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26 我愛了你那麼多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326 我愛了你那麼多年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輕輕」

顧祁森不作多想,立馬掙開林希雅便往外追。

只可惜,他才邁出幾步,林希雅就跑過來從後邊死死抱住他。

「嗚嗚嗚我頭好痛啊顧祁森,別走」

「嗚嗚嗚嗚痛」

聽著她凄厲的哭聲,顧祁森不自覺攥緊拳頭,霎時間進退兩難。

一邊,是他有所虧欠的林希雅,她是因為自己,才會變得這麼可憐,而另一邊,則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她誤會他了,跑出去也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沈輕輕,沈輕輕

想起她剛剛離開時那副決絕的模樣,顧祁森的心倏地一陣鈍痛。

不,他不能讓她就這麼跑了

「啊,不要啊,我不要」

「好疼好疼1

正當顧祁森想扯開林希雅的手追出去時,林希雅卻率先一步將手鬆開,整個人跌在地上,雙手捧住自己的腦袋,一邊哭喊一邊打滾。

「希雅,希雅」

顧祁森見狀,只能硬生生將想出去找沈輕輕的念頭暫時壓下,轉身走過去扶她。

「來人」

他一邊將她扶起,一邊大聲吶喊。

聽到他的聲音,外邊迅速闖進兩名保鏢。

「bss」

對方畢恭畢敬對他行了個禮。

顧祁森示意其中一個保鏢走過來扶住林希雅,接著說:「打dinhu給秦浩,還有,好好照顧林xioji。」

「遵命,bss1

「啊痛啊顧祁森,不要丟下我」

「痛嗚嗚嗚」

未料到她都痛成這樣了,顧祁森居然還一心只想著沈輕輕,林希雅氣得肺都疼了。

原本她頭痛發作,夾雜著許多演戲的水分,可現在演著演著,她的頭竟是真的痛了起來,腦袋嗡嗡嗡的,像是被大卡車碾壓過一樣,痛入心扉

「氨

林希雅死命地拍打著自己的腦袋瓜,只可惜無論她再怎麼哭著求顧祁森都無濟於事,因為他早就在將她交給保鏢之時,充滿歉意地拋下一句「對不起」,然後,走了

從別墅出來后,許是由於太過傷心,一時間,沈輕輕竟忘記自己是開車來的,拔腿就往江邊的方向跑。

她拚命地在路上奔跑著,腦海中不斷掠過稍早之前,顧祁森抱著那個女孩精心呵護的那一幕。

雖然,那女孩的臉她來不及看清,可對方嬌弱的身影卻慢慢與s大的神秘女郎重疊

第六感告訴她,就是這個人,就是她,是顧祁森不願意說出口的秘密,所以,她一定在顧祁森心底佔據著重要的位置,嗚嗚嗚,或許,她就是顧冉冉口中所說的,顧祁森這麼多年來一如既往愛著的那個女孩吧?

他們兩人男才女貌,好登對、好登對

那她呢?

她算什麼?

她頂多算一個傻乎乎的布娃娃,他想玩就玩,想扔就扔

嗚嗚嗚

顧祁森,我恨你!

我恨你恨你

沈輕輕越想越傷心,眼淚也止不住撲簌撲簌往下掉。

淚水模糊了視線,可她壓根顧不上去擦,只能嗚咽著、漫無目的朝前跑。

「沈輕輕」

「輕輕,你停下,輕輕,你聽我說」

「輕輕」

迷迷糊糊中,後邊似乎傳來男人焦急的聲音。

沈輕輕心扯著痛,猛地搖搖頭,「我不聽我不聽1

她一邊哭一邊跑,不僅不停下來,反而加快了速度。

「輕輕」

顧祁森見狀,亦是同樣極速狂奔。

無奈,兩人的距離隔得很遠,他想追上她,需要多費一些功夫。

他們就這樣你追我趕,一直到了大馬路上。

「輕輕」

眼見自己就要被追上了,沈輕輕情急之下,不管不顧咬著牙就橫穿過馬路,誰知,哭得淚眼婆娑的她,壓根沒留意到不遠處有輛疾馳而來的小車

當車燈照亮她的眼時,沈輕輕整個人徹底懵了,腳步挪不開,像被定住一樣,死死愣在原地。

「輕」

顧祁森嚇得俊臉發白,毫不猶豫衝過去一把推開她。

「」

沈輕輕只聽刺耳的剎車聲響起,接著「砰」一聲

待她緩過神來,肇事的車子早已逃之夭夭,而她的男人,卻是一動不動,躺在地上

「不」

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她的呼吸陡然一窒,纖弱的肩膀狠狠顫了顫,不敢置信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的嘴。

淚,瞬間決堤。

「顧祁森」

「老公」

沈輕輕跌跌撞撞朝他跑去,可跑得太急,腳被絆住,一不小心撲倒在水泥路面上。

膝蓋磕破,血絲汩汩從高筒襪滲出來,那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鑽心的疼,然而,她卻毫無所覺,此時此刻,所有的痛覺神經全部聚焦在某個點上,那就是她老公被撞了

嗚嗚嗚,顧祁森為救她被車撞了

「老公」

「老公你不能死」

幾乎費盡所有力氣,沈輕輕才終於來到顧祁森身邊。

她顫抖著身子緩緩蹲下,伸手過去摸他,指尖觸及他的頭髮時,卻驚心發現,滿滿的,全是粘稠的血

好多好多血,好多好多

「顧祁森?老公」

「老公你不要嚇我啊,老公」

「嗚嗚嗚老公」

沈輕輕崩潰地抱著他嚎啕大哭,拍拍他的臉想叫醒他,可他就像是睡著了一樣,怎麼叫都叫不醒。

「老公,你不會有事的!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1

嗯,對,打120!

嗚嗚嗚

120能救她老公

慌亂之中,她總算後知後覺想起要叫救護車。

dinhu接通,泣不成聲報出他們所在的具體位置后,沈輕輕緊緊咬住唇瓣,剎那間,心痛得不能呼吸!

這一刻,她甚至閃過一個篤定的念頭,若顧祁森就這麼走了,她,也一定不會獨活

「老公,對不起1

她低頭,哽咽著親了親他的唇,撕心裂肺自言自語:「我不該負氣離開,我應該好好聽你解釋的!就算你選擇她不要我,我也沒必要像只鴕鳥一樣逃避現實,我應該大大方方退出,成全你們」

「顧祁森,你醒來好不好?嗚嗚嗚,只要你醒來了,你想離婚我就跟你離婚,我發誓,絕不會成為你追求愛情的絆腳石,我我愛你啊顧祁森」

「我愛了你那麼多年,怎麼捨得讓你離開這個世界?」

」顧祁森,你聽到沒有?我不許你有事1

「嗚嗚嗚,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一定會到地獄去追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