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27 我是他最親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327 我是他最親的人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顧氏醫院。

急救室門口,紅燈閃爍。

長長的走廊上,全是慌亂奔跑的醫護人員,氣氛,因某位大人物身受重傷而愈漸深凝。

沈輕輕無力倚靠著牆壁,慘白的小臉上,那雙哭得紅腫的眼睛,在燈光映襯下,透出一抹無法言喻的沉痛。

她穿著一襲米白色的洋裝,前襟、袖口處,一灘灘鮮紅的血跡,是那麼地怵目驚心。

受傷的膝蓋依舊溢出血,可她卻完全置之不理,婉拒了護士的好意,像核桃一樣的眸子一瞬不瞬盯著前頭那撲閃撲閃的紅色指示燈,內心拚命吶喊著菩薩保佑

菩薩保佑,我愛的那個男人長命百歲!

菩薩保佑,顧祁森一定要順順利利躲過這一劫!

菩薩啊菩薩,好人不是應該有好報么?

他那麼那麼好的一個人,您怎麼就捨得讓他一次又一次遭此劫難呢?

四年前,他因為她差點死掉四年後,亦是同樣因為她,性命垂危

她是不是命中帶煞,或者與他八字不合?

若不然,為何每次他們在一起,磨難就一個又一個地接踵而來?

菩薩啊菩薩,只要您保佑他平平安安,我願意離開他的,嗚嗚嗚,我願意

沈輕輕一邊虔誠地祈禱著,一邊不可遏制地哭出聲。

路過的人們紛紛投過來或詫異、或憐憫的目光,可她卻置若罔聞,依舊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

時間,一分一秒艱難地熬了過去,可急救室的門仍是遲遲沒有推開。

走廊的盡頭,一道聘婷的身影匆匆而至。

高跟鞋叩響地板的聲音漸漸逼近,迎面撲來的那股濃濃的肅殺之意,讓沈輕輕不自覺打了個寒顫,她下意識抬頭,還沒來得及擦擦眼淚看清對方的臉,就聽「啪」一聲脆響,左臉著著實實挨了一巴掌。

頃刻間,蒼白的臉頰清晰浮現了五指印,嘴角更是妖冶地綻開一抹血花。

火辣辣的疼冒出來,她驚愕地捂住被打得紅腫的臉頰,這才看清,打自己的人,是顧冉冉。

「冉」

沈輕輕水光瀰漫的杏眸里,泛過一抹不可思議。

嬌唇蠕動著正想喚她的名字,然而

「啪」

另一邊臉,又繼續挨了一巴掌,力道更加重了一些。

沈輕輕被打得兩眼差點冒星星,腳步下意識往後踉蹌兩步,纖弱的身子搖搖欲墜,她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扶著牆壁重新站好。

而這時,顧冉冉氣勢洶洶走到她面前。

沈輕輕抬頭,就見她原本明媚的五官此時冷成一片,清甜的聲音更是泛出令人徹骨的恨意:「沈輕輕,我大哥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不會放過你1

「冉冉,我」

沈輕輕心裡咯一下,試著想解釋,可轉念一想,顧祁森確實是因為自己才躺在裡面的,她如何能解釋?責任是她自己一個人的,她又怎麼能逃脫得了?

她心裡,她內疚,所以,哪怕被顧冉冉泄恨那般甩了兩巴掌,她都只是將苦往喉嚨里咽,不想跟她計較,畢竟,顧祁森是顧冉冉最親的哥哥,那種憤怒的心情,她能理解的

強忍著精神與身體雙層疼痛,沈輕輕拚命說服自己不要跟顧冉冉一般見識,她只要安安靜靜地站在門口,等顧祁森手術成功出來就好,可惜,顧冉冉卻明顯不想讓她好過。

見沈輕輕像極了一隻忍者神龜,顧冉冉氣不打一處來。

她眸子微微眯起,迅速掠過一縷冷光,禁不住用足了力氣拽住她的頭髮,惡狠狠將她往外扯:「你給我滾出醫院!滾得遠遠的,我不想在這見到你1

「氨

頭皮被她扯得生疼,沈輕輕吃痛地叫了出來。

「鬆手,氨

沈輕輕條件反射想去將她的手推開,可惜原本就剩多少力氣的她,怎麼可能是顧冉冉的對手?

此時的顧冉冉,就像一個潑婦一樣扯著她的頭髮,一個勁地把她往電梯間拽,就只差對她動手動腳了。

稍早之前,她在盛怒之下打了自己兩巴掌,出於同理心,沈輕輕選擇諒解,可拽頭髮這事,卻是明顯觸犯她的底線。

「放開我顧冉冉!你給我放開」

力氣沒人家大,沈輕輕索性張口,沖著顧冉冉纖細的手臂就用力咬了下去。

「啊你竟敢咬我?」

顧冉冉未料到她居然會反擊,當下惱羞成怒,一個巴掌又想甩過來。

沈輕輕又不是傻瓜,她急忙閃了閃身,利索躲過她的攻擊。

顧冉冉恨得咬牙切齒:「沈輕輕,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女人,我大哥為了你生死未卜,你你居然好意思欺負他mimi?」

最後一句,顧冉冉幾乎是顫著聲音說完。

沈輕輕作了個深呼吸,修長的手指緊緊攥住手心,精緻的小臉瀲幾分痛心:「冉冉,我能理解你悲痛的心情,但同樣的話我還是想回敬給你,你大哥為了保護我生死未卜,你怎麼就好意思趁他性命垂危之際,毆打他用生命在保護的女人?還有,我是他妻子,是這個世界上跟他最親的人,你有什麼資格阻止我在這?」

「你」

顧冉冉氣得心口痛,抬手指著她,指尖哆哆嗦嗦的,半晌都說不出一句話。

沈輕輕見狀,不知為何,竟有種莫名的快感在胸腔慢慢流動。

哎,她是不是太壞了點,報復心太強了?

顧冉冉好歹也是顧祁森的mimi,可為何,自己越來越討厭她了呢?

思及此,沈輕輕不禁苦笑。

她舔了舔唇角未乾的血跡,腥鹹的味道讓她的神智越來越清明。

抬眸,遙望著走廊另一頭那閃著紅光的急救室,沈輕輕突然深刻感受到,自己對顧祁森的愛,是有多麼地堅定不移。

她願意為他堅守,只要他願意,哪怕被千夫所指她是個害人精,她都會毅然留在他身邊,當然,前提必須得是他也同樣愛著她

顧祁森,你會愛我嗎?

顧祁森,你快點醒來好不好?

沈輕輕心中默念。

大約過了五分鐘,急救室的燈總算熄滅,一行人從裡邊,浩浩蕩蕩走出來。