,怎麼辦顧祁森?我會不會」

一個死字還沒來得及發出,就被顧祁森打斷,「不會的,有我在,你不會出任何事1

「可是我我真的害怕住在這兒。冉冉今晚說陪我一起睡,我不知道會不會好轉一些?我我真的好痛苦,這四年一直做噩夢,嗚嗚」

林希雅說著說著,竟抽抽噎噎哭了出來。

像是為了彰顯自己的楚楚可憐,她雙手將頭死死抱住,眼淚撲簌撲簌往下流,「我頭好痛啊,啊顧祁森」

未料到她好端端的,一眨眼間就變成這副模樣,顧祁森當下懵了。

見她痛苦得像是要死掉一樣,他有些不知所措走到她旁邊,伸手去摸她的頭,柔聲安慰她:「沒事的,不要怕,我會在你身邊,你不要怕1

醫生告訴他,她的頭痛是由精神緊張引起的,若發作起來,唯一緩解的辦法就是讓她放鬆、再放鬆

其實,這還是顧祁森第一次見她發病,前些天也聽秦浩說過,但畢竟自己沒有親眼所見,感受當然不會太過深刻,今天,他算是領會到了。

冉冉說得對,她真是一個命苦的女孩,而她所遭受的這一切,都跟自己脫不了干係

他顧祁森何其殘忍?

為了自己的愛情,為了自己的私心,竟然就真的狠心將她丟在這兒,只是偶爾過來看一看,以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些,他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忘恩負義了呢?

對不起,希雅,對不起

顧祁森喃喃自語,霎時間,心痛如刀割

「嗚嗚嗚,頭好痛,顧祁森」

「嗚嗚嗚,顧祁森」

女孩哭得撕心裂肺,那悲戚的聲音,就連還沒踏進門的沈輕輕,亦是聽得清清楚楚。

究竟怎麼了?

出事了嗎?

沈輕輕黛眉微蹙,心頭那抹不好的預感愈發強烈。

而當她雙手攥拳,屏住呼吸步入客廳時,卻見落地窗前的吧台旁,嬌小的女孩靠在男人懷裡哭。

男人大手摸摸她的頭,動作十分輕柔。

沈輕輕愣在原地,一時間,竟不知道自己是該往前,亦或是往後。

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可如今,在見到他精心呵護著另一個女孩時,她卻悲催得連上前一步都不敢

沈輕輕,你也太慫了吧?

呵呵

她笑,無聲地笑。

原以為他的溫柔只會給予自己一個人,豈料,現實卻偏偏愛打臉,打得她體無完膚,打得她所有的幸福彷彿全碎了

顧祁森背對著門,並不知道沈輕輕來到了現場,但林希雅不一樣。

從沈輕輕進門那一刻起,她餘光就瞥到她纖弱的身影了。

這個女孩,長得跟自己差不多漂亮,可憑什麼不費吹灰之力就成為顧太太?憑什麼就讓顧祁森愛上了?憑什麼她就能活得那麼風光,當女強人、拍廣告,被友封為s市新一任女神

憑什麼,憑什麼?

自己本來生活得好好的,有著健康的身體,有著愛自己的爸爸媽媽,可因為沈輕輕,就因為她四年前在賭場里偷走自己的zhf,才讓自己莫名其妙被顧冉冉這個魔鬼纏上,從此噩夢連連

她恨顧冉冉,但更恨沈輕輕,恨不得奪走她所有的一切、恨不得讓她下地獄

於是,她眨了眨卷翹的睫毛,讓淚水流得益發兇猛,而她兩隻手死死抱住顧祁森,聲音顫得不像話

「嗚嗚,顧顧祁森,我我好害怕,你不要不要離開我1

「嗚嗚嗚,顧祁森」

「放輕鬆點,我不會離開你的!一定,我一定會讓人治好你1

顧祁森好聲好氣安慰她,心頭卻像是壓著一塊大石頭,難受極了。

「嗚嗚,那你今晚能留下來陪我嗎?」

林希雅揚起小臉,淚眼婆娑看著他,紅腫的紫眸里溢滿了濃濃的乞求。

顧祁森不忍心拒絕,只能「嗯」一聲點頭,然後說:「我現在就讓醫生過來給你看看。」

話落,他下意識去摸口袋想找shuj,誰知,摸了一遍都不見shuj蹤影,這才發現自己將shuj落車裡了。

他鬆開林希雅,轉身想出門去拿shuj,視線在觸及沈輕輕那張面無表情的小臉時,大腦「嗡」一聲,瞬間炸了。

「你你怎麼來了?」

幾乎是費盡了力氣,顧祁森才擠出這句話,深邃的長眸不自覺掠過一抹恐慌。

他邁開長腿想走向她,林希雅卻在這時候猛地的拽住他的手臂,哇哇大哭起來,「嗚嗚嗚,顧祁森,不要走1

「我不走,我想跟我太太好好解釋一下。」

顧祁森回頭給了林希雅一記安撫的目光。

沈輕輕將他們的互動看在眼底,勾唇冷冷一笑:「不用解釋了,眼見為實,我不傻1

她說完,未等顧祁森反應過來,便拔腿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